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1年內被说1萬個“笨” 小學生作文這樣吐槽媽媽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8年01月11日 18:07   揚子晚報

  原標題:1年被媽媽说了1萬個“笨”,南京小學生的吐槽,大作家都忍不住點贊

  什麼鬼?

  這話越聽越耳熟?

  再讀讀

  這是不是你每天念孩子的話

  尤其現在面臨期末

  這些話的頻率是不是還變高了

  數學題錯了,笨!

  字寫不好,笨!

  英語單詞拼錯了還是笨!

  笨。。。。。。

第三屆揚子晚報杯作文大賽複賽閱卷中

  第三屆揚子晚報杯作文大賽複賽閱卷中

  這篇參賽作文吸引了評委的目光

  有一位小學生

  把媽媽每天念叨她的話寫進了作文

  大作家曹文軒看了都忍不住點評了

  先看看文章寫了什麼吧~

  笨

南京市拉薩路小學五年級    祁李一諾南京市拉薩路小學五年級    祁李一諾

  “笨!看看幾個條件!”

  “笨!這是‘完形填空’!”

  “笨!‘娓娓動聽’是‘尾巴’的‘尾’啊?”

  “笨!注意四指、五指!”

  “笨……”

  每天按30個“笨”計算,2017年我至少被媽媽说了一萬個“笨”。

  我的確“笨”,經常題目不會做、做錯了。但我學校裏的作業、考試不“笨”,我的“笨”,都體現在教育培訓機構的學習上。

  五年級之前,媽媽還算沉得住氣。五年級一到,尤其是2017年即將進入五年級下學期,媽媽突然發力,不僅有群就加,還到處道聽途说,然后綜合分析,最終確定報名、搶班、團課,而且要把班和班的時間錯開、銜接好。我家客廳有一條長沙發,現在不坐人,一溜排放着各種班的書包。

  接下來,媽媽開車帶我走大街、穿小巷。前面好像有堵的跡象,立刻一拐,從莫名其妙的巷子裏鑽出去,準點到達!

  然后,媽媽和我一起進教室,筆記記得比我多多了。放學回家,媽媽一邊開車一邊問,懂嗎?我還沒來得及回答,媽媽就说:“笨!”

  后來我明白了,媽媽其實不是要“懂”,是想说“笨”。即使我“懂”,媽媽也會問出“笨”來。我“笨”,培訓才有必要。

  回到家,媽媽先獎勵我的最愛——酸奶,我邊吸邊做題。我做,媽媽也做。我會做的,媽媽先做出來了;我不會做的,媽媽也做出來了。我感覺她是在和我較勁。遇到特別難的,我假裝上廁所,溜到客廳摸瓶酸奶喝喝。終於,媽媽在房間里長吐一口氣:“笨!我做出來了!”

  我趕緊溜回書桌前,聽媽媽指導。我有心理准備,那就是迎接各種“笨”。

  最后一題結束,我睡覺,媽媽收拾書桌、書包,然后拿出書稿編輯——媽媽在出版社工作。有一次,我早晨一睜眼,看到椅背上一批頭髮,恐怖片一樣,嚇得大叫起來。媽媽抬起頭,把頭髮攏到腦后:“笨!媽媽睡着了!”

  寫這篇作文,我對媽媽说,我把2017年度漢字定為“笨”。媽媽一愣,然后笑着说,媽媽也是研究生畢業,整天跟你混,算不算“笨”?

  什麼?一年被媽媽说了一萬個“笨”???

  這位小學生的“悲情作文”

  引得大作家曹文軒都忍不住“發聲”了!

  说起曹文軒

  大家都不陌生吧~

  連他都忍不住來點評

  我們作文大賽的含金量

  心裏有數了沒~

  曹文軒

  曹文軒,1954年1月出生於江蘇鹽城,中國兒童文學作家。1977年畢業於北京大學中文系並留校任教。任北京作家協會副主席,北京大學教授、當代文學博士生導師、當代文學教研室主任、兒童文學委員會委員、中國作家協會魯迅文學院客座教授。

  2016年4月4日,曹文軒獲“國際安徒生奬”,這也是中國作家首次獲此殊榮。

  2017年3月31日,曹文軒獲 2016-2017“影響世界華人大奬”。

  大咖點評

讀了一諾小朋友的《笨》,不禁會心一笑。

  讀了一諾小朋友的《笨》,不禁會心一笑。

  首先,作者從日常生活中看選取了幾個片段,這幾個片段很真實,也典型。

  其次,作者表述清楚,知道要说什麼,既有簡單交代,也有詳細描述,一點不亂。

  第三,作者的文字有画面感。即使是開頭的幾個對話,也暗藏着場景轉換、故事更替。

  第四,一些看似不經意的語句,比如“我家客廳有一條長沙發,現在不坐人了,一溜排放着各種班的書包”、“前面好像有堵車的跡象,立刻一拐,從莫名其妙的巷子裏鑽出,準點到達”等等,不僅生動準確,也童趣盎然。

  第五,不僅说了事,還寫了人,調皮、苦惱的“我”和忙碌、認真的“媽媽”,好像就站在我們面前,彷彿鄰居、同事或者朋友。

  看了點評

  小編又回頭瞄了一下作文

  不禁對這個一年说一萬個“笨”的媽媽

  産生了好奇

  被女兒如此吐槽

  媽媽有什麼感想呢?

  “一萬個‘笨’有些誇張。”面對女兒的抱怨,祁李一諾的媽媽接受記者採訪時顯得有點不好意思。她解釋说, 升入高年級后,孩子的學習壓力增加,有時候一道奧數題要給孩子講好幾遍,她一着急,“笨”這個字就從嘴邊冒出來了。“我的本意不是責怪她,就是希望她能更出色地完成任務。”一來二去,“笨”成了媽媽和祁李一諾之之間的口頭禪。“我思考問題,腦袋不靈光的時候,她也會開玩笑地说我‘笨’。”好在祁李一諾是個天生的“樂觀派”,每每聽到“笨”時,她反而跟媽媽撒嬌,“你多講幾遍我就變聰明了。”

  祁李一諾的媽媽表示,孩子的這篇作文代表了她內心的真實想法,給她很大觸動。“今后可能要約束自己,用更好的方式引導孩子。”

  聽完媽媽的感受

  小編相信大部分家長都很能理解

  畢竟不少家長都為孩子的作業煩惱過

  只是很多家長的口頭禪不是“笨”

  而是“親生的”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