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男孩赴美留學衆酬學費被駡 畢業60萬欠款基本償還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8年01月11日 19:29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兩年前為留學“賣了”自己,如今他贏下這場青春“賭局” | 深度人物

△2015年鄧林傑被名校錄取,同時需要巨額學費△2015年鄧林傑被名校錄取,同時需要巨額學費

  即將還完欠款的時候,鄧林傑終於有勇氣看看兩年前籌集學費時的那條微博,評論裏有人鼓勵他,也有人说他是騙子、不要臉。

  2015年,鄧林傑被美國一所知名院校錄取,他家境不富裕,負擔不起數十萬的債款。鄧林傑想到了衆籌的辦法,公開向社會募集學費。衆多媒體報導了他的做法,鄧林傑的行為被形容為求學“賣了”自己。

  聚光燈下,有鼓勵也有非議,最終200多名資助人幫鄧林傑湊夠了所需的學費。兩年之期,在完成學業的同時,也是鄧林傑歸還當初衆籌欠款的期限,連本帶利,他要償還60萬元。

  遠赴美國,消失在人們的視野裏,沒有幾個人知道,鄧林傑靠着擺攤、打工各種方式,努力兌現最初的承諾。

  2017年,鄧林傑畢業,欠款只剩下了兩萬多元,因為和資助人失去聯繫還沒有歸還。鄧林傑開始尋找他們,他要贏下自己的這場青春“賭局”。

△ 衆籌學費被媒體報導后,鄧林傑受邀參加電視節目△ 衆籌學費被媒體報導后,鄧林傑受邀參加電視節目

  重新歸零

  2015年3月,鄧林傑收到了世界排名前十的藝術院校美國紐約視覺藝術學院的offer,喜憂參半,他同時將要面對50萬的學費和生活費缺口。

  鄧林傑開始向社會籌款,他在微信、微博上發布了衆籌學費的求助信,表示根據資助金額的不同,資助者可在兩年后獲得本金連同20%利息的償付,甚至可以在畢業后為對方工作。

  衆多媒體了報導了鄧林傑的做法,他還被請去參加一檔演講類真人秀節目,鄧林傑被形容為了赴美求學“賣了”自己。

  求助信發出一周后,他在230余人的資助下湊齊了50萬的費用。同時一紙兩年之期的契約也生效了,他要在畢業的同時連本帶利償還60萬元。

  出國前,在首都國際機場,鄧林傑給母親跪下。之前躲在廁所哭過的他,又哭了。

  飛機降落在紐約,鄧林傑感到此前的人生被清零了。他在恍惚中走出機艙,兩位身材健壯的黑人大哥笑着说:“Welcome to New York!”

  在紐約的第一天,鄧林傑暴走了麥迪遜公園、華盛頓公園和紐約時代廣場,開心得想在地上打滾兒。紐約視覺藝術學校地處繁華的曼哈頓,鄧林傑每天走過的街道都是旅遊景點,常常被遊客拉住幫忙拍照。大街上西裝革履的男士,金髮碧眼的職業女性,他都忍不住要多看幾眼,會不會是電影明星或商界巨子?

  他掏出手機給好友發短信:“為了來這裏上學,我真的真的,一點兒也不后悔把自己給“賣”了。”

  錢,錢,錢

  在紐約的生活真正開始,新鮮感與生活的壓力同時撲面而來。鄧林傑來不及在心裏掂量60萬還款的重量,只知道,要用一切可利用的時間賺錢。

  初來乍到,賣藝是最容易上手的賺錢方式。鄧林傑緊張地考察在地鐵站和公園賣藝的黑人群體,他們擁有穿透力強的嗓音和舞蹈的天賦。他小心翼翼地想,如果我加入賣藝,成為他們的競爭者,會不會給自己惹來麻煩?

  鄧林傑6歲開始學習書法和國画。出國時,他拿了兩隻箱子,一個裝衣服,一個裝用來賺錢的活計:筆墨紙硯,篆刻工具,和一些書法作品。

  在紐約時代廣場,第一次,鄧林傑利用廣場上免費提供的桌椅,在一張吃披薩剩下的包裝紙上寫上:CHINESE Calligraphy$10(中國書法,10美元一張),?又把一個裝着書法字樣的黑色檔案夾攤開放在一邊。一切從簡,他想着,如果有人來驅趕,他可以提着檔案夾就跑。

  不遠處,一群肌肉發達的黑人擺開了音響,伴隨着動感的音樂開始拍手、跳街舞。鄧林傑守着自己的書法攤,不聲不響。那一天他賣出去兩幅書法,一幅小的寫着“龍”,一幅大的寫着“佛”,掙了80美元。

  11月,天氣漸冷,刮大風,他一面去撿吹散的宣紙,一面忙着收拾地上的書法作品,墨水又被打翻。他覺得:“自己活得像個野人。”

  專業課學到的知識啓發他打造自己的個人品牌,他開了自己的網店,製作了名片,每次有人買作品,他就送出一張。漸漸地,越來越多的人找他定製書法作品,呆在宿舍就能完成工作。

  鄧林傑也嘗試從國內掙錢,他所學的社會創新設計專業是國內沒有的,開學之前,他開始推廣自己的個人課程,將課堂內容的精華結合國內的實例製作成課件,以微信群的形式進行授課。第一期有200多人報名,為期4個月。他每周六早上6點起床,7點講課,第一批課程賺了約3萬元。

  到美國的第一個月,鄧林傑就開始一筆一筆還錢,並在微博發布還款記錄。在美國賺到的錢,他會等到匯率高一些的時候,再換成人民幣。

  鄧林傑將每位資助人按照信息備注成“xx?金額,來自XX”,一旦還清就改為“xx?來自XX,還清”。每次刷朋友圈,看到備注的資助人信息,他就如觸電一般。

  田茜(化名)當初從微信群裏看到了衆籌消息,資助了鄧林傑一萬元。鄧林傑分十二期還清了本息12000元,田茜驚訝,“沒想到第二年他就還完了,太努力了”。

  出國前接受媒體採訪時,鄧林傑说自己提前享受了別人帶來的好處,就該在之后犧牲更多。真正開始還錢后,他承認自己的心態有了變化,覺得好累,12000元用了一年,再想想總共60萬的欠款。“自己好像一個蝸牛,背着沉重的殼子。”

△到美國后,鄧林傑定期償還欠款,並公佈學費明細△到美國后,鄧林傑定期償還欠款,並公佈學費明細

  “我還活着”

  剛到美國時,鄧林傑壓力很大,既要學習也要按時還款。很長一段時間,賣藝結束,直接拎着工具包去上課,空着肚子從第一大道走到第六大道,一路上用漢語說著髒話,“心情特別不好”。等進了教學樓的電梯,門合上,他收起情緒,告訴自己,嗯,現在准備上課。

  課堂上,同學們因為某個問題放聲大笑,鄧林傑想不明白,他們怎麼可以笑得那麼開心?

  來美國一周,剛好是23歲生日,鄧林傑在社交網絡發布了一條動態“比生日快樂更開心的是,我還活着。”

  班裏沒有學生知道,鄧林傑需要在課后還錢。鄧林傑理解他們的從容,“他們都是獲得了一定社會資源的人,認為不耽誤學習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為了節省時間,鄧林傑避免當小組活動的領導人,因為這樣要承擔更多的任務,沒時間賺錢。學校每晚6-9點上課,鄧林傑更願意白天賺錢,晚上一個人完成作業。

  紐約街頭有很多二手店,居民可以往這裏捐贈闲置的傢具、生活用品和衣物。他開始有顧忌,畢竟這是直接和身體接觸的東西,經過幾次之后他還是走了進去,心裏想:“翻吧,盡情的翻吧。”

  吃飯和交通是一天中最大的開銷。每天的伙食,鄧林傑盡量控制在10美元內,學校附近有家中餐館叫“四菜一湯”,6美元可以選4種不同的菜,不要小費。鄧林傑發現這家店后,吃飯再沒挪過窩。晚上7點后,菜價會便宜1元,鄧林傑每天晚上去買飯,留一部分,第二天再加熱。

  留學第二年,為了節省住宿費,鄧林傑搬到了布魯克林貧民區的一處教堂避難所。鄧林傑住在三樓,每天早晨透過窗戶能看見樓下一片黑壓壓的領救濟品的人群。

  2016年5月,鄧林傑的媽媽重病住進醫院,同一周,姥姥生病去世。鄧林傑找到同住的神父,理性地一起分析,回家能做些什麼,呆在美國能做些什麼。考慮到當時正值旅遊旺季,回家的往返機票需要4萬元人民幣,鄧林傑選擇了放棄。

  230多名資助人大部分此前並不認識鄧林傑,也不知道他正過着怎麼樣的生活,償還欠款時是他們和鄧林傑為數不多的交流機會。

  鄧林傑“反思”過自己當初定下的20%的利息,也許有些太高了,但既然已經承諾了這樣的協議,就要遵守並做下去。

  有的資助人在接受還款的時候,執意不要利息,鄧林傑本利一塊發過去,對方又轉回來一個“紅包”

  也並不是所有人都接受還款。因為不願意收款,有些人開始將鄧林傑拉黑和刪除,甚至有資助過他的大學同學發來一張把衆籌協議撕掉的照片。

△ 2017年,鄧林傑完成學業並歸還了大部分欠款△ 2017年,鄧林傑完成學業並歸還了大部分欠款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