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律師因同行抄自己的辯護詞狀告對方 被判獲賠2萬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8年01月12日 02:57   成都商報

  原標題:“他抄襲了我的辯護詞”律師怒訴同行 法院判決:確屬侵權,判賠2萬元

  張文江與錢文中,同為律師,供職於浙江兩家不同的律師事務所。

  三年前,兩位律師分別為一起刑事案件中的兩名共犯擔任辯護律師。如今,那起刑事案件早已宣告結束,可兩位律師,卻再度同上法庭,只是不再是律師的身份,而是原告與被告——張文江起訴錢文中抄襲自己的辯護詞。

  在浙江省紹興中級人民法院的判決書上,紅星新聞記者看到,原告張文江與被告錢文中均為職業律師,二人在多年前分別為兩名共犯的辯護律師,本案中被告錢文中因大量複製了張文江獨立完成的辯護詞,被法院認定為侵犯了張文江的着作權,一審判決賠償原告經濟損失2萬元。

  判決后,原告張文江與被告錢文中不服一審結果,均提起上訴。2017年10月27日,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判決維持原判。

  “我們如同孩子般鬥氣,在法院大打了一場,回過頭我非常自責,錢律師是我的同類,我和他打官司有錯在先。”原告張文江向紅星新聞記者表達了懊悔。

  而被告錢文中目前正在准備申訴,他告訴紅星新聞記者:“現在出現了新的證據,具體情況還有待調查。”

  “他抄襲了我的辯護詞”

  一審判決:論述有大量雷同,屬侵權

  2017年3月,原告張文江發表了一篇名為《名律所的錢文中律師抄了我的辯護詞的主要內容還認為抄了也應該》的博文,文章中稱,他發現被告錢文中在2015年的一個妨礙作證罪的辯護案中,抄襲了自己的辯護詞。

▲張文江發布博文稱辯護詞被抄襲了▲張文江發布博文稱辯護詞被抄襲了

  據無訟網上本案判決書顯示,張文江向紹興中院提起訴訟,要求被告錢文中就抄襲辯護詞的侵權行為賠禮道歉,賠償自己因侵權造成的損失6.8萬元。

  日前,紅星新聞記者與張文江取得聯繫,其並未就此事做出回應。目前,該博文已被刪除。

  據了解,2014年9月23日,浙江省紹興市新昌縣公安局以張黎紅等四人分別涉嫌妨害作證罪、幫助僞造證據罪向浙江省紹興市新昌縣人民檢察院移送審查起訴。張文江與錢文中分別擔任該案共犯張黎紅與徐小偉的辯護律師。

  10月15日,原告張文江為委託人張黎紅撰寫了一份辯護詞,用大數據的方法統計國內關於妨礙作證罪的案例,提出“張黎紅一案不構成妨害作證罪”的觀點,並提交浙江省紹興市新昌縣人民檢察院。

  2015年6月6日,紹興市新昌縣人民檢察院作出不起訴決定書,認為張黎紅的涉案行為,情節顯著輕微,不構成犯罪,決定對張黎紅不起訴。

  張文江稱,這份辯護詞很有说服力,也是檢察院最后決定不予起訴其委託人張黎紅的重要原因。

  然而,2015年3月,錢文中作為代理律師之一,接手徐小偉的案子,而徐小偉與張黎紅正好是同一案件中的共犯。按張文江的说法,錢文中在后來代理徐小偉一案時所用的辯護詞,與自己幫張黎紅所擬的辯護詞相似度極高。

  一怒之下,張文江於將錢文中告上了法庭,2015年5月12日此案開庭審理。

  據紹興市中級人民法院調查結果顯示,錢文中的委託人與張文江的委託人系非同案共犯,其中,錢文中提交的《審查起訴階段辯護意見》與張文江提交的《辯護詞》對兩名共犯不構成妨害作證罪的論述上存在大量雷同,構成實質性相似。一審法院審理后判定,錢文中侵犯了張文江着作權,應賠償張文江經濟損失2萬元。關於張文江要求錢文中賠禮道歉的訴求,因張文江未能舉證證明錢文中剽竊其涉案作品給其名譽造成的損失,不予支持。

  雙方不服均提起上訴

  二審維持原判,被告正准備申訴

  2017年7月28日,張文江、錢文中因着作權侵權糾紛一案,均不服浙江省紹興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張文江認為,錢文中剽竊自己的作品進行商業使用,一審判賠數額過低。錢文中則稱其引用張文江的觀點得到了其委託人張黎紅的同意,引用行為不構成剽竊,他主張辯護詞不屬於着作權法保護的作品。

  兩人向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要求撤銷一審判決。紅星新聞記者在無訟網上查閲公開的《張文江、錢文中着作權權屬、侵權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發現,二審期間,張文江未提供新證據,錢文中向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提交了兩項證據,分別為徐小偉與浙江金道律師事務所簽訂的《委託辯護合同》、徐小偉的授權委託書和浙江金道律師事務所函,但並未提供引用張文江辯護詞的授權書。

  2017年10月27日,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判決維持原判。法院認為,一審法院確定賠償數額2萬元並無不當。錢文中剽竊張文江的辯護詞,用於徐小偉刑事一案,並未損害到張文江的人格利益,一審法院未支持其賠禮道歉的訴請,並無不當。

  對於這一結果,張文江稱:“談不上不認可法院的判決結果,我們的司法審判還處於初級階段,有時候保護侵權人的權利比保護權利人的權利做得更好,司法改革確有必要。”

  錢文中向紅星新聞記者透露:“現在出現了新的證據,事情還在調查中,現在正在准備申訴的過程中,具體情況還有待調查。”

  焦點問題

  辯護詞是否屬着作權保護範疇?

  “辯護詞糾紛不多見,獨創性表達應受保護”

  紅星新聞查閲相關法律條文發現,關於辯護詞等法律類文書的着作權暫時沒有確定的規範,法律法規、國家機關司法性質的檔案不受着作權法限制。

  不少網友提出質疑,辯護詞與合同文書這類法律文書不應屬於着作權法保護範疇。2014年,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審理一起合同文書着作權糾紛時認定:“如果允許合同文本書寫較優的權利義務表達方式享有着作權,則意味着其他人在碰到相同法律問題時不能使用相同的表達方式,這實質上是對思想形成壟斷,違背着作權法的本意。”合同文書,不屬於着作權法意義上的作品,不應受着作權法保護。

  本案的二審判決書上,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回應審理認為:根據着作權法相關規定,張文江《辯護詞》圍繞辯護人所掌握和推斷的案件事實,結合辯護人對法律規定的理解,以辯護人自己的語言文字和行文邏輯對委託人不構成犯罪進行論述,體現了張文江作為辯護人獨立完成的創造性勞動,並能以有形形式複製,屬於文字作品,應受着作權法保護。

  紅星新聞記者採訪了全國律協智慧財產權專業委員會委員汪湧律師,他認為:“不是所有辯護詞都能受到着作權法保護,但如果從理論上、法律淵源上、立法目的上、對法律條文的解釋上,你結合了特定的素材,使用你自己的風格來表達,如果構成了一個獨創性的表達,這種表達方式則可以稱之為作品,可以受到着作權法保護。”

  他向紅星新聞記者表示:“國內關於辯護詞的糾紛並不多見,因為可稱之為獨創性表達的辯護詞寥寥無幾。”

  紅星新聞記者丨沈杏怡 實習生 肖薇薇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