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女子受同事推薦投資虛擬貨幣虧損 告上法庭被駁回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8年01月12日 18:53   揚子晚報

  原標題:“蒂克幣”坑我錢能打官司討回嗎? 南京首次判決虛擬貨幣不受法律保護

  紫牛新聞記者 羅雙江 實習生 張運玥

專家提示,虛擬貨幣是不合法物,投資造成損失不受法律保護。

  專家提示,虛擬貨幣是不合法物,投資造成損失不受法律保護。

  投資“蒂克幣”5萬多,最終只拿回來不到2萬。日前,南京江寧區法院判決了這樣一起新穎的虛擬貨幣引發的糾紛。法院審理后認為,虛擬貨幣是不合法物,不受法律保護,駁回了原告高女士要求朋友返還投資款的訴請,目前該案已生效。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採訪獲悉,這是南京首次以法律判決的形式否定虛擬貨幣的合法性,意義十分重大,將對此類糾紛的裁判産生深遠影響。

  聽信同事介紹投資礦機挖“蒂克幣”

  2016年底2017年初,高女士聽同事包女士说炒“蒂克幣”收益大,就決定投資。2017年1月18日、2月11日,高女士兩次在包女士男友曹先生公司的POS機上刷了4.6萬元。隨后,曹先生在某蒂克幣平台注冊購買5台礦機,用於生産所謂的蒂克幣,並綁定了自己手機號碼。

  后曹先生以310元/個價格出售了礦機生産的110個蒂克幣。2017年3月10日、11日,曹先生在扣除手續費后,向高女士支付了其中55個蒂克幣的收益款7050元、1萬元。“這是上次投資的收益,以后每個月都有收益。”曹先生告訴高女士。

  投了4.6萬元,一個多月就回來將近兩萬,高女士覺得確實還蠻有賺頭。2017年3月16日,高女士又刷了一些錢給曹先生。但此后兩個多月就再沒看見過錢的影子。高女士覺得不對頭,於6月初向包女士要到了那5台礦機的密碼併進入賬戶,試圖變賣礦機裏面的蒂克幣。但變賣蒂克幣需要用綁定的手機接收驗證碼,高女士又試圖將5台礦機綁定的曹先生手機號碼變更成自己的手機號碼,但卻無法修改。為此,高女士和包女士發生了矛盾。6月12日,曹先生聯繫蒂克幣交易平台礦機賬戶安全人員,要求將5台礦機綁定的手機號碼變更為高女士手機號,卻仍被告知無法更改。

  本錢拿不回來把同事告到法院

  隨后,高女士將包女士告上法庭。她認為,曹先生和包女士以投資經營蒂克幣為由收取自己錢款53040元用於蒂克幣投資,現僅退給自己17050元,剩餘的35990元應予返還。

  法庭上,包女士表示,高女士告自己是告錯人了,和高女士構成理財合同關係的是蒂克幣交易平台。而曹先生表示,自己系蒂克幣平台的二級代理,通過介紹高女士投資,獲得了15個蒂克幣的獎勵,另外40個蒂克幣獎勵,他給了自己的上一級代理。由於目前市場行情不好,蒂克幣的價格已經跌至每個10元左右。對此,高女士不予認可,並懷疑曹先生並未用自己的投資款在蒂克幣交易平台購買5台礦機。法院經核實,高女士通過曹先生在蒂克幣平台上購買的5台礦機內尚有數額不等的蒂克幣。

  法院認為系非法債務不受法律保護

  那麼,包女士究竟是否應該向高女士返還購買蒂克幣的35990元?高女士與包女士是否構成委託合同關係?

  法院認為,高女士將投資款直接交由包女士的男朋友曹先生用於投資購買蒂克幣平台上的礦機,曹先生以其手機號碼注冊購買礦機和向高女士支付蒂克幣所謂的收益款,故高女士與曹先生而非包女士構成委託合同關係。

  江寧法院審理后認為,根據中國人民銀行等部門於2013年12月3日出具的《關於防範比特幣風險的通知》和 2017年9月4日中國人民銀行等七部委發布《關於防範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虛擬貨幣不是貨幣當局發行,不具有法償性和強制性等貨幣屬性,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貨幣。從性質上看,蒂克幣應當是一種特定的虛擬商品,公民投資和交易蒂克幣這種不合法物的行為雖系個人自由,但不能受到法律的保護。

  據此,高女士行為造成的后果應當由其自行承擔,故判決駁回了高女士的訴請。高女士的朋友薛女士也因為輕信包女士的話投了4萬多元,最后損失3萬多,到法院起訴也同樣被駁回。

  五大問題導致無法追究平台責任

  那麼,高女士投資購買蒂克幣的交易平台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平台?

  昨天,紫牛新聞記者登錄后發現,號稱蒂克幣作業系統官網的www.dkcqeve.com,中文版首頁用很大的字型寫着對蒂克幣的宣傳語。

  另一個網站www.savinginvestment.biz的首頁看上去相當高大上,不停變換着 “數字貨幣新時尚”“數字金礦,約你一起共解財富密碼”等字樣。

  紫牛新聞記者在權威的流量及IP地址查詢網站Alexa對這兩個網址進行了查詢。兩者的共同點是都沒有我國的ICP備案信息,且IP地址和伺服器全部在國外,注冊者是個外國人。

  高女士可不可以起訴蒂克幣投資平台?該案主審法官葉斐告訴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這個問題在法院內部也討論過。高女士當然可以起訴,這是公民的權利。但首要的問題在於,高女士可能連該告誰都不知道。該平台注冊地和伺服器都在外國,完全不受國內監管機構控制,連其工商注冊信息都查不到。

  第二個問題,就算對方機構真的存在於某國,高女士也查出來了,她還將面臨國際間司法銜接的巨大難題。傳票送達可能就要一年半載,就算送到了對方可能根本不來開庭,后續的財産保全、查封、執行等,都面臨重重困難。

  第三個問題,高女士和平台間根本沒有發生過任何法律關係,沒有理由起訴人家,告了也得駁回。

  第四個問題,就算高女士和平台構成委託理財關係,面臨的結局也還是敗訴,因為問題的根子不在於告誰,而在於交易的對象根本就是非法的。

  第五個問題,對於缺乏法律知識的普通人,涉外官司肯定得請律師,那花費將遠遠大於其損失,結果必然是得不償失。

  蒂克幣受害者自發組成了交流群

  經過一番周折,記者加入了一個由蒂克幣受害者組成的QQ群。群主“八骨蚊”告訴記者,他並沒有投資過蒂克幣,他的朋友是蒂克幣受害者,他聽了朋友的遭遇后建了這個群,很多群友都是輕信他人忽悠被坑了。

  第一個群1000人很快加滿了,然后又建了第二個群,也有大幾百號人。記者從群友們七嘴八舌的討論中發現,對於早期的投資者而言,蒂克幣是“搖錢樹”,但對於投資較晚的人而言,那就是“吸血鬼”,損失十幾萬幾十萬的大有人在,甚至有群友稱有人損失一千多萬。

  很多群友認為,他們就是被人拉進來接盤“填坑”的。除了普遍的悲觀失望情緒外,他們討論最多的是如何讓警方立案,如何輓回損失,有人寄望於有后來者接盤幫自己解套,甚至在群裏兜售叫賣礦機和沒賣掉的蒂克幣。

  “八骨蚊”说,不少群友也曾報警求助,但警方都認為他們這是投資行為,沒有按刑事立案。很多群友發現輓回損失無望后,漸漸心灰意冷,話都不想说了。

  網警:“山寨比特幣”已泛濫,市民最好別碰

  蒂克幣到底是否涉嫌傳銷等經濟犯罪?在蒂克幣受害者群友指引下,記者在陝西省寶鷄市金台區人民政府辦公室的微信公號“金台發布”上看到,該辦公室曾在2017年2月21日發布過“金台區處理非法集資問題協調領導小組辦公室”的通告,提醒廣大市民注意蒂克幣等虛擬貨幣蘊含的巨大非法集資風險,避免遭受不必要的經濟損失。

  此外,2017年12月11日,國家工商總局官網也發布了《警惕以傳銷為手段的新型互聯網欺詐行為》一文,對以傳銷形式為手段、打着虛擬貨幣等旗號的新型互聯網欺詐行為發出風險警示。

  南京警方資深網警向紫牛新聞記者介紹,現在網絡上以“挖礦”為名的虛擬貨幣泛濫成災,不完全統計已經有三千多種,基本都是下載比特幣原始碼后,對數量、加密方式等稍加修改,可以说都是“山寨比特幣”。這種打着雲礦機旗號的所謂虛擬貨幣全都是圈錢的,其産生的虛擬貨幣也根本不是去中心化的虛擬貨幣,沒有長遠投資價值,一旦賣礦機的機構破産,就將一文不值。

  專家:數字貨幣門檻很高,不是普通人玩的

  那麼,對於時下名目繁多的虛擬貨幣,金融學者有何觀點?對數字貨幣頗有研究的廈門大學金融系副教授陳善昂告訴紫牛新聞記者,區塊鏈概念現在在網上被炒得非常熱,實際上區塊鏈技術還遠遠沒有成熟。在區塊鏈技術成熟之前,所謂的數字貨幣、虛擬貨幣,全都沒有實際的價值。“數字貨幣就是一串代碼加上一段密碼,普通人根本不理解其中的內涵。”

  陳善昂表示,數字貨幣的門檻是很高的,想玩轉這個需要相當的知識儲備,對於嚴重缺乏專業知識的普通人而言,千萬不要參與這種瘋狂的游戲,否則就很容易像當年的互聯網泡沫破裂一樣,參與者衆,活下來的鳳毛麟角,而真正活下來的,就成為通吃的大贏家。“很多虛擬貨幣深淺難測,存在傳銷和非法集資的可能性,前面的人賺到大錢全身而退了,后面再進來的人全都是接棒的。奉勸廣大老百姓,一定要謹慎,不要做這種擊鼓傳花游戲的犧牲品。”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