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新京報評重慶火鍋“被代表”:無需法外設壁壘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8年01月13日 12:19   新京報

  ■ 社論

  市場經濟下,沒必要設太多無謂的壁壘;法律也應成保護市場的利器,而不是構建壁壘的工具。

  明明是成都産的“小龍坎火鍋”,卻打着重慶小龍坎地名招牌;“朝天門火鍋”雖然留在了重慶,但在全國,還有無數打着重慶地名及重慶招牌的火鍋店……針對重慶火鍋屢次“被代表”的情況,近日,重慶火鍋協會發出了“堅決反對被代表”的聲音,引發廣泛關注。

  非重慶本土産的火鍋,也能叫重慶火鍋?重慶火鍋協會和外地“重慶火鍋”間的糾紛,引發了這樣的疑問,也成了普及商標相關法律問題的重要契機。

  諸如重慶小龍坎、朝天門等較小的地名,其實並不在《商標法》第10條“縣級以上行政區劃的地名或者公衆知曉的外國地名,不得作為商標”的限制範圍。

  也許在重慶火鍋協會看來,《商標法》第16條明確規定,“商標中有商品的地理標誌,而該商品並非來源於該標誌所標示的地區,誤導公衆的,不予注冊並禁止使用”。重慶火鍋的“地理標誌”屬性再清楚不過,“冒名”的火鍋易讓公衆錯認,理應在“不予注冊並禁止使用”之列。

  其動機也可以理解:重慶火鍋天下聞名,外地火鍋“假冒”本地的名頭,若做大了,等於搶了自家生意;如果手藝不精,還會連累本地招牌。

  但重慶火鍋並不是在重慶的火鍋,這是兩個截然不同的概念。審視重慶火鍋的名稱,有地理因素固然不假,但要作為“地理標誌”,還值得商榷。

  根據國家質監總局《地理標誌産品保護規定》,所謂地理標誌産品,“是指産自特定地域,所具有的質量、聲譽或其他特性本質上取決於該産地的自然因素和人文因素”,“經審核批准以地理名稱進行命名的産品”。這包括“來自本地區的種植、養殖産品”、“原材料全部來自本地區或部分來自其他地區,並在本地區按照特定工藝生産和加工的産品”兩類。

  “地名保護”,主要保護的是巫山脆李、陽山水蜜桃這樣有着明確産地的農産品或相關加工品。重慶火鍋雖说誕生、形成於重慶地區,但以特色餐飲方式流行全國。這也是之前“重慶火鍋”和“成都小吃”一樣未獲得“地理標誌”的原因。

  而若將那種傾向“地方性保護”的立法擴大,動輒加以懲戒或限制,無論對特色菜系的推廣,還是對市場的運行、消費者利益的維護,都弊大於利。

  看似只是餐飲品牌問題,實則牽涉市場與法治的問題。當下,國家對於商標法“地理標誌”界定,正釋放出解綁信號。蘭州商業聯合會於2007年申請注冊“蘭州牛肉拉麵lanzhou Niurou Lamian及圖”商標,並在2010年得到了核准注冊,但2017年11月30日,國家工商總局商評委就以“缺乏顯著性的標誌”為由,裁定這一商標無效。該裁定就體現了依法保護市場的態度傾向。

  市場經濟下,沒必要設太多無謂的壁壘;法律也應成健全市場、保護市場的利器,而不是構建壁壘的工具。像重慶火鍋、成都小吃,生産主體多種多樣,産品質量也千差萬別,很難放在同一個商標之下進行保護。

  所以,對各地林立的重慶火鍋店,不妨多些“寬容”。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