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老人退休后蛋殼作画自學成才 画盡三千京劇臉譜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8年03月11日 13:44   大洋網-廣州日報

  在上海有這樣一位耄耋老人,他日復一日地在一枚枚蛋殼上作画,画《西遊記大鬧天宮》、画《封神演義》、画《水滸傳》、画《三國演義》等,可謂画遍了京劇臉譜裏的各種人物形象。十余年間,近3000枚蛋殼在他手中變成了栩栩如生的臉譜画。2008年,他的京劇臉譜作品曾被央視戲曲頻道展示;2016年,他更入選成為上海市市民文化節百名手工達人之一。

  老有所樂的費永泉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用一口不怎麼標準的普通話道出了自己的心願:“我在這蛋殼上作画就是想能藉此弘揚我們傳統戲曲文化,只要身體可行,我就會一直画下去。”

  文/圖 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李曉璐

  推門走入費永泉的家,映入眼帘的便是牆上掛着的各種傳統藝術作品:剪紙、香囊,當然還有費永泉自己的作品——蛋殼画。早年他把這些蛋殼都堆放在自己院子裏,如今這些“寶貝”被他小心翼翼地藏於紙盒中,一摞又一摞地堆積在櫥柜上。為方便記者的採訪,費永泉將自己的作品攤滿了桌子。

  費永泉的老伴告訴記者: “這是他的精神寄托,還是得支持。”

  退休后“自學成才”

  費永泉的這項愛好最初源於他對京劇的熱愛。1939年生於浙江的費永泉從小喜歡跟着父親一起看戲,京劇是他的最愛,家中電視常年播放着戲曲節目。2000年退休后,得以空闲下來的費永泉或拉着同樣熱愛戲曲的老伴去劇院看戲,或時常與票友們相聚一堂,唱戲解饞。可惜因費永泉咬字發音不准,唱戲的念頭日漸消散,然而他對京劇的熱愛卻從未消除,“退休后,時間變得特別充裕,我就總想着能不能用什麼方式將我最喜愛的京劇呈現出來。”

  一日,費永泉吃着鷄蛋,看着手中完整的鷄蛋殼,他突然靈光一閃:“這鷄蛋殼不正像是人的面部輪廓?”於是在2005年,從未有任何繪画經驗的費永泉開始琢磨起在鷄蛋殼上作画一事。

  然而鷄蛋殼易碎,加上表面光滑,要在鷄蛋殼上作画並非如費永泉最初想象的那般容易。那段時間,費永泉每日早上起床打一套太極拳后,便埋首於床邊的書桌上鑽研——那張小小的書桌上堆滿了作画所用的材料,抽屜裏也放滿了各種顔料及工具。

  彼時,費永泉總是不得要領,画壞了一枚又一枚鷄蛋殼,家裏只得頓頓吃鷄蛋——荷包蛋、鷄蛋番茄湯、炒鷄蛋……每天的“鷄蛋盛宴”吃得費永泉老伴直呼受不了。可是誰能料想,這位说話輕聲細語的老爺爺卻是一個極為執拗的人,他不願輕易放棄。

  回憶起最初作画的時光,費永泉表現得輕描淡寫,“就自己多研究研究,向專業人士討教些經驗,再買點相關的書籍回來學習。”后來,費永泉硬是靠自學學會了這門“手藝”,他開始成功地画出了一件件蛋殼藝術品。

  如今看着家裏堆積如山的蛋殼,費永泉的老伴邊笑邊搖頭:“這些全是他的寶貝,他把別人不要的紙盒子收集回來,二次利用於收藏蛋殼画;他還用那些廢棄的紙板做蛋殼画的帽子與鬍鬚,床底下還藏了一箱又一箱的乾淨鷄蛋殼。我們這個家都快被他整成垃圾廠了。” 雖然嘴上抱怨着,但看到費永泉老有所樂的樣子,老伴心裏也很踏實。

  只送不賣的“寶貝”

  費永泉這一画就是十三年。十三年間,數千枚鷄蛋殼在費永泉的筆下搖身成了一張張形象各異的京劇臉譜画。通常,費永泉的蛋殼画總是以成套的形式出現,少則4枚,多則幾十枚。每一套蛋殼画在費永泉的心裏就是一齣戲,對他來说,這些蛋殼“寶貝”不僅是一件件珍品,更是一份文化的傳承。

  日子久了,費永泉画的蛋殼出了名,一些慕名而來的人想向他買,費永泉卻始終堅持不做買賣,只願送給有心人。“画蛋殼画對於我這樣一位老人而言,是一種精神寄托,也是傳播交流我們中國傳統文化的途徑。我們家也不缺錢,只要對方真心喜歡、欣賞我的作品,我很樂意送給他們做紀念。”

  2012年起,費永泉不僅自己作画,還在社區文化中心開設了“蛋殼画”課程——由他開辦的“莘莊蛋殼画”與“顓橋剪紙”“龍柏香囊”等民間藝術被同時列入了上海市閔行區五年級學生體驗型課程的內容,費永泉亦成了一名專門教授五年級學生在蛋殼上画京劇臉譜的志願者老師。

  時至今日,近80歲的費永泉依然每周兩次,風雨無阻地穿梭在家與課堂這“兩點一綫”之中。家人認為他年事已高,不便再來回奔波,更不適合長時間授課——事實上,費永泉是所有授課老師中年紀最大的,且每次出行需要花費他半個多小時路程,每次授課時間更是長達4個小時。有時候一天講課下來,費永泉的嗓子都是沙啞的。

  盡管家人極力勸阻,但費永泉卻笑着告訴記者:“我現在還教得動,等我找到替代的老師再说唄。況且言傳身教給小朋友是傳播我們中國傳統文化最有效的方式。”

  而讓年近八旬的費永泉堅持下去的,無外乎就是心中對京劇的那份摯愛。費老雖老矣,但在他的身上卻真正體現着“老有所學、老有所樂、老有所為”。

  “他啊,沉迷蛋殼画沉迷得不得了,有時候我們出去外邊玩,看見有意思的臉譜或者圖片,他都要催着我趕緊用手機把這些東西拍下來,好讓他回去以后再創作,我也拿他沒辦法啊。”費永泉的老伴笑眯眯地搖頭道,“他就是喜歡這個(蛋殼画)。”

  對話

  画蛋不易,收徒更難

  廣州日報:画蛋殼画有哪些步驟?

  費永泉:首先因為我的蛋殼画多是成套的,所以在選擇蛋殼時,我會選擇大小、顔色相似的蛋殼。選擇完后,在鷄蛋殼的兩端戳一個小洞,去除蛋清和蛋黃,洗干晾乾后備用。洗乾淨的鷄蛋殼必須先用砂皮紙打磨,以便后續操作。接着用鉛筆勾勒臉譜輪廓后就可以上色了。同時,上色有一定規律,得從淺至深,從左至右,從上至下。

  廣州日報:在蛋殼上作画的難點是什麼?

  費永泉:因為蛋殼光滑、立體、易碎,所以拿捏蛋殼時,力度要格外注意。第二個難點是在上手勾画時,要特別注意臉譜的比例。同時由於蛋殼材質的特殊性,我在蛋殼上作画時都是採用繪画專用的丙烯顔料,這樣画出來的顔色才會持久光亮。

  廣州日報:你画了那麼多京劇臉譜,靈感從何而來?

  費永泉:最初是憑藉一本《京劇臉譜藝術》,參考書中的臉譜画法來画。后來我發現京劇臉譜應該還配有鬍鬚和帽子等,所以我就開始琢磨用紙板製作鬍鬚、帽子。我筆下的京劇臉譜多數是參考了京劇演出中演員的形象或是京劇書本中的人物形象后,再重新設計而來。

  因為平時喜愛京劇,所以看的戲、書不少,家裏的電視頻道更是常年調至戲曲頻道,所以每次作画之前,我的腦海中都會有一個大致的臉譜形象,心中有画,筆下自然有神。

  廣州日報:在授課傳播蛋殼画的過程中有沒有什麼困惑?

  費永泉:比較困惑的問題是找不到合適的傳承人,收徒弟太難了,年輕人即便對蛋殼画有興趣,但他們對傳統戲曲沒有太多概念,更何況是臉譜画,這是他們很難堅持下去的原因。

  記者手記

  痴迷傳統文化的“老藝術家”

  採訪結束后,記者向費永泉詢問能否現場製作一枚蛋殼画,費永泉點點頭,就從冰箱裏拿出了一枚鷄蛋。老伴在邊上嚷着:“你又要用新鷄蛋啊。”費永泉说:“我得從頭開始做,記者才看得明白,拍得清楚。”

  后來,記者才知道,費永泉在自己的床底下藏了整整兩箱的蛋殼,一箱是鷄蛋殼,另一箱是鵝蛋殼。怕記者不信,費永泉還特意彎下半個身體鑽進床底,如數家珍般給記者介紹道:“這些都是我平時積累下來的乾淨的蛋殼。鵝蛋比鷄蛋少見,更大更白,製作蛋殼画更好看,我都藏了起來。”他说這些話時,老伴就在客廳裏望着我們,笑着搖頭。

  這個思維敏捷的老人,只有在一邊製作蛋殼画一邊回答記者提問時才會出現反應“慢一拍”的情形,有時他甚至專注得几乎無視了外界的聲音。每當蛋殼画做完一步,他會放下手中的活,然后抬起頭面向記者介紹下一步;又或者在製作非常重要的步驟時,開口耐心講解。

  一會兒工夫,一枚普普通通的鷄蛋殼便在費永泉的手裏幻化成一張有模有樣的孫悟空的京劇臉譜。画完,費永泉將這枚蛋殼画擱置在廢棄的紙筒上晾乾——如費永泉老伴所言,他製作蛋殼画使用的材料、工具几乎都是二次利用,格外環保。

  採訪時,費永泉曾多次這樣说:“我在這蛋殼上作画就是想能藉此弘揚我們傳統戲曲文化,只要身體還行,我就會一直画下去。”看得出來,他是真心喜愛京劇,痴迷蛋殼画,視作品為無價寶。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