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中青報評三點半現象:家長需要的不僅是“托管班”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8年03月11日 22:11   中國青年報

  原標題:“三點半以后”家長需要的不僅是“托管班”

  樊未晨 

  “着力解決中小學生課外負擔重問題”寫入了今年兩會的政府工作報告。不少業內人士表示,這樣的提法寫入總理政府工作報告“還是第一次”!

  與此同時,在中小學奧數培訓中“頗具聲望”的華羅庚金杯少年數學邀請賽(即“華杯賽”)已確定暫緩舉辦,而備受關注的“學而思杯”傳出了“今年也不再舉辦”的消息。這些似乎都標志著對課外培訓市場的治理“動真格的了”。

  無疑,中小學生減負成了全國兩會期間的最熱話題,而“三點半以后”則成了熱點話題中的焦點。

  “三點半現象”在大中城市更為普遍。三點半之前,孩子在校學習,責任在學校;三點半之后,孩子在家生活,責任在家長。但是,由於作息時間的不匹配,很多家長沒有辦法去接孩子,於是不少家長不得已把孩子送進了各種托管班和課外輔導班。

  在今年全國兩會的“部長通道”上,教育部部長陳寶生作為首個接受記者提問的部長,特別談到了“課后三點半”問題,他表示,將通過多種模式解決小學生“三點半”放學給家長接孩子造成的難題。給年輕父母更厚實的“紅包”。確實,很多地方正在進行積極的探索,比如,南京的“彈性離校”、北京的“課后一小時”、上海的“校后服務”等。

  但是,深入了解后發現,有些地方也出現了學校“課后班”報名者寥寥的尷尬現象,最后都開不起來。

  其實,政策剛剛出台時確實受到家長的熱烈歡迎,“孩子班裏几乎所有孩子都報名了。”北京的黃女士回憶北京剛剛實行“課后一小時”政策時的情景,但是家長們慢慢發現孩子在學校多待的這段時間裏沒什麼收穫,“上一年的美術是涂色,這一年還是涂色,浪費時間。”黃女士说。

  中國家長對教育的需求早已過了“把孩子幫我看管起來就行了”的階段,他們不僅需要有人幫自己看孩子,同時還要給孩子有質量的教育。但是,我們在出台一些教育措施時似乎並沒能考慮到家長對教育需求的變化,還存在“一刀切”的痕跡。比如,政策要求學校辦出特色,於是“校本”課程紛紛上馬。但其實,並不是有了“校本課”就真正有了特色,“我們的跆拳道課一個學期學的都是怎麼鞠躬,沒意思。”一位小學生這麼評價。

  新時代來臨,我國社會的主要矛盾已發生變化,而在教育領域,家長的需求也發生了深刻的變化。這給教育政策的制定者們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對教育領域內的難點問題要進行抽絲剝繭式的分析和研究,找出學生和家長的真正需求,才能制定出有針對性的政策,否則治表不治裏,會使難題變得越來越複雜,就像家長黃女士所说的那樣:“‘三點半以后’確實是家長們的難題,但是我們也不希望隨便用一個‘托管班’來解決這個難題。”

  “升級打怪”的道路為何越走越分裂?

  這些天一邊是全國兩會上代表委員在熱議如何給中小學生“減負”,一邊是《教育部,請不要給我的孩子減負》的網文刷屏,這篇網文似乎代表了不少家長的心聲。

  不能簡單地責怪家長都是虎媽狼爸。

  “學生負擔重”是教育領域內一個“老大難”問題,甚至有人把它比作“教育天空上屢驅不散的霧霾”。

  幾十年來,“減負”政策不斷出台,但是卻出現了學生負擔“越減越重”的現象。

  如果我們把“學生負擔重”看作是教育領域的一隻“怪獸”,那麼我們在這條“升級打怪”的道路上出現了越走越分裂的狀態。

  為什麼?

  最直接的原因是:家長要給孩子擇校,增加孩子負擔是剛需。

  雖然,無論教育部及地方政府出台的政策都嚴格指出,幼升小、小升初階段不允許考試,現實情況是培訓機構依然為學校輸送着“苗子”,是“哪家的‘牛娃’接到了哪家名校的‘密電’”,而我們沒有看到或者聽说哪所名校因為擇校而受到處罸。

  所以,學校、培訓機構乃至整個社會對每每出台的減負政策總是持觀望態度。家長則在觀望的同時不忘“武裝”自己的孩子——讓孩子越來越牛。

  看來,治理“負擔重”的難點不是出台什麼政策,而是落實政策,同時找到那個真正的“七寸”。否則,政策執行道路上的分裂最終會造成家長的分裂進而是孩子的分裂。這絶對不是我們願意看到的結果。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