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網紅教授網課年入五千萬 曾提議春運火車票漲價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8年03月11日 22:58   每日經濟新聞

  原標題:“網紅教授”向北大提交“辭呈”,他在網上講課收入已達5000萬!

  每日經濟新聞(微信號:nbdnews)在去年9月曾報導過“網紅教授”薛兆豐在付費APP上開設音頻課程的消息。

  截至北京時間3月12日早間,這門網上課程的訂閲人數已突破25萬人。按照訂閲費用199元/年計算,薛教授在這個平台上的“營業額”已達到5000萬元。

  在近年逐漸流行開來的“知識付費”大潮中,薛兆豐無疑做到了名利雙收。

  然而最近,這位在大衆眼裏聲名鵲起,在學術界內爭議頗多的“網紅教授”,卻選擇辭職離開了給自己帶來無數光環的北大。

  3月10日,一位接近北大國家發展研究院(以下簡稱“國發院”)的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薛兆豐近日向北大國發院提交了辭職報告,並且獲得了北大國發院的批准。隨后新浪財經等多家媒體也證實了這一消息。

  成名已久的“網紅”教授

  每經小編(微信號:nbdnews)注意到,薛兆豐早在開設付費課程之前,就已經頻繁在媒體發聲,他發表過的一系列經濟學觀點更是在社會上引起熱烈的討論。

  根據公開資料,薛兆豐1991年畢業於深圳大學,2003年到2008年他在美國喬治·梅森大學經濟系學習,獲經濟學博士學位,2010年進入北京大學國發院。薛兆豐在國發院就職期間,在教學本職工作之外也多次就公衆事件發言,比如涉及網約車和壟斷等話題。

  薛兆豐是可以算是中國最早一批公開討論經濟學話題的網民之一,他熱衷於在網絡和報刊發文經濟學熱點,由於他的觀點尖鋭,語言風格潑辣,也曾引發過很多口水戰。

  2010年春節期間,薛兆豐發表文章稱,

  “要解決春運綜合症,即乘客長時間排隊、黃牛黨猖獗和火車站大混亂等關聯現象,唯一辦法就是讓火車票充分提價。

  任何商品,因為人們的需求沒有止境,所以只要價格過低,就會出現短缺。消除短缺的唯一辦法,就是把價格提到足夠高。”

  這種觀點在當時引起了媒體的廣泛討論,很多學者和網友認為,薛兆豐運用純粹的供需關係理論來解決春運火車票搶手這一複雜的社會問題,太過偏頗。

  今年春節期間,北京大學國發院教授汪丁丁發起了一輪關於知識付費的討論,提出“一流的知識永遠免費”的觀點。隨后薛兆豐進行了回復,稱有些人“生搬硬套、牽強伏虎、囫圇吞棗、故弄玄虛”,再次引發了汪丁丁的回擊。汪丁丁在朋友圈稱薛兆豐水平像是一個沒有畢業的經濟系學生,並且提到了張五常對薛兆豐的批評。

  每經小編(微信號:nbdnews)注意到,薛兆豐常年在網絡上活躍發言,使他收穫了一大批忠實支持者,不過也有很多經濟學愛好者不認同他的專業水平。

  在知乎等平台,經濟學愛好者們對薛兆豐教授的學術能力時有爭論,評價呈兩極化。

  北大教授身份受質疑

  2017年年底,薛兆豐同事,北京大學國發院教授唐方方曾發表公開信,質疑薛兆豐學術水平,批評说“經濟學不是故事會”。

  唐方方質疑中最受人關注的就是薛兆豐的北京大學教授身份。

  唐方方認為,北京大學招聘教師是有非常嚴格、認真的程序的,而在北京大學考核名錄上,他找不到薛兆豐的名字。

  唐方方稱薛兆豐並不是北京大學教授,但是卻在授課平台用北京大學經濟學課程售賣,明顯在利用北京大學品牌進行背書,屬於誤導用戶。

  據經濟學家圈了解,薛兆豐屬於北京大學國發院“院聘教授”,並非北京大學正式聘任教授。薛兆豐入職北京大學國發院為時任院長周其仁引進的,屬於朗潤園(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中國經濟研究中心CCER別稱)聘任,即院聘,在引入薛兆豐的時候,朗潤園教授汪丁丁也給予了充分的支持。

  根據官方資料,薛兆豐為北京大學法律經濟學研究中心聯席主任。北京大學法律經濟學研究中心是北京大學法學院創辦、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加盟、由兩院合營的非營利性學術組織。據了解,該研究中心經費為國發院自籌,首期贊助單位為中國證券市場研究設計中心(聯辦)。

  此外,新京報也援引內部人士稱,北大教授有屬於事業編製的教授,也有院聘教授等。“薛兆豐不是正式的事業編製教授,是院聘教授。”

  目前,薛兆豐的付費專欄中,身份介紹標注為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教授。

  知識付費大潮何去何從

  2017年,一股知識付費的浪潮興起,讓許多有才的人們看到了知識變現的曙光。

  不過,一些當初被看好的知識付費項目,卻沒能持續經營下去。

  比如,去年7月6日,papi醬宣佈加入分答付費社區,轉型做知識付費。papi醬在分答開設的付費社區主題是“不設限青年研究所”收費標準為99元/半年(2017年7月6日-2018年1月5日),在分答“美識節”期間,價格為79元/半年。

  然而,在開通2個月之后,papi醬在分答社區發布了停更聲明。

  她給出的主要原因是:

  除了每周音頻的錄製,每天都會抽時間在社區裏和大家在綫互動,隨着加入社區的人越來越多,需要在社區裏花費的時間和精力也隨之劇增;

  而在短視頻方面,粉絲們又每天都在等着更新;此外,還有頻繁的出差和日益增長的其他工作的時間消耗。

  同樣,羅永浩也在高調推出《羅永浩的創業課》不久后,便以“身體不允許”和“沒有時間兼顧主業”的理由,向粉絲宣佈停更。

  papi醬和羅永浩的退場,使得不少人再次把目光聚焦於內容生産、模式、知識變現等問題上。

▲圖片來源:《2017移動互聯網知識付費行業新觀察》▲圖片來源:《2017移動互聯網知識付費行業新觀察》

  新華視點指出,用戶願意付費的內容大致有兩類,一類是具有強IP效果的經驗、知識,另一類是因版權限制不得不付費的內容。但內容提供者很清楚,用戶只願意為優質內容買單。在訂閲者利用碎片化時間學習的背后,專欄作者及其團隊花費了大把的時間來製作內容。

  因此也有人说,半路退場的兩位大V,都“大大低估了生産知識的難度”。

  而對於“網紅”薛兆豐來说,離開了北大這個熟悉的環境和與之而來的光環,下一步有怎樣的打算,還有待觀察。“單幹”以后的他在未來能否延續在知識付費領域取得的成功,在這個淘汰速度很快的領域發展下去,只有時間可以作答。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