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雲南死緩犯30小時逃亡路:涉嫌偷竊持刀傷警(圖)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8年03月23日 08:02   新京報

  原標題: 涉毒死緩犯黃德軍30小時逃亡路:涉嫌偷竊、長途跋涉、持刀傷警

  3月22日凌晨3時30分許,德宏州看守所涉毒死緩犯人黃德軍,在從看守所轉至昆明監獄途中,趁上廁所時溜窗脫逃,警方對其懸賞抓捕。

  雲南省公安廳3月23日通報稱,當天9時46分許,雲南省公安廳調集大理、德宏、楚雄、保山等地公安機關警力連續搜捕30小時,黃德軍在大理州大理市下關鎮關巍路口附近,被警方控制。

  重案組37號(微信ID:zhonganzu37)聯繫到多名當事人和目擊者獲悉,從脫逃到被捕,30個小時之內,黃德軍先是在服務區旁的工棚內盜走一部手機、一些衣物和證件,以及超過5萬元現金,隨后跋涉十余公里,來到一處市集。多名目擊者證實,在接受盤查時,黃德軍用一把短刀,刺傷一名交警,隨后被控制。這名交警經過治療后已經出院,沒有生命危險。

▲黃德軍被警方抓獲。     圖片來源/雲南網▲黃德軍被警方抓獲。     圖片來源/雲南網

  脫逃后疑在工棚內行竊

  小白營服務區位於大理境內,杭瑞高速上,四周群山環繞。

  22日這天,一支修建高速圍擋工程的施工隊,正駐扎在小白營服務區附近。施工隊的負責人姓趙,他告訴重案組37號(微信ID:zhonganzu37),整個施工隊有50多人,已經在杭瑞高速大理段做工超過20天。平時,服務區旁的空地上,搭建有石棉瓦材質的簡易房,到了晚上,所有工人都住在裏面。

  趙師傅則與另外兩人,睡在簡易帳篷裏,離服務區一墻之隔,牆上有鐵門通往服務區,“門從來不關,是半開放式的,工地旁邊就是山林了”。

  前一天的工程量比較大,施工隊一直工作到22日凌晨時分。“我是負責人,工人休息了還要檢查水電有沒有關好,直到夜裏2點鐘才睡下。”趙師傅说。

  睡下去沒多久,他就聽到帳篷外傳來狗叫聲。起初,趙師傅以為只是工人起來上廁所,沒太注意。直到夜裏3點半左右,兩名警察闖進了帳篷,並把他叫醒。“警察進來開燈,告訴我说,有個逃犯從服務區的廁所窗口跑了,看看有沒有躲在帳篷裏,有沒有人受傷。”

  開燈后,趙師傅才發現,自己放在床邊的一個行李袋,還有一件仿皮夾克都不見了。行李袋裏,裝着幾件貼身衣物和身份證件,“夾克內襯口袋裏,還裝着51500元現金,是要提前墊付給周邊村民的征地賠償款,村民不會用轉賬,我白天剛取回來,准備第二天給村民的。”

  除此之外,另一位開挖機的工友發現,正在充電的手機不見了。

▲黃德軍涉嫌行竊的工棚。    受訪者供圖▲黃德軍涉嫌行竊的工棚。    受訪者供圖

  凌晨4點,趙師傅看到,陸續有警察趕到小白營服務區一帶搜索。這種搜索,持續到天亮。

  直到22日白天,距離帳篷幾十米遠的土路上,趙師傅找到了自己的衣物和證件,但5萬餘元的現金和手機,則不見蹤影。

  “聽警察说,那個犯人踩着廁所隔間裏的抽水箱上,翻上窗口逃走的。”趙師傅说,服務區的廁所窗戶結構是敞式的,“連窗戶框架都沒有,也沒有玻璃,為了通風透氣留的。”

  此前協查通報中也稱,3月22日凌晨3時30分許,黃德軍在從德宏州看守所轉至監獄途中,趁在雲南大理境內的小白營停車區上廁所時,從廁所窗戶逃脫。

▲小白營停車區黃德軍脫逃的廁所。    受訪者供圖▲小白營停車區黃德軍脫逃的廁所。    受訪者供圖
▲黃德軍脫逃廁所間(左側)已被貼上封條,掛上“正在維修”的牌子。 受訪者供圖▲黃德軍脫逃廁所間(左側)已被貼上封條,掛上“正在維修”的牌子。 受訪者供圖
▲小白營停車區廁所間內的窗戶。    受訪者供圖▲小白營停車區廁所間內的窗戶。    受訪者供圖

  抓捕時一名交警受傷

  小白營服務區距離大理有十多公里路程,兩側都是山林,下杭瑞高速后,向右邊繼續跋涉一公里左右,即可到達關巍路口。

  “關巍十字路路口挺複雜的,附近有客運站、居民樓,人流量很大。” 一位當地居民介紹。

  這裏是黃德軍被捕的地方。在此之前,印有黃德軍照片的通緝令,已經貼遍了整個區域。早在22日晚,便有幾名交警在隧道旁,對周圍人員進行盤查。

  關巍路口附近一家餐廳的老闆,看到了抓捕黃德軍的現場。“早上9點40分左右,就在我們飯店門口一二十米的地方,我看見那個和通緝令長得非常像的男人,被四五個警察按在地上。”他说,黃德軍被捕的地方,在雲南興利工程質量檢測有限公司牆外,位於公路邊。

▲目擊者手繪抓捕現場圖,紅圈系黃德軍落網處。    受訪者供圖▲目擊者手繪抓捕現場圖,紅圈系黃德軍落網處。    受訪者供圖

  此外據云南當地媒體報導,一名民警在抓捕過程中受傷。

  雲南興利工程質量檢測有限公司一名負責人告訴重案組37號(微信ID:zhonganzu37),上午9點多時,幾名警官和交警曾來到公司附近,盤查中,發現一名中年男子較為可疑,“后來他就突然掏出一把刀,然后有警察受傷。”

  這名負責人的話,得到一名現場目擊者證實。目擊者回憶,黃德軍被捕時身穿深色衣服,頭被警察按住,其中一個警察“脖子上有很多血。”

  3月23日下午,大理市交警部門工作人員向重案組37號探員確認,確有兩名交警參與抓捕,“其余情況不便透露。”

  大理白族自治州人民醫院急救中心一名工作人員介紹, 23日上午9時52分,急救中心接到120急救電話,隨后至大理市下關鎮關巍路口附近接到一名傷者,傷者為成年男性,外傷。急救中心人員確認,“是警察打的急救電話”。

  重案組37號探員隨后撥打報警人的手機,對方在電話中表示,傷者“沒有生命危險”。

  大理白族自治州人民醫院急診科留觀區一名醫生表示,送院的傷者傷勢穩定,刀子沒有划到動脈,經過救治后已經離開醫院。

▲黃德軍逃脫和落網地點位置關係圖。    圖片來源/雲南網▲黃德軍逃脫和落網地點位置關係圖。    圖片來源/雲南網

  連結  

  黃德軍死緩之前四次獲刑,三度入獄

  通過比對雲南警方通報的黃德軍個人信息,重案組37號(微信ID:zhonganzu37)查詢中國裁判文書網發現,在被判死緩之前,黃德軍曾四次被判刑,並三次入獄。

  2000年9月18日,黃德軍因犯盜竊罪、搶劫罪,被湖北省房縣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四年。

  2003年11月10日,黃德軍因犯盜竊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六年,法院撤銷原判決中宣告緩刑的執行部分,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七年。

  2009年12月28日,黃德軍因犯非法侵入住宅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十個月。

  2013年7月17日,黃德軍因盜竊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二年。

▲黃德軍。     圖片來源/雲南省公安廳官方微博▲黃德軍。     圖片來源/雲南省公安廳官方微博

  新京報記者 張彤 王煜 實習生 歐夢雪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