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男子為一顆楊梅殺人后逃亡24年 中巨額彩票不敢花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8年03月28日 05:20   新京報

  原標題: 一顆楊梅引發的命案:嫌犯逃亡24年,中巨額彩票不敢花

  “24 年了,我曾多次夢到過會有這麼一天,也曾想過要投案自首,但一直鼓不起勇氣”,“現在,這一天終於到來了,也好,再也不用提心吊膽過日子了”

  文|王煜 

  從1994年到2018年,朱國明輾轉浙江、廣東、廣西多地,做過保安,收過金屬廢料,開過洗衣店,換過幾個身份,中過一次彩票,獎金45萬元,卻不敢大手大腳地花。

  朱國明是一名逃犯。1994年6月8日,浙江仙居兩撥青年人街頭相遇,因為其中一人將楊梅核吐到對方另一人背上,引發鬥毆。混亂中,朱國明用一根棍子,擊打對方一人,並導致其最終傷重不治。此后,朱國明踏上漫漫逃亡路,並在2013年,以王姓廣西籍男子的身份,在佛山一處小區做保安。

  3月23日,仙居縣公安局刑偵大隊重案組在廣東佛山,將朱國明抓獲,轟動一時的浙江“楊梅命案”,在案發24年后告破。3月26日上午,朱國明被押解回其已離開24年的仙居縣老家。

3月26日,“楊梅命案”嫌疑人被押回仙居縣。仙居縣公安局供圖3月26日,“楊梅命案”嫌疑人被押回仙居縣。仙居縣公安局供圖

  一顆楊梅引發鬥毆

  這樁24年前發生在浙江省仙居縣的命案,與一顆楊梅相關。

  1994年6月8日晚上,19歲的仙居縣城關鎮人徐海龍,與同樣19歲的仙居縣下各鎮人泮貴勇,在穿城南路發生了糾紛。仙居縣公安局刑偵支隊重案組提供的信息顯示,這天晚上11時許,徐海龍與朋友唱完歌,從穿城南路經過時,遇見一邊嚼着楊梅,一邊往縣城走的泮貴勇一行。

  泮貴勇將口中正在咀嚼的楊梅核,吐到徐海龍的后背上。徐海龍對此不依不饒,雙方隨后發生爭吵。人多勢衆的泮貴勇,追打徐海龍過了幾條街,並用言語對其進行刺激。徐海龍自覺吃虧,隨后通過傳呼機,邀請朋友來“尋仇”。

  本是小城裏尋常的一起糾紛,事后卻發展到不可收拾。接到徐海龍的信息后,幾個朋友很快趕來“出頭”,其中便包括當時22歲的仙居縣城人朱國明。

  警方事后調查顯示,當晚11時50分許,兩幫人在仙居縣城區穿城中路與省耕路交叉口附近相遇,爭鬥中,朱國明用從路邊隨手拿來的木棒,擊中泮貴勇的頭部,致其倒地。隨后,朱國明和徐海龍等人繼續用木棒、磚頭對泮貴勇進行毆打,直到泮貴勇倒在地上不動彈,才匆匆逃離現場。

  泮貴勇送醫后不治,經法醫鑒定,死因為顱骨凹陷粉碎性骨折腦挫傷死亡。

“楊梅命案”嫌疑人被押回仙居縣。圖片來自 浙江新聞“楊梅命案”嫌疑人被押回仙居縣。圖片來自 浙江新聞

  數據研判發現“王姓男子”

  案發后,仙居縣公安局組織警力來到現場,並很快控制部分涉案人員。在此后的數天內,涉案的徐海龍等人相繼到案。幾年間,有人被拘、有人獲刑,素不相識的兩幫人,在一場鬥毆后,走上了相似的道路。

  仙居縣公安局刑偵大隊重案組介紹,當晚的追捕中,參與行兇的朱國明趁亂從警方圍堵中脫逃,從此杳無音信。

  上世紀90年代,仙居縣還沒有火車站,也沒有多少高速公路,縣城裏几乎沒有監控設備。這樣一個通訊和交通都不發達的年代,朱國明彷彿人間蒸發。警方圍繞着朱國明的社會關係,進行了大量細緻的排查,試圖尋找蛛絲馬跡,卻始終一無所獲。

  重案組一名不願具名的警官告訴剝洋蔥,自己從業5年,從進入仙居警隊的第一天起,就聽说過“楊梅命案”。多年間,當初參與辦案的警員大多已經退休,朱國明卻始終不見蹤跡。

  持續24年的時間內,仙居縣公安局換了多任局長,刑偵隊員也更新了一批又一批,但專案組始終未撤銷,追捕也一直沒有停歇。上述警官介紹,這些年間,各地也曾經上報過零星線索,又大多因線索中斷,再一次陷入僵局,一直沒有取得突破性進展。

  24年間,刑偵技術也在不斷進步。2018年3月初,仙居警方經過數據研判發現,一名在廣東佛山打工的男子,外形特徵與年齡等,都與朱國明非常相似。不過,戶籍信息顯示,這名男子姓王,籍貫廣西。

  專案組一名警官介紹,對比此前的歷次研判,上述男子與朱國明身份重合度極高。警方決定千里遠赴廣西,去會一會“王姓男子”。

  聽到家鄉話嫌疑人不再“抵抗”

  仙居縣公安局刑偵大隊長應朝前,帶着幾名警員,來到廣東佛山。

  應朝前介紹,在佛山警方配合下,專案組與王姓男子進行了幾次接觸,並最終確定,王姓男子就是朱國明,此時正在佛山市禪城區一處小區做保安。

  專案組判斷,收網時機已到。3月23日下午1時,應朝前來到小區物業監控室,站在朱國明身后。

  “仙居話還會说嗎?”聽到仙居方言,應朝前说,朱國明先是一愣,回過神來后用普通話说,“聽不懂在说什麼”。此后,現場一名辦案人員繼續用仙居方言告訴朱國明,“我們都找了你這麼久,你也不想想。”

  應朝前说,聽到這一句,朱國明的眼神黯淡下來,不再“抵抗”,告訴現場警員,“你們沒找錯”。

  供述完案發當晚經歷后,朱國明坐在椅子上,身子有些疲軟。應朝前说,朱國明告訴現場辦案人員,“24年了,我曾多次夢到過會有這麼一天,也曾想過要投案自首,但一直鼓不起勇氣”,“現在,這一天終於到來了,也好,再也不用提心吊膽過日子了”。

  潛逃近24年后,朱國明被押回浙江仙居老家。仙居警方稱,目前,朱國明已被執行逮捕,案件正在進一步偵辦中。(除辦案民警外文中人物均為化名)

  最怕女友提“回老家”

  3月26日上午10時30分許,一輛警車駛入仙居縣公安局院內。車門打開,四名荷槍實彈的警察,押着一名中等身材的光頭男子,向審訊室走去。

  男子是朱國明,這是24年后,已46歲的他第一次返回老家。

  剝洋蔥從警方處了解到,案發當晚,從鬥毆現場逃走后,朱國明聽说幾名好友都被警方帶走問話。於是,朱國明離開縣城,走入環繞仙居的深山中。憑藉經驗,朱國明在山裏摸索前進,走走停停,幾天后,翻山越嶺來到了相鄰的天台縣。

  在天台縣,朱國明搭上開往上海的汽車,隨后從上海,轉車去江蘇蘇州。

  在蘇州,朱國明成為一名學徒,跟着別人學做燒餅。此后,朱國明輾轉廣東、廣西多地,以收購白銀廢料為生。

  賺到錢后,朱國明在廣西梧州開了一間洗衣店。2006年,他買到一張廣西的身份證,此后使用王姓男子的身份,開始在廣東各地的酒店、小區做保安。2013年,朱國明在佛山一個小區落腳,此后再也沒有離開。

  不敢回家,不敢與親人聯繫,一人在外的朱國明,開始以購買彩票為樂。應朝前介紹,到警方發現朱國明之前,他已經將購買彩票作為生活的唯一樂趣,几乎“一期不落”,甚至一度中過45萬元的大奬,但因為擔心惹人注意,因此一直不敢明目張膽地消費。

  不過,警方調查發現,朱國明對同事比較友好,曾經借給一名同事七萬多元。

  24年間,身邊人陸續結婚生子,朱國明也曾相處過幾個女友,但每到感情升溫,女方提出“一起回老家”時,他又往往退縮,因此最終都不了了之。

  朱國明在接受審訊時说,直到仙居警方出現在面前,自己才感覺“終於可以踏實過日子”。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