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新京報談白銀案兇手被判死刑:以正義告慰逝者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8年03月30日 11:41   新京報

  原標題:“白銀案”兇手被判死刑:以正義告慰逝者

  在防止出現冤假錯案的前提下,對未破命案永不言棄,而應在堅持程序正義和證據標準的前提下,盡力去緝捕真兇。

  沒有任何意外,甘肅“白銀連環殺人案”兇手高承勇犯故意殺人罪、強姦罪、搶劫罪、侮辱屍體罪,被判死刑。雖然这只是一審判決,最終定讞還需最高法核准,但此案的結局已經明朗。

  復盤案件梗概,從1988年至2002年,甘肅白銀市和內蒙古包頭市接連發生11起強姦殘害女性系列殺人案,導致11名女性被害,還包括一名8歲女孩。該案於2001年8月被列為公安部督辦案件。“法網恢恢,疏而不漏”,高承勇最終沒能逃脫法律的制裁。

  而這份判決,也終可告慰那些死去的無辜亡魂和生活在陰影中的破碎家庭。

  “白銀案”被認為是新中國成立以來影響最為重大的命案之一。盡管如此,司法機關依然較好地保障了高承勇的合法訴訟權利。

  據了解,白銀市檢察院關於此案的審結報告長達6萬餘字,發問提綱4萬餘字,舉證質證提綱6萬餘字。通過當庭採用多媒體示證系統進行示證,借助網絡地圖、實景照片使整個案發過程得以直觀還原。在紮實、充分的證據面前,高承勇承認了所有犯罪事實。

  近年來,媒體報導較多的是因“命案必破”所導致的冤假錯案。與此同時,諸多沒偵破“世紀命案”在輿論場並未引起足夠重視。“命案必破”固然違背認識規律,但如果矯枉過正,認為“命案可以不破”則走向了另一個錯誤的極端。犯罪分子逍遙法外,不僅嚴重危及公共安全,對被害人及其家屬也是嚴重不公。

  因此對未破的命案絶對不能輕言放棄,必須在堅持程序正義和證據標準的前提下,窮盡一切可能去緝捕真兇。

  從偵查角度講,偵破殺人案件確實有一定難度。原因在於,被害人已經死去,無法張口说話。如果兇手具備反偵查能力,沒有在現場留下指紋、足印、血跡或者私人物品,那麼在沒有目擊證人或現場監控的情況下,除非兇手自己親口承認,否則很難形成完整的證據鏈。

  為了避免過去冤假錯案的教訓重演,更為了依法保障犯罪嫌疑人人權,現如今偵破命案越來越多地依靠科技手段和客觀證據,讓客觀證據“站出來”代替犯罪嫌疑人口供说明案情事實。

  甘肅白銀連環殺人案,就是利用科技手段偵破案件的典範。盡管當年在案發現場曾提取到高承勇的指紋和DNA,但囿於當時落后的技術,案件遲遲未有進展。后來,白銀警方開始建立Y-STR資料庫,很快鎖定真兇。正是因為偵破技術的進步,才讓殘害11條人命的殺人狂魔最終服法。

  當下,借助科技手段偵查和打擊犯罪已是世界趨勢。在我國,新一代的居民身份證普遍實行指紋錄入,將有助於建立起全國範圍的指紋庫系統。日益普及的DNA及微生物鑒定、移動終端定位系統,特別是越來越強大的人臉識別系統配合越來越密集的監控探頭,都會讓犯罪分子更加插翅難飛。所以说,高承勇的落網看似偶然,背后實則蘊藏着必然。

  據報導,公安機關為偵破此案付出了極大努力。白銀市公安局先后曾對比至少10萬枚指紋,公安部多次組織專家進行論證。此案的宣判,不僅告慰了被害人及其家屬,也讓公衆對社會治安、對公平法治多了一份信心。

  □鄧學平(京衡律師上海事務所)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