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白銀殺人案兇手被判死刑 被害者家屬:不原諒他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8年03月30日 13:36   新京報

  3月30日上午10時許,白銀中院公開宣判高承勇搶劫、故意殺人、強姦、侮辱屍體一案,高承勇一審被判處死刑。

  高承勇被控是“白銀連環殺人案”兇手。從1988年至2002年的14年間,甘肅白銀市、內蒙古包頭市的11名女性慘遭入室殺害的案件,部分受害人曾遭受性侵害,受害女性中最小的年僅8歲。

  2016年8月26日,辦案民警通過DNA比對篩查后鎖定高承勇,后在白銀市一小賣部內將高承勇控制。2017年7月18日,該案在甘肅白銀中級法院不公開審理,高承勇承認其14年間實施強姦殺人的犯罪事實。

  高承勇當庭表示不上訴

  昨日上午9時,白銀市中級人民法院十米外拉開了警戒綫,陸續有受害者家屬在援助律師的陪同下進入法院。

  新京報記者在獲得旁聽證后,進入一樓大審判法庭就坐。一小時內,150多個旁聽席基本坐滿。兩位高承勇辯護人朱愛軍和陳鴻亮坐在審判席右側,左側是3名公訴人。

  10點整,宣判開始,在兩名法警的押送下,被告人高承勇戴着手銬、腳鏈緩慢走進場,他身穿深灰色長袖長褲,面無表情。

  經審理查明,被告人高承勇於1988年5月至2002年2月,先后在甘肅省白銀市、內蒙古自治區包頭市共作案11起,其中實施搶劫作案4起,實施搶劫、侮辱屍體作案4起,實施搶劫、故意殺人、強姦作案2起,實施搶劫、故意殺人、侮辱屍體作案1起,共致11名女性被害人死亡。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高承勇所犯的11起案件裏,其中一起內蒙古包頭的案件發生在1997年3月,受害人被繩索捆綁,口中被塞入掃帚,最終因機械性窒息死亡。

  在多起案件中,高承勇均隨身攜帶尖刀,以搶劫為由,對被害人進行奸污,多人因刺傷脖頸,導致失血性休剋死亡。高承勇還曾帶走過幾位受害者的金戒指、影集、相冊等物品。

  最后,審判長宣佈,高承勇一審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沒收個人全部財産,賠償每位受害者家屬喪葬費等3.9萬餘元,並在十日內付清。

  法院公佈的判決結果顯示,高承勇因故意殺人罪、搶劫罪被判處死刑,因強姦罪和侮辱屍體罪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10年和有期徒刑3年。

  在判決的量刑部分,法院用了四個“極其”來概括高承勇行為的惡劣性:“被告人高承勇犯罪動機極其卑劣,犯罪手段極其殘忍,犯罪性質極其惡劣,犯罪情節極其嚴重,社會危害性極大,人身危險性極強,應予嚴懲。”

  當高承勇做最后陳述時,他面無表情,大聲回答,“無異議,不上訴。”宣判結束后,“小白鞋”哥哥等幾位受害者家屬在座位上抹眼淚。

  宣判結束后,高承勇辯護律師朱愛軍回到了律所,他即刻開始翻看66頁長的判決書,並表示會在十日內去看守所與高承勇會面,再次詢問高承勇有無異議,若高承勇堅持不上訴,宣判結果將被送至最高法覆核。朱愛軍稱,所有受害者家屬代表和部分家屬出席了宣判,但高承勇家人未現身。

  律師稱高承勇家人壓力大

  2017年7月18日,該案在甘肅白銀中級法院不公開審理。

  根據檢方指控,1988年5月至2002年2月間,高承勇在甘肅白銀市、內蒙古包頭市採取尾隨女性、入室作案等方式,實施故意殺人、強姦、搶劫及侮辱屍體犯罪,共致11名女性被害人死亡。

  高承勇對11起案件供認不諱。其辯護律師朱愛軍回憶,幾次交流中,高承勇表現平靜,話不多。當被問及較為尖鋭、敏感的問題,他也不说髒話,不生氣,只是不吭聲,心理素質極好。

  唯獨在庭審后期,看到受害者家屬在陳述傷痛時頻繁落淚,他最后面對家屬三鞠躬,说了句“對不起”。

  相比較高承勇的冷靜,直至今日,其家人也難以接受他殺人的事實。去年庭審時,高承勇的妻子因心理壓力過大,不知如何面對受害者家屬,沒有出現在現場。

  前幾日,朱愛軍與高承勇的妻子通話,對方表示已知曉宣判日期,但未提及是否出席。“從某種程度上说,他家人也是受害者,出於各方面考慮,來的可能性不大。”

  一位從白銀市看守所出獄的年輕人稱,去年庭審后,他曾和高承勇在監獄中有過短暫接觸。“高承勇曾把家人送來的食物和我分享,還鼓勵我出去后好好做人。”

  今年年前,朱愛軍也去探望過高承勇。“他身體狀況良好,精神狀態也很平穩,沒有異樣。”朱律師稱,高承勇諮詢了宣判時間,兩人再無更多交流。

  宣判當天,白銀中院外有不少市民圍觀。“當時知道是他的時候,覺得挺奇怪,他怎麼能幹出這種事來呢?”一些自稱曾與高承勇共事或相識的市民稱,高承勇平時沉默寡言,不常出門,在得知他就是白銀案的兇手后,大家都有些意外。

  ■ 追訪

  被害者家屬:等了30年,不原諒他

  白冶(化名)不想再提高承勇。

  3月29日傍晚6點,剛到家的他正准備去廚房炒菜,茶几上的手機一直振動,屏幕上顯示一串陌生號,他看了一會,默默摁掉。

  泛白的眉毛皺着,白冶自言自語,“事已至此,我沒啥好说的,被電話短信吵得飯都吃不下。” 他把手機屏幕向下劃拉兩頁,都是全國各地的陌生電話,他基本不接。

  雖不願提及過去,但聽到高承勇的名字,他的語調不經意間提高幾度,“庭審時他是道歉了,可哪個家屬不站起來駡他?這麼多年我們咋過的,怎麼原諒?”

  3天前,他得到高承勇要宣判的消息,松了一口氣。那時開始,他就准備帶着妻子和兒子一起參加宣判的旁聽,然后趕着清明節去告慰家人。

  “等了整整30年了。”白冶在沉默中點燃一支煙,狠狠抽了一口。他告訴新京報記者,只有等到宣判結果那一刻,才能心安。

  30年前,妹妹白蘭(化名)遇害時,白冶是第一個目擊者,也是第一起案件的報案者。

  當年5月26日下午,23歲的白蘭在家中被殺。警方勘驗時發現,她“上身共有刀傷26處,因失血性休克而死”。

  白家的生活也從此發生了變化。1990年,白冶的弟弟自殺,母親幾度崩潰,家人再沒好好聚在一起過個春節。

  5年前,積怨已久的母親去世。白冶说,她臨死前唯一遺憾的就是沒等到兇手歸案。

  永豐街是白蘭的住處。上世紀80年代末期,這裏還是連排的平房,連着住好幾戶人家。事發后不久,白冶搬了出來,父親卻沒有走。

  如今這裏改了門牌號,變成一棟棟6層的單元樓。屋內,白蘭的物件也多被收了起來,唯有那台老式的錄音機披着紅紗,擺在客廳的木柜上。

  作為廠礦子弟,白冶的生活軌跡36年沒有變化。每天清晨七點五十分,他坐上去第三冶煉廠的火車,晚上六七點到家。

  唯一的變化是,父親的肺心病越來越嚴重,秋冬季總要住院,他們夫婦決定搬回父親屋裏,照顧79歲的老人生活起居。

  白冶手機上一次這麼熱鬧,還是在高承勇落網時。

  2016年8月底,妹妹遇害28年后,終於確認兇手被抓,他沒隔幾天便跑去墓地,向妹妹、弟弟和母親交代。那時,全國各地的電話打給他,他每天要把妹妹遇害的情節重覆地講給所有願意聽的媒體。

  如今,他覺得“沒啥好说的了”。

  2017年7月,高承勇案開庭審理。此后,白冶每天都等着宣判結果。在這段時間裏,他時常陷入焦慮中,心情起伏不定。一家人有時也討論,庭審以后怎麼就沒下文了。

  他總想起庭審當天的細節,“真想拿刀剮他,每天都盼着法院趕緊宣判。”

  白冶摁掉電話時,他父親正站在3平米的陽台上,顫巍巍背對着客廳,站在夕陽下,與一隻黑色的八哥逗樂。

  “他聽不清有些年了,也好,清凈了。”白冶嘆着氣,又陷入沉默中,不再说話。

  ■ 對話

  偵辦民警:高承勇有反社會性格

  從1988年第一起兇案案發到2016年高承勇被捕,整個“白銀連環殺人案”偵破過程持續28年。參與案件偵查的一線民警、白銀市公安局刑事科學技術研究所所長張恩偉,昨日接受新京報記者獨家專訪時介紹,高承勇面對證據及審訊時都很冷靜,是比較具有反社會性格的人。

  新京報:這起案件時間跨度這麼長,偵破難在哪裏?

  張恩偉:當時我們的技術有限,勘查手段就是去了以后大排摸,提取的物證很少,對於外地來白銀作案的案犯抓獲還是很欠缺的。之前我們看指紋是人眼一份份看,拿放大鏡。前期我看了四五萬,后期又陸續看了十幾萬,總共23萬枚指紋都是人眼一點點看的。

  新京報:在技術偵查中哪個環節對最終破案起到關鍵作用?

  張恩偉:我們的現場勘查比較細,在11起案子上,絶大多數都提到了關鍵物證,比如手印和生物檢材。這些為我們后期偵查手段豐富以后,打下良好的基礎。假如在那時沒有提取到,或者是因為水平問題、粗心問題,把那些物證漏掉的話,后期的案件偵破沒有這麼順利。

  新京報:在偵辦這起案件時有沒有什麼遺憾?

  張恩偉:張某(被害人)這個案子,我后來在想,假如當時不直接去現場,就地在外圍趕緊搜尋身上有血跡的人,可能還來得及去追捕他,因為高承勇很可能會在人群裏跑,我們有可能發現他。那是我們距離高承勇最近的一次,因為我們去現場時,被害人當時還沒有死,她自己打電話報的案,后來到醫院才去世的。

  新京報:對高承勇本人有什麼印象?

  張恩偉:在白銀指認現場的過程中,我就問他怎麼作案,他在講述時很冷酷,也很冷靜。我分析認為,他是比較具有反社會性格的人,大學也沒有考上,飛行員也沒當成,心態就開始失衡了,后來結婚,生活壓力一大,他想着不勞而獲去偷東西。他覺得社會待他不公平,他要報復社會,我覺得他的反社會心態比變態心理更甚一點。

  新京報:審訊時高承勇對於出示的證據有什麼反應?

  張恩偉:他當時很冷靜,基本上是沒有進行過多辯解,他就知道他會有這麼一天的,這是一種非常人的、就是非常態的心態。正常人是理解不了他的。我們跟社會犯罪接觸的時間長了,發現正常的人、正常的思維去想這些事情,和他們想得不一樣。我們要研究犯罪,就是研究這種非正常情況下的變態心理多一點,才能把他們掌握透。

  新京報:介紹一下最終使高承勇落網的Y-DNA染色體檢驗技術。

  張恩偉:這個技術是2004年才在國際上發現的偵破案件的手段,我們實驗室是2011年建成的,省公安廳投了很多資金,就是讓我們來破這個案件。那時指紋我們已經建立了30萬人的庫,還是沒有發現到他,DNA要比指紋更精確,我們每個男性的Y-DNA,從你的祖先到你到你的孩子是一致的,我們就能把根找到。通過這個根,我們在排查中就能發現一個家族,這要比發現一個人容易,發現家族后反溯下來,找到罪犯更容易點。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