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單親媽媽花29年把重度腦癱兒送進哈佛(圖)

http://news.sina.com   2017年05月14日 23:29   新華網

  母親節當天,美國馬薩諸塞州查爾斯河畔。

  哈佛大學中國留學生丁丁在宿舍裏等待着母親鄒翃燕回復微信。

  每次聯繫不上媽媽時,他就格外想媽媽。

近兩萬公里外,中國長江邊上的武漢市,鄒翃燕笑着念叨起兒子,眼睛彎成月牙。

  近兩萬公里外,中國長江邊上的武漢市,鄒翃燕笑着念叨起兒子,眼睛彎成月牙。

  “他在哈佛遇到任何生活或情感問題,第一個想到的還是我。”

  不過,丁丁並不是“媽寶男”;他,曾經是一名重度腦癱患兒。

  為了給兒子治病,鄒翃燕不惜做一名單身母親,把全家扛在肩上……

  回想起29年前分娩的痛,一切都歷歷在目。

“固執”的産婦

  “固執”的産婦 

  “這個孩子沒有搶救價值了,將來非傻即癱。我建議你們放棄。”

  1988年7月,一起醫療事故造成鄒翃燕的胎兒宮內窒息。躺在産房裏早已筋疲力盡的她,接到的是五張病危通知單和醫生一句“理性”的建議。

  “別要這個孩子了,將來會拖累我們一輩子。”丈夫近乎無情的理智,讓鄒翃燕失望至極。

  為了讓腹中胎兒來到人世吸一口新鮮空氣,25歲的鄒翃燕用盡了每個毛孔的力氣。

  十月懷胎,數次暈倒在講台,被學生抬回家;改變愛睡懶覺的習慣,天天早起讀詩;買最新鮮的食材,自己做自己吃,吃了吐吐了吃。

  “不行!我要把娃生下來!他的小腳丫曾經那麼用力地踹我的肚皮,他的小心臟和我的心臟一起律動。我曾經承諾要把他帶到人間,同喜同悲。”母親的本能如潮水般洶湧。

  “你不聽醫生建議,這麼固執,你自己養這個孩子!”丈夫的話字字如刀。

  “這還是我認識的男人嗎?無情、自私、毫無責任感。這種丈夫,不要也罷。”

  女本柔弱,為母則剛。

  在骨肉和丈夫之間,鄒翃燕最終選擇了前者,自此開始一段注定荊棘叢生的人生。

“全能”的媽媽

  “全能”的媽媽

  丁丁小腦運動神經受損,一歲手不會捏握,兩歲才會站立,三歲才會走路,六歲才能跳……

  丁丁比同齡人慢幾拍的童年裏,傾注着鄒翃燕比其他母親多幾倍的努力。

  當年,在武漢幼兒師範學校任教的鄒翃燕月工資不過百余元。丁丁的康復治療全部自費,光按摩就一周3次,每次5元。

  三代四口人擠在一間20平方米的平房,遇上雨天,屋外大雨室內小雨,床頭床尾擺滿接漏的盆桶,窗檯上經常長蘑菇。

  為了養家糊口和給丁丁治病,她跑遍全省做禮儀培訓,還兼職賣過五年保險。

  艱苦的治療過程不堪迴首,醫生從未承諾丁丁能恢復到什麼程度,只说治療一定比不治好。

  為了給兒子一個盡可能安然的將來,她几乎拼盡全力:白天上班,晚上帶兒子看病,風雨無阻;把自己訓練成按摩師,一有時間就給兒子按摩;午間休息也要跑回家陪兒子玩撕紙游戲,開發智力。

  “媽媽養育我非常辛苦。我小時候,記得一次去按摩趕上下大雪,媽媽騎自行車帶着我,陷進泥坑裏。把我扶起來,自行車倒了;把自行車扶起來,我就倒了。等到了醫院,母子都成了泥人。醫生看到后大吃一驚,说今天這樣都覺得你們不會來了,我媽媽说我的病情耽誤不得,醫生都感動得熱淚盈眶。”丁丁回憶道。

  “我留下孩子,就會陪他到底。孩子第一次站立,第一次邁步,第一次叫‘媽媽’,都是上蒼給我的禮物,老天待我不薄。”鄒翃燕滿懷感恩,所有不幸都被她過濾掉了。

“狠心”的母親

  “狠心”的母親 

  在別人眼裏,鄒翃燕有時候是一個“狠心”的母親。丁丁運動不協調,用筷子這種小事對他來说難如登天。別人看不下去,勸鄒翃燕別讓他學了。

  “以后一桌人吃飯,就他一個人不用筷子,別人就會好奇。他必須要跟每個人解釋自己腦癱,那會極大傷害他的自尊心。所以我堅持讓他學,”鄒翃燕说。

  打過、駡過,過了一年多,丁丁終於學會了使筷子。

  “我不想他因為身體疾病自慚形穢。就是因為他很多方面不如別人,我對他的要求才更高,讓他更努力。”

  鄒翃燕想盡辦法幫助丁丁克服身體缺陷給學習帶來的障礙。

  丁丁握不穩筆,她就拿着他的小手,從粗的画筆開始,練習画一些形狀,再換細的筆。從一歲起每天堅持帶丁丁讀書,不到兩歲,孩子就認識了100多個漢字。

  而丁丁上學后,鄒翃燕卻從不輔導孩子功課,也從不逼孩子上培訓班。

  “如果只看學習,那我媽媽看似是在放羊。但是她的關注點在更高層次的東西,”丁丁说,“我媽媽的一句口頭禪是,‘別問我,我是文盲’。我覺得這也是一種教育理念。”

  精神的“導師”

  在母親精心陪伴下,丁丁2011年從北京大學環境科學與工程學院畢業,同年進入北京大學國際法學院就讀。

  2016年3月,已經工作兩年的丁丁被哈佛大學法學院錄取。

  “我從來沒敢想過申請哈佛,是媽媽不停地鼓勵我讓我試試。我每次遲疑不前時,媽媽都會伸出有力的雙手,護我前行,”丁丁说。

  談到養育兒子的體會,鄒翃燕覺得兩點最重要:尊重孩子和家長的自我成長。在兒子面對重大人生抉擇時,鄒翃燕都把丁丁當成平等的“談判對手”。

  丁丁也認為,平等協商是他們母子健康關係的基石。

  “很多家長在職場上可以雄辯滔滔,面對孩子不是溺愛成性,就是缺乏耐心,不會用平等而嚴肅的態度來和自己的孩子討論。我媽媽則不同,意見相左時,她會引經據典讓我心悅誠服接受她的觀點。”

  在丁丁眼裏,媽媽是“精神導師”。鄒翃燕卻認為自己是孩子的摯友。

  “我從不覺得自己偉大。我更願意把自己定義為一個為了孩子而不斷成長進步的媽媽。”

  昨天母親節,丁丁告訴記者,雖然哈佛提供了多達學費四分之三的助學金,但是剩餘四分之一費用對母親來说仍是不小的負擔。

  “我小時候常常想,自己30歲應該如何如何,現在我29歲了,還要媽媽養着。我希望能爭氣一點,早點養活自己,讓媽媽也過上好一點的生活。”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