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打工妹15年捐款近3000萬元 拯救139個絶望家庭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8年01月13日 04:45   新華網

  原標題:善良就美麗!這個身上曾只有5元錢的打工妹,已拯救了139個絶望家庭

  她15歲懷揣5元錢只身“闖關東”

  28年艱苦卓絶、誠信經營

  完成從“打工妹”到女企業家的人生逆襲

  她

  15年先后捐款近3000萬元

  至今已拯救了139個

  因孩子患有腦癱陷入絶望深淵的家庭

  她就是賈秀芳

  義務創辦2家腦癱患兒康復中心

  免費為家庭困難的腦癱患兒康復治療

  她说

  “我最知絶望的痛苦,

  也最知希望的價值。”

  扶貧:139個孩子,

  139個深度貧困家庭

  “賈總,我給你磕一個吧。”8歲腦癱患兒李鬆濤來賈秀芳的康復中心不到1年,8年沒能站起來的他終於站起來了!那一刻,不善言辭的奶奶劉繼榮激動地漲紅了臉,她緊緊抓着賈秀芳的手,只能用最樸素的肢体語言表達內心的感恩,這一幕令在場的人動容。

  多年來為了給李鬆濤治療,家人帶着他走遍全國尋醫,舉債幾十萬。“家裏想盡了一切辦法,正規醫院的康復按分鐘收費,做過;上萬元一療程的藥,吃過。”原本就不寬裕的生活陷入絶境,舉步維艱,但孩子的病情並沒有起色。

  2017年年初,劉繼榮帶着李鬆濤來到康復中心,免費吃住康復,省去了一大筆開支,這個家庭終於有了喘息的機會。“孩子以前很自卑、很壓抑,來康復中心后,康復師不斷的鼓勵和關懷讓李鬆濤慢慢打開了心結。”劉繼榮说,“現在李鬆濤陽光了,每天早起訓練,心裏特有勁兒。”

賈秀芳與康復中心的腦癱患兒賈秀芳與康復中心的腦癱患兒

  多年前,在哈爾濱市殘聯組織的一場活動上,一個由腦癱患兒表演的節目令賈秀芳感到震撼。“每個孩子都在盡自己最大的努力,艱難地控制着他們扭曲的四肢和表情,好像在證明‘我能行,我也能和正常孩子一樣’。”賈秀芳说,當時,她的耳旁響起了一首歌,“我來自偶然,像一粒塵土……告訴蒼天我不認輸……”她邊看邊止不住地落淚,暗下決心,一定要為他們做點事。

  “腦癱疾病治療的長期性,往往使整戶家庭因病致貧。”賈秀芳接觸后發現,這些家庭或傾盡所有,或支離破碎。“‘病倒一個人,塌下一個家。’這話一點都不誇張,几乎每個孩子的背后都有一個深度貧困家庭和無盡的淚水。”賈秀芳说。

  2017年2月16日,也就是賈秀芳作為首屆全國文明家庭的代表參加表彰后不到2個月,她抱着“讓這些孩子的家庭都過上好日子”的願景,先后開辦了兩家腦癱患兒康復中心,陸續迎來了139個腦癱孩子,成了他們的“賈媽媽”。

  記者在康復中心見到了這群孩子,雖然動作、说話存在不同程度的困難,但每個孩子臉上都洋溢着笑容。見到賈秀芳的到來,孩子們一邊喊着“賈媽媽”,一邊有些踉蹌地撲到她身上。這是奇跡,孩子的家長們说,一年前他們根本不敢奢望孩子能有這樣的狀態。

  每次走進康復中心,賈秀芳都需要一個小時才能“脫身”,因為每個孩子都要賈媽媽抱一抱,“誰對他們好,孩子心裏最明白,不抱還鬧情緒呢。”劉繼榮说。

  近日,“哈爾濱一男子不堪重負勒死16歲腦癱女兒,獲刑15年”的新聞讓賈秀芳深受觸動,父親堅持16年拼盡了全力,還是在崩潰的邊緣做出了殺死女兒的愚蠢舉動。賈秀芳遺憾地说,“我做的還是不夠。”

賈秀芳與康復中心的腦癱患兒。(2017年2月14日攝)賈秀芳與康復中心的腦癱患兒。(2017年2月14日攝)

  扶智:

  “孩子是每個家庭的希望”

  “姐,我走了,孩子交給你了。”2017年年初,張艷帶着11歲的潘雷來到康復中心,孩子多年來患有混合型腦癱,剛剛又經歷了丈夫因病去世,張艷經受不住生活的屢次打擊,“撐不住了”。她萬念俱灰,産生了輕生的念頭,又不忍心拋下孩子,她想到了賈秀芳。

  “賈總當時開導我,我心裏老暖了,心裏的壓力一下就沒有了。”張艷说。

  最讓張艷覺得“生活有奔頭”的是,她又找回了當初那個成績優異、性格樂觀的孩子。經歷家庭變故后,潘雷變得對外界充滿恐懼,眼神發直。經過大半年的康復和文化課學習,如今,潘雷重新回到了學校課堂,母子倆重新燃起了對未來的信心。

  “孩子是每個家庭的希望。”賈秀芳说,為了讓孩子們得到有效的康復,“只要需要的,康復中心都要想盡一切辦法。”賈秀芳说。康復中心採購了經顱磁治療儀、遠紅外線能量房、液壓踏步機等專業設備,聘請了11名康復師,給每個孩子進行專業評測,制定個性化方案和3個月的短期康復目標,還聘請了文化課老師。

  每天不間斷的語言、運動康復訓練,定期腦神經理療,讓這些在醫院康復都不見起色的孩子們,偏偏在賈秀芳的康復中心都出現了奇跡般地好轉。

  “几乎每天都有站不起來的孩子能下地,坐不穩的孩子能坐穩,不會说話的孩子冒出幾個字。現在已經有5個孩子出院,今年將有20多個孩子能上學。”每個孩子的一點點進步,賈秀芳都“如數家珍”。

  得道多助,2017年12月,在作為首屆全國文明家庭的代表參加表彰時,賈秀芳結識了來自內蒙古的文明家庭代表草原醫生王布和。去年12月12日,在她的邀請下,王布和第二次到康復中心為孩子們義診,許多接受過一次義診的孩子在飲食睡眠方面都有了明顯改善。“有了他的幫助,我能為孩子們做得更多。”賈秀芳说。

2017年12月12日,王布和在康復中心為腦癱患兒義診。新華社記者 陶虹 攝2017年12月12日,王布和在康復中心為腦癱患兒義診。新華社記者 陶虹 攝

  扶志:從“輸血”到“造血”,

  看到生的希望

  為了培養患兒的自立能力,康復中心開設了超市銷售的實踐課。賈秀芳出錢給三個20歲出頭的患者在公司裏開了一個小超市,每人每月能掙一千多元。22歲的齊悅拿到第一筆工資時,淚流滿面,手因為激動不停顫抖。她沒想到自己還能掙錢自立,多年來因為病情對家人的內疚在那一刻終於得到釋懷,她说不出感謝的話語,但淚水錶達出了一切。

  張艷说,賈總不僅救了孩子們的肢体,還拯救了他們的靈魂,更是輓救了一個個散了的家庭。

  康復中心的孩子家長們因為給孩子做康復需要陪護,只能放棄工作。於是,賈秀芳挨個了解患兒家長的特長,就近安排工作。了解到張艷自學過小兒心理學、康復醫學、中醫按摩,還有多年給孩子康復的經驗,賈秀芳就讓她在康復中心做患者家長的管理者。

  常有人問,賈總,無親無故的,你為什麼幫他們?她说,自從第一次接觸扶貧,“就像上了癮,戒都戒不掉”。

  15年間,她走進一個又一個貧困家庭,一次又一次地送去大米、豆油等物資時,她認識到,只有把“輸血”式扶貧變成“造血”式扶貧,才能根本上扭轉這些家庭的命運。

  “有的家長會做豆腐、做糕點,我就買來設備,幫他們就近開豆腐坊、糕點坊;有的會電焊,我就把他送到我的維修廠上班。”賈秀芳说,現在,賈秀芳正在籌建一家食品公司,基本可以解決全部孩子家長的生路問題。

  賈秀芳说,年輕時吃過苦,讓她懂得感恩。“扶貧這些年來,我不知認下多少個‘父母’和‘兒女’,收穫了多少感動。”賈秀芳说。現在,越來越多的家人、朋友、公司員工,甚至陌生人,在她的影響下也加入了幫扶隊伍。現在,她經常能接到來管她“要孩子”的電話,她成了大家捐獻愛心的信息庫。

  最近總有人問,賈總怎麼越來越漂亮了?從來不去美容院的賈秀芳说:“我從不把這話當作恭維,照單全收,因為我相信,相由心生,善良就美麗。”

  記者:陶虹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