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遼寧艦總設計師導師:中國須加緊研製彈射器

http://news.sina.com   2012年12月23日 22:43   北京新浪網

著名造船專家楊槱院士

著名造船專家楊槱院士


  晚報記者 程績 報導

  [談“遼寧艦”]

  以我從報刊上了解到的情況,“遼寧艦”上還沒有裝飛機彈射器,飛機只能從甲板上躍飛。彈射器是航母的一套重要設備,必須加緊研製。我國可稱世界海洋大國了,但科學技術水平與美、俄等海洋強國相比差得多

  記:對於中國第一艘航母“遼寧艦”,您有什麼評價?您認為中國距離成為真正的 “海洋強國”還有多遠?

  楊:我國第一艘航空母艦“遼寧號”已經服役,我國過去對航母的研發、設計、建造、服役作業都缺乏經驗,我於上世紀中葉曾在美國參加航母監造工作半年,至今已過了半個多世紀了。 “遼寧艦”的總設計師朱英富曾是我的研究生,他是1966年從交大船舶系畢業的研究生。以我從報刊上了解到的情況,“遼寧艦”上還沒有裝飛機彈射器,飛機只能從甲板上躍飛。彈射器是航母的一套重要設備,必須加緊研製。

  我國航運、漁業、造船的規模已躍居世界前列,海軍正在快速發展,可稱世界海洋大國了,但科學技術水平不僅與美、俄等海洋強國相比差得多,與英法德日韓等國也有不少差距。但我相信,隨着我國經濟政治文化實力的快速增長,可望在不遠的將來成為海洋強國。

  [談教育]

  我對“贏在起跑線上”的教育觀念十分反感,而且認為是不能如願的……因材施教,讓每個學生都能夠快樂、健康、自然成長,才是教育的正途

  記:您的造船夢想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從小的家庭教育對你未來的職業有什麼影響?

  楊:我在廣州讀高中時,北洋艦隊3艘大型軍艦的領導人背棄統治他們的軍閥,南航來到廣州,停泊在珠江上。我父親是廣東知名官員,得到不少有關海軍的資料。我有機會閲讀了一些有興趣的資料,學習造船報效祖國的念頭就湧入我的心中了。這也是我當時寫 《廣東造船簡史》的思想來源。

  記:您從小博學多才,您認為自己是一個神童嗎?

  楊:我從來沒認為我是一個神童,別人也沒有,我的二舅還叫我“大呆子”,我班上同學顯示自己博學多才的人有的是。

  記:對於 “讓孩子贏在起跑線上”的教育觀念,您有什麼看法?

  楊:我對“贏在起跑線上”的教育觀念十分反感,而且認為是不能如願的。每個人的資質性格不同,家庭狀況和個人對社會的適應能力也不同,大家知道,一個青少年的成長與學校、家庭和社會都有關係。因材施教,讓每個學生都能夠快樂、健康,自然成長,才是教育的正途。

  記:您是杉達學院的第一任校長,你說過“我對搞教育的事,從來都是不推辭的”,從一個教育家的角度,您認為我國的高等教育目前存在什麼問題?

  楊:當前我國的高等教育問題很多。家長們盼望子女成龍成鳳的心態對青少年快樂健康成長很不利。高考制度與高校錄取方針有待大力改革。由於高教的問題導致幼兒園、小學、中學學生負擔太重,浪費時間很多,而且影響身體健康。

  [寄語年輕人]

  中國崛起舉世公認,我們必須珍視這個機會,抓住機遇快速發展。人類進一步探索開發利用海洋是必然趨勢,需要依靠科學技術的進步

  記:您理想中未來的國家是怎麼樣的?

  楊:我覺得我們國家當前的問題有:首先,有的人民公仆並不專心為人民服務;其次,工資制度必須改革,達到按勞分配原則,現在貧富差距大,不公平現象嚴重;最后,許多人不能辨別正確與錯誤的思想、言論。

  我對年輕人的忠告是:中國崛起舉世公認。我們必須珍視這個機會,抓住機遇快速發展。要認識到只有中國共産黨強有力的正確領導,才能讓我們這個人口衆多的國家國泰民安。國家確實在進步,世界也在進步,改革開放就是更快進步的手段。

  記:未來的世界,人類應如何進一步開發利用海洋資源?

  楊:海洋中的生物和礦藏資源要比陸地多幾倍,進軍海洋必須依靠船只和種種高科技設備。例如,要進入海底要有深潛器,要知道海底地殼中的情況必須用鑽探設備。人類進軍海洋,進一步探索開發利用海洋是必然趨勢,但要達到我們想象的目的,就要依靠科學技術的進步。

  海洋中可利用的能源很多,太陽能、風能正在大力研究開發,潮汐能、海水溫差能也已研發多年。海洋開發利用領域寬廣、前途廣闊。

  [談名利]

  我喜歡別人認為我是一個普通的造船者,稱我為專家、學者,我感到有點心虛。有人說我 “小氣”,因為我很節約,但我絶不吝嗇,我兒子的朋友說,令尊大人平時那麼“摳門”,把錢拿出去設立奬學金卻那樣慷慨

  記:您最喜歡別人稱呼您什麼?

  楊:由於我的知名度日漸提高,頭銜也逐漸增多,所幸我並未因此驕傲,謙虛謹慎是我的處事原則。我的自傳取名《一個造船者的自述》,就是因為我喜歡別人認為我是一個普通的造船者。稱我為專家、學者,我感到有點心虛,因為我從事的工作很雜,几乎沒有機會長期專心致志地鑽研一個專題的學問。

  記:您怎麼看待金錢和名利?

  楊:我對名利看得較淡,失之不以為意、得之也不會狂喜。我父親曾說過:“財散則民聚,財聚則民散”,對我的為人影響很大。

  有的人說我很 “小氣”,因為我很節約,這與小時候把我帶大的奶媽對我的影響有關。一天,我剛吃飯時,把一些米粒灑落在桌上,這位“媽”看見后,一定要我先把灑落在桌上的米粒先吃掉,然后才能吃碗裡的飯,並反復給我講了要珍惜糧食和節約的道理。這件事情對我産生很大的影響,使我開始懂得了節約的道理,至今回想起來都記憶猶新。

  我雖然節約,但絶不吝嗇。在交大,我想在系裏設立一個奬學金,於是到銀行取出了自己的積蓄,由於錢還不夠,就發動一些校友捐款。這件事情被我兒子的朋友知道了,對我兒子說,令尊大人平時那麼“摳門”,把錢拿出去設立奬學金卻那樣慷慨。

  記:您的養生秘訣是什麼?

  楊:飲食有節,作息有序,勞逸結合都是必要的,但最重要的是心態平和。我常對人說,問心無愧、與世無爭,是我長壽的秘訣。

  ◎記者手記

  眼中帶着針尖 心中容着大海

  一個星期有三四天,95歲的楊槱要完成兩次“跋涉”。上午,他花三四個小時,閲完七八份報刊,翻翻《一口氣讀完某國史》之類的雜書。吃過中飯后,楊槱從電腦桌上取一個移動硬碟,放進公文包內,跟老伴說:“我去學校了哦,下午四點多回來。 ”

  他的 “橫渡”看似並不遙遠,只是坐電梯下樓,穿過廣元西路,進入上海交通大學徐匯校區,再坐電梯上樓,走進辦公室。但這點“上班”路程,對一個早已退休的95歲老人來說真是不易。

  “95歲了為什麼還那麼‘想不穿’?在家享享福多好啊。 ”每年都會有人這樣勸他,他總會微笑着擺擺手,“我還有事沒完成。 ”

  對待事業,楊槱可以說是眼中帶着針尖,他直言“歷史不是神怪小說”,科普教育也必須像造船出海那樣,對事實負責。對於舊史他並不盡信,如 《明史》說鄭和寶船“修四十四丈、廣十八丈”,但他結合畢生所學,作出理性判斷:這種百余米長、數十米寬的木船只是一種誇張。對於今人“鄭和寶船上萬噸、幾百米”的說法,他更覺離譜,說“連千噸也不可能”。

  1967年春節,我國又成功進行了一次核爆炸,楊槱感到不是有了原子彈就算強國了。他力排衆議提出個人主張,“強國要擁有強大的綜合國力,不僅要有巨大的經濟實力,還要有高度的文化科學水平。 ”

  楊槱笑着說:“我不浪費一分鐘,勤勞一點可以衰老得慢一點,所以我還和老伴搶着洗碗。 ”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