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中青報:國際軍貿更加務實 賠本賺吆喝几乎絶跡

http://news.sina.com   2013年01月03日 18:36   中國青年報

  俄羅斯總統普京於2012年12月24日到訪印度,出席了兩國年度首腦會議,雙方簽署了10項雙邊協議,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雙方達成的總價約40億美元的軍貿大單。這份大單鞏固了俄羅斯作為印度最大武器出口國的地位,也為印度全球最大武器進口國的“名頭”添上濃重的一筆。

  國際軍貿不同於一般的民品交易,它攪入了經濟、軍事、政治等多重因素,在國際政治經濟生活中扮演着多元的戰略角色。

  金錢與力量的置換媒介

  盡管國際軍貿在實踐上具有多種功能,但它本質上屬於一種商業活動,所以,買家和賣家在彼此不排斥的前提下根據交易原則各取所需,搭建金錢與軍事能力之間的橋樑就是國際軍貿的基本功能。

  經濟利益是賣家越來越現實的考慮。冷戰時期,在東西方兩大陣營的角力下,國際軍貿主要是在陣營內部進行,而且這一時期的軍貿往往是以軍事援助的形式進行,其主要目的是優化和增強本集團內部的整體軍事實力,政治和軍事的因素遠遠重於經濟因素。

  冷戰結束后,國際軍貿也逐漸打破了兩大陣營的界限,越來越多地呈現出純貿易的務實色彩,賠本賺吆喝的現象几乎絶跡,賺取真金白銀、促進本國經濟發展成為軍售方最現實的目的。以近來美國與沙特達成的總額294億美元的軍貿案為例,這項交易可以在合同期內每年為美國貢獻35億美元的高額收入,為美國提供5萬多個就業崗位,為600多家供應商提供巨大商機。

  在金錢利益的引導下,各軍事強國紛紛把推動軍售作為發展本國經濟的重要內容。海灣戰爭結束后,美國專門成立了國家防務與貿易中心,負責“幫助美國國防工業努力在海外銷售其商品和勞務”。柯林頓政府時期,美國國務院還曾專門發文,要求各駐外使館要“像促進農産品和藥品出口那樣推動軍火交易”。

  法國為了同美國爭奪西班牙軍用直升機的訂單,時任總統希拉克曾親自寫信給西班牙總統套近乎。俄羅斯則在建國伊始就把冷戰時期囤積下來的軍火以遠遠低於西方同類軍品的價格,几乎是不計對象的拋售,以獲取經濟利益。時至今日,軍貿也依然是俄羅斯發展國家經濟最重要的組成部分之一。

  而快速提升軍事能力則是買家的基本動因。盡管花錢買不來軍事現代化已經成為世界各國的共識,但通過軍購可以在短時間內,至少是在硬件方面快速提升軍事能力卻也是不爭的事實。

  從對象上來看,軍購方主要是第三世界國家。由於軍事工業通常是具有高精尖技術的産業,而且國家間技術壁壘森嚴,對於大多數發展中國家來說,完全通過産業發展自主提升國防工業能力是一項極為艱難而漫長的工程。由此,借助軍購引進先進裝備是一項省時省力的策略。

  

  安全戰略的重要工具

  在強調經濟屬性的同時,國際軍貿又遠不同於一般的民品交易,它與國家的政治軍事戰略緊密相連。國際軍貿在安全層面具有以下功能:

  一是戰略保證。向某些特定對象出售軍火除了獲取經濟利益外,往往還具有很強的政治象徵意義,它體現着軍售方對軍購方的安全承諾和戰略保證。

  比如,以色列一直生存在中東強敵的包圍之中,美國通過對以色列進行機制性的軍售,在提升以色列軍事能力的同時,也向外界展示了兩國牢不可破的盟友關係,以及美國對以色列的安全保證。美國對台軍售一直是影響中美關係的巨大障礙,美國明知對台軍售並不能從根本上改變兩岸軍事實力的差距,但仍然要保持對台軍售,這是美國展示其在兩岸關係上姿態的一種手段,其政治意義遠遠大於實際軍事意義。

  二是離岸制衡。軍事大國善於向相關國家和地區出售武器裝備,通過武裝“敵人的敵人”來間接制衡潛在對手。2010年,美國宣佈向沙特、伊拉克、科威特、阿聯酋等海灣地區國家出售大量軍火。與以往不同,以色列沒有提出抗議。因為此時伊朗核問題凸顯,美國意圖通過增強海灣國家的軍事實力來對伊朗形成遏制之勢。

  2011年中國與菲律賓南海爭議升級時刻,美國几乎是免費地轉手給菲律賓一艘“漢密爾頓”級巡邏艦,盡管該艦老舊,戰鬥力不強,但據此美國做出了支持一方、制衡另一方的姿態。

  三是擴張影響。國際軍貿無論對於軍售方還是軍購方都是擴大自身政治和軍事影響力的重要途徑。軍售方賣出的武器所含價值通常不僅僅是設備本身,它還包含了后續的技術、原件等跟進式的保障要素,甚至一些戰術、戰法等軍事思想也都會以武器為中介進行流動,軍售方通過輸出武器來對目標區域施加影響也就不足為奇。

  美國和俄羅斯歷來都在爭搶印度這塊肥美的軍火市場,除了經濟考量,增強自身在南亞的影響力和存在感也是美俄“不能說出的秘密”。近來,美國不斷加大對非洲軍火市場的開拓,輻射影響力也是重要動機之一。其中一個很明顯的體現就是,美國在出售軍火的同時往往會對非洲軍購國附加諸如提供軍事基地,保持在其領土的飛越權、碼頭停靠權等條件。

  由於軍貿本身有着較強的敏感性,能夠産生極大的眼球效應,軍購方在強化本國軍事實力的同時,可以借助軍購的輿論膨化效應,提升自己的國際影響力,並對相關國家形成威懾。有學者指出,現在的每一筆軍火交易基本都會成為交易雙方熱情向世界推介的“媒介事件”,“羞答答的時代”一去不復返。

  防務關係的調節槓桿

  按照國際關係的“木桶理論”,防務關係是國家間諸多關係中“最短的一根木板”,而軍貿則與這根關鍵之“板”關係密切。軍火貿易與防務關係之間具有較強的互動性,一方面,軍貿的水平和層次是衡量國家間防務關係的一個重要標尺,另一方面,通過調整軍貿的質量可以正向或負向地影響國家間防務關係。

  從軍售方的角度來看,由於軍事大國的軍事科技水平以及整體軍事實力佔據優勢,它們在以軍貿拉動防務關係上具有一定的主導權。

  美國依據防務關係的密切程度把軍售對象分成多個等級,不同等級的軍購對象在審查時間、裝備技術層級等諸多方面會有不同的待遇。同時,美國對具有戰略張力的國家則進行嚴密的武器封鎖,並動用影響力阻止或遏制第三方對相關國家進行武器或技術出口。

  軍售方會借助手中掌握的主動權調控與相關國家防務關係的親疏。2005年,美國小布什政府與巴基斯坦達成協議,向巴基斯坦出售24架F-16戰機,解除了長達15年的對巴武器禁運政策,美國《時代》周刊評論這次軍售“具有巨大的象徵意義”。美國之所以主動打破美巴武器禁運的僵局,主要目的是期望以軍售換合作,夯實美巴“反恐”戰略伙伴關係。

  俄羅斯則通過與印度保持着極為緊密的軍貿關係,有力推動了俄印軍事一體化的發展,鞏固和維繫了兩國間的傳統關係。而通過向伊朗和敘利亞出售武器,則保持了俄在中東地區的話語權。

  從軍購方的角度看,當前世界軍貿市場的總體態勢是供過於求,賣方市場向買方市場轉化已成趨勢,一些軍火大客戶的話語權逐漸上升,並日益成為其調節軍事關係的砝碼。

  印度作為世界第一大軍購國向來是各大軍售國的座上賓,軍貿外交是印度在世界大國間縱橫捭闔、左右逢源的重要原因。

  2005年,在一項採購126架戰機的軍購動議中,印度對同時競標的美國F-16和俄羅斯的米格-29M2都未置可否,反而對法國的幻影戰機表現出濃厚興趣。印度對法國貨的青睞並非出於裝備本身的考量,而是試圖借助軍貿在大國間搞平衡外交。

  軍工發展的動力與途徑

  冷戰后,世界局勢相對和平,各國軍工業普遍開工不足,國際軍貿在很大程度上為它們的發展提供了動力。

  武器出口所能獲得的巨大經濟效益極大地刺激了軍售國軍工産業持續發展的熱情,同時,以軍貿養軍工已經成為大多數軍售國的共識。

  美國柯林頓政府認為,常規武器貿易活動,可以支持一個強大的、可持續發展的國防工業基礎,是保證美國國家安全的關鍵,而不僅僅是一個簡單的商業問題。法國則把軍火出口明確為一項基本國策,戴高樂曾把軍火出口視為補償昂貴武器研究發展費用的唯一途徑。

  蘇聯解體后,俄羅斯繼承了蘇聯的1500多家軍工企業,500多萬軍工産業工人在需求減少和資金匱乏的雙重壓力下面臨着嚴重的生存危機。俄羅斯通過大力增加武器出口實現了産業自救,隨后又把出口武器所得資金的60%用於開發新型武器和發展軍事綜合體。軍貿不僅解決了俄軍工業的生存問題,而且為軍工業注入了新的活力,留住了人才,促進了技術進步。

  軍貿也是軍購國軍工業發展的重要技術來源。軍購國通過採購先進的武器裝備,與軍事強國進行了相關領域的技術交流,為發展自主裝備提供了諸多參考和啓發。

  另一方面,由於已經認識到單純引進裝備很可能陷入受制於人的困境,軍購國越來越傾向主張包括軍事技術合作等補償貿易在內的廣義軍貿。這樣既能在根源上提高本國的軍事科技水平,贏得更大的靈活性和主動權,又能鞏固與相關國家的軍事關係。

  幾年前,俄羅斯與印度達成了合作研發第五代戰機的協議,合作金額高達350億美元,這是近年來俄印兩國軍貿的重要組成部分。借助這項軍貿合作,印度可以大幅提高本國的戰機製造水平,並掌控一部分核心技術,而俄羅斯則獲取了資金,分散了科研風險,先占了市場,買家賣家正可謂各取所需,皆大歡喜。 (呂正韜 黃曉偉 作者單位:解放軍某研究中心)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