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印軍正在洞朗挖戰壕搭帳篷 但對華誤判將致其慘敗

http://news.sina.com   2017年07月16日 19:47   北京新浪網

  觀察者網報導,近期,中印邊境對峙無疑是最奪人眼球的熱點之一。雙方軍隊在洞朗地區對峙已有一月,中方態度從嚴正交涉、敦促撤軍到警告在印國人注意自身安全。印軍似乎也沒有退出的跡象,據《印度時報》7月9日報導,印軍正在該地區挖戰壕、搭帳篷,准備長期對峙。

  《印度時報》相關報導

  中印雙方的外交渠道雖然暢通,但基本上屬於各说各話,缺少實際行動。如果雙方都不妥協,事態有可能趨於升級。種種言論和行為,難免不讓人想起1962年中印邊境爆發的那次衝突。

  那次衝突,印軍也是從越境占地挑釁開始,后外交努力失敗,最終印軍主動攻擊,在我國境內狙殺我邊防戰士,中國被迫實施自衛反擊。衝突進行了一個多月,以印軍慘敗、中方主動撤軍收場。以事后諸葛的視角來看,印軍之所以主動挑事卻反被打得滿地找牙,主要原因在於其政府高層一系列的戰略誤判。

  一、對自身實力的誤判

  1961年12月17日,中印邊境衝突爆發前約一年,3萬多印軍實施代號為“勝利行動”的軍事行動,僅用不到26個小時就收復了此前一直是葡萄牙殖民地的果阿地區。此役,印軍傷亡不足8人。

  果阿的軍事行動對不久后的中印邊界衝突的意義在於,給了印度人無比的政治和軍事自信。新德裏政治性刊物《聯繫》發表文章稱:我們一直認為果阿是我們的合法領土……把非法入侵印度領土的入侵者趕走,這並不是侵略。言下之意,他們認為中印邊界問題上,是中國“侵佔”了印度領土,所以印度也有理由以武力把中國人從自己的土地上趕走。

  這一言論基本代表了當時印度各界的聲音。尼赫魯在果阿行動后回答記者“是否會對中國使用武力”一問時明確答覆:印度在合適的時候會使用武力。印度內政部長夏斯特裏在之后的競選大會上也宣稱,如果中國不肯從佔領的土地上撤出去,印度將不得不重覆在果阿的行動。

  另一方面,印度軍隊被自己在果阿的勝利所陶醉,印度國內民衆和大部分政要也對此興奮不已,國內輿論沸騰,叫囂着要與中國一戰,對華民族主義情緒沸騰到極點。果阿戰役中,印軍所暴露出來的指揮體系混亂、行動遲緩、裝備陳舊等一系列問題,僅為尼赫魯等軍政高層人物所知悉。被民意所裹挾的尼赫魯,不得不對華採取更加強硬的立場。

  當然,尼赫魯之所以強硬,也不僅僅是緣於國內民意,另一個原因是,他認為在反華這問題上,美、蘇兩個當時的超級大國是支持他的。

  二、對美、蘇兩國支持的誤判

  蘇聯一開始對印度並不感冒,對尼赫魯所提的“不結盟”政策持冷漠態度。史達林去世后,赫魯曉夫上台,兩國關係開始好轉。

  1959年8月25日,在中印邊界東段馬及墩南端,一股侵入馬及墩寺南側地帶的印度武裝部隊突然向駐在馬及墩寺的中國邊防部隊猛烈開火,中國邊防部隊被迫還擊,后稱作“朗久事件”。蘇聯政府隨后發表一項公開聲明,對朗久衝突表示遺憾。尼赫魯稱讚蘇的聲明是“一項非常公正的、不尋常的聲明。”1960年,赫魯曉夫訪問印度,對印度大加讚揚,支持尼赫魯有關裁軍、反帝、和平等多個理念。尼赫魯對此受寵若驚。

  赫魯曉夫和尼赫魯(資料圖)

  赫魯曉夫訪印后,蘇聯對印援助逐步增多,他們向印度出售用於喜馬拉雅山地區修路的專用裝備,賣給印度8架四引擎軍隊運輸機,接着又提供了能在17000英尺高度空運人員和給養的直升機,用於解決印度在喜馬拉雅山地區的后勤支援不力的問題。1962年,蘇印還就蘇聯提供工廠最后在印度成批生産噴氣式戰鬥機進行討論。

  種種跡象,加上1960年后中蘇逐步交惡,使尼赫魯及其追隨者們認定:將來如果中印衝突,蘇聯一定會站在他們這邊。他們還相信,蘇聯作為社會主義陣營的領袖,會幫助印度讓中國在邊界問題上屈服。

  美國在1950年代后期對蘇聯與印度的接近産生不安,於是着手調整對印政策。

  1957年,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通過的一份檔案稱:蘇聯正加緊在南亞滲透和擴張,一個虛弱的印度相比一個穩定而有影響力的印度更容易損害美國的利益,一個強大的印度將成為亞洲的典範,有利於“遏制”中國共産主義分子在南亞和東南亞的擴張。以此為背景,美國及其盟國也加大了對印度的援助。1959年12月,艾森豪威爾訪問印度,與尼赫魯舉行會談。他在回國后對兩院談到美印關係時用的是“我們不受約束的雙方必須互相支持”這樣的詞句。甘迺迪上台后,美印關係進一步發展。

  美、蘇兩個超級大國的共同示好,加上接二連三的經濟和軍事援助,讓尼赫魯産生錯覺,在加入聯合國等問題上還有求於印度的中國,怎麼會為了中印邊界上的那點不毛之地,與印度大動干戈。事實上,他大錯特錯,對中國態度的誤判,成為他所有誤判中最嚴重、也是最要命的誤判。當衝突爆發,他想要的支持並沒有來,他認為不會發生的事情,比他想的要更加猛烈。

  三、對中國態度誤判

  尼赫魯對中國的試探,實際上早就開始了。

  1951年2月,趁新中國抗美援朝戰爭之機,印度政府派兵侵佔門隅首府達旺,強迫一直在那裏行使管轄權的中國西藏地方政府搬遷,到1953年基本上侵佔了門隅、珞瑜、下察隅各地。

  1954年,印度政府將侵佔的麥克馬洪綫以南、傳統習慣綫以北9萬平方公里的中國領土,建立起東北邊境特區,並修正官方地圖,第一次將麥克馬洪綫一直按明的未經標定邊界改標為已定界,使侵佔的中國領土固定化、合法化。

  這些,發生在中印關係較好的時期。成立不久的新中國忍了。

  1954年4月,中印簽訂《關於中國西藏地方和印度之間的通商和交通協定》,印度承認中國對西藏的主權,但其對西藏的野心並沒死。

  1956年11月,達賴喇嘛和班禪額爾德尼應邀到印度參加釋迦牟尼涅槃2500周年紀念大會,印度企圖羈留達賴喇嘛,挑起西藏問題,經中國政府及時協調,1957年1月下旬,達賴喇嘛離開印度。

  1959年,西藏爆發武裝叛亂。印度總理尼赫魯連續8次在印度議會發表西藏問題講話,把中國軍隊鎮壓叛亂分子说成是“悲劇”,對西藏農奴主表示同情,強調印度對西藏“宗教和文化聯繫的感情”,甚至認為中國“沒有遵守西藏同中國關於西藏自治區的協議和對印度提出的保證。”

  3月31日,西藏叛亂分子劫持達賴喇嘛進入印度,同日,尼赫魯就在他的新德裏住宅的花園裏接見了西藏叛亂分子,對他們表示同情。對於印度這種已經嚴重越界的行為,中國政府依舊剋制地表示遺憾。

  中國的忍讓助長了印度政府的囂張氣焰。西藏發生叛亂不久,尼赫魯就向中國政府提出包括從來就是中國管轄下的阿克塞欽地區在內約10萬平方公里的領土要求。1959年10月25日,在西段60多名攜帶輕重機槍等武器的印度武裝人員侵入空喀山口以南的中國領土,向為數隻有14人和只配備輕武器的中國巡邏隊發動武裝進攻,中國巡邏隊被迫還擊。

  1959年11月7日,周恩來總理寫信給尼赫魯,建議為減少衝突,中印兩國武裝人員立即從實際控制綫各自后撤20公里。尼赫魯拒絶了這一建議。1960年4月19日,周恩來親赴新德裏,與尼赫魯舉行會談,但未達成任何實質性協議。

 1960年4月20日,周恩來訪問印度時與尼赫魯會談

  印度之所以如此肆無忌憚,在於對中國國內形勢的錯誤判斷。當時中國正值三年自然災害,赫魯曉夫又撤走了在華的蘇聯專家,中斷了對中國的援助。軍事上,接受美國中情局訓練的西藏叛匪殘余潛回西藏后,在伏擊解放軍軍車時,繳獲了一些內部檔案,這些檔案反映了1961年1月1日至8月16日中國軍隊內部的一些問題,如給養較差、戰士營養不足以及有的地區軍事調動困難等。這類情報傳到尼赫魯耳朵裏,他們得出結論“中國的軍力是不行的。印度士兵對中國士兵足可以以一當十(后改為以一當六)”。

  基於這樣的判斷,印軍繼續“前進”,1961年7月6日,印度在西段它所侵佔的巴里加斯設立新的哨所,並派出巡邏隊;同年4月印度軍隊侵入中國新疆阿克賽欽地區的奇普拉普河谷設立軍事據點,7月又侵入加勒萬河谷近逼中國巡邏隊。印度陸軍總部在給西段印度部隊的命令中,把以前命令規定“只有遭到射擊時才開槍”,改為“如果中國軍隊危險地迫近你們的陣地時就開槍”。

  當時,面對印軍的一次又一次挑釁,中國軍隊貫徹毛主席“力爭避免流血”的指示,未採取進一步行動。這一行為卻被印度方面認為中國在關鍵時刻就退卻了。尼赫魯在議會中大言不慚地说:“我們進行了冒險,我們前進了,我們還有效地制止了他們的進一步推進。”

  此時的尼赫魯當然不會接受任何來自中方的談判建議,也不會做任何讓步。1962年10月5日,印度成立一個專門對付中國的新軍團,6日公然關閉談判大門,12日尼赫魯公然宣稱要對中國邊境動武,要把中國軍隊從他所謂的遭到入侵的地區“清除掉”。最終戰果,尼赫魯被啪啪打臉。

  回顧和總結歷史的最大意義在於啟示今人,這次自1962以來最嚴重的洞朗地區兩軍對峙局面能否得到圓滿解決,考驗着兩國政府高層的政治智慧。

  再往前一點看,就算這次能解決好,中印邊界的特殊性決定了類似的衝突今后可能還會繼續上演。每次衝突的處理稍有不慎,都可能導致擦槍走火甚至爆發戰爭。如果能以這次對峙為契機,中印政府高層坐到談判桌前開展邊界談判,對中印邊界線做一個雙方都認可的勘定,這對兩國人民都將是巨大的福祉。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