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到底是誰在威脅不丹主權?不丹人談中印對峙這樣说

http://news.sina.com   2017年08月11日 22:00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Sonam Tashi:作為不丹人,我對中印對峙有話说

  觀察者網消息:譯者注:據印度The Quint網站當地時間8月9日報導,駐蘇克納(Sukna)的印軍第33軍大批部隊已經或正在向中印邊境錫金段集結。此時距離中印邊境對峙已經過去了一個多月,爭端依舊沒有任何得到解決的跡象。

  在這段時間裏,中印雙方的聲音不時見諸報端,然而當事國之一的不丹卻鮮有聲音出現。譯者的一位不丹朋友,在不丹最大的社交論壇上的一篇文章,引起了廣泛關注。文章從不丹的視角揭示了印度對不丹的野心,以及對中國與不丹建立友好關係的忌憚。

  值得一提的是,在今年1月和5月,中國駐印度大使和夫人分別訪問了不丹,力促中不友好關係。雖然中不沒有建立外交關係,但是各個層面的貿易及友好往來卻越來越頻繁。也與正是因為這層關係,不丹才能夠向外界表明自己與中國沒有領土爭議吧。

  以下是全文翻譯:

  2017年6月26日,《印度時報》在YouTube上發布了一段視頻,聲稱中國和印度軍隊在《紐約時報》評論員所说的“錫金邊界”(Sikkim border)(印度聲稱該邊界屬於其領土)上相互推搡,並指責中國“侵略”和中國軍隊“極具攻擊性”。

  幾天后,這一爭端與印度土地脫離關係,中印對抗轉而發生在了中國-不丹邊界。對此,中國和印度媒體迅速激起了愛國熱情,並相互指責。中國媒體说,印度將被“踢出去”,並遭受比1962年更大的損失、更慘痛的教訓,一篇中國社論嘲笑印度聲稱要保衛不丹,實則是把不丹當作一個“附庸國”,並強迫不丹支持印度。

  同時,印度媒體給出的一個報導標題是:“中國:世界惡霸”,又有一篇文章稱中國是“地緣政治霸主”……像中國這樣一個超級國家,正在沉溺於對像不丹這樣的和平鄰國進行這種可笑行為的事實,表明了北京將會在多大程度上樂於非法佔領領土,像義大利香腸一樣把它切掉,就像對待印度一樣。

  對於這種混亂的相互指責和指控,不丹的媒體保持着非常安靜和緘默的態度,像《印度斯坦時報》(Hindustan Times)報導的那樣“沒有任何反抗的姿態”。這有什麼奇怪的?絶大多數不丹人對偏遠、貧瘠、高海拔的多克蘭高地沒有興趣,甚至沒有聽说過它。

  但是這89平方公里對印度來说確實具有重要戰略意義,中國在那裏的存在是像“匕首”一樣指向其狹窄和脆弱的21公里寬”、連接到印度東北各州的“鷄頸。所以,不丹的安定剋制對於印度來说還不夠好。對此,不丹隨后很快就選擇了站隊。

  7月3日FirstPost頭條寫道:“不丹發出第一次聲明,反對中國,偏袒印度……”這篇文章繼續说:“不丹,首次採取了一個反對中國入侵的主要立場……不丹對北京的立場……繼續表明了不丹與印度堅定不移的聯盟關係和對大哥印度的支持。”

  這種定性本身就提出了一個大問題:到底是誰在欺負不丹?印度軍隊從一開始就在不丹的土地上做什麼呢?僅僅是為了保護貧窮的小不丹,反對中國恃強凌弱的“侵略”?事實上到底是誰更嚴重地威脅着不丹的主權和獨立——中國還是印度?

 印度總理莫迪與不丹國王旺楚克 印度總理莫迪與不丹國王旺楚克

  當“友誼”變成控制

  事實上,半個世紀以來,印度在不丹一直保持着強大的軍事力量,在不丹生活的每一個角落行使其權力和影響力。即使是遠離印度的不丹北部偏遠地區,印度士兵依然掌控着權力,控制當地不丹人的行動。印度軍用卡車車隊在不丹各地自由行駛,不丹當局無權對其檢查。印度軍隊已經佔領了哈阿宗達數十年之久,沒有任何跡象表明印度軍隊會將其移交給不丹人。自從不丹創始人Zhabdrung Ngawang Namgyel之后,哈阿宗一直是權力所在地,是統治的象徵。

  值得注意的是,印度軍隊阻止中國在不丹邊境修建道路的努力,被印度媒體描述為阻止中國在印度修建公路,這暴露了印度對不丹“主權”的不尊重。但這種編造並不令人驚訝,在不丹,IMTRAT(印度軍訓)的將軍和印度大使居住在不丹首都最昂貴的兩棟住宅,據说是全國最有權力的人,甚至可以決定什麼能在國家媒體上發表。

  當不丹的一條連接東西方的戰略高速公路獲得了亞洲開發銀行的資金時,為了不讓不丹人經過罷工和暴力多發的阿薩姆邦和西孟加拉邦,印度否決了該計劃,這條高速公路被取消了,不丹內部東西方向的交通因此仍然依賴於印度的“恩惠和仁慈”。就在幾周前,一群印度暴徒毆打了一名不丹卡車司機,並將他的卡車點燃,因為他捲入了一場交通事故。

  但印度對不丹主權的干涉和侵犯,遠遠超出了軍事戰略領域,滲透進了不丹政治和經濟生活的各個方面。因為此,不丹是世界上唯一一個與聯合國安理會五個常任理事國(美國,英國,法國,中國和俄羅斯)沒有任何外交關係的獨立國家——僅僅是因為印度害怕五個常任理事國在不丹與印度競爭。

  長期以來,日本一直是不丹的朋友,資助不丹的許多發展項目。日本希望在不丹設立大使館,以促進更緊密的聯繫和更多的發展項目。然而,由於印度的反對,在廷布建造日本大使館的計劃被突然取消。

  2010年,當中國邀請不丹參加上海世博會,並承諾為其在世博會的中心地區提供一個免費的展館時,印度卻禁止不丹的參與。印度不允許不丹參加,自己卻參加了世博會,甚至建造了自己的展館。印度經常拒絶不丹的官方和企業對中國的訪問,究其原因,顯然是由於印度反對潛在的競爭。

  更糟糕的是,印度公然干涉了不丹的選舉和政治進程。印度強烈反對不丹前總理建立廣泛的新外交關係並制定獨立的外交政策,當首相在裏約熱內盧+20會議上與中國總理會晤並交談時,印度大為光火。因此,印度決定除掉他。

  就在2013年大選前幾天,印度取消了對液化石油氣和煤油的補貼,從而使這些基本大宗商品的價格提高了兩倍到三倍,以表明對現有政府的不滿,這種惡毒的策略奏效了,不丹選出了一個更加順從印度意願和利益的新政府。

  水電合作,還是殖民?

  印度與不丹“合作”三十年的基石是水力發電,這對印度日益增長的經濟來说是一種廉價的能源,占不丹總收入的40%,GDP的25%。來自印度的資金從70%的贈款和30%的貸款轉變為30%的贈款和70%的高利貸,這也是不丹不斷升級的債務的直接原因,這甚至進一步加深了不丹對印度的依賴。

  2006年7月,不丹和印度同意開發十個大型水電站,總計1萬兆瓦。但由於項目推遲和成本上漲,這種合作的好處很快就消失了。在Mangdechhu,項目的成本增加了2.4億美元,在punatsangchhui - ii則上翻了一倍,在punatsangchhui-i上翻了三倍(從5億美元到15億美元),而且還在漲。

  而這些成本顯然不包括不丹后代將支付的巨額環境損失。印度最近的一份報告記錄了對水體和資源的嚴重影響,森林和野生動物的損失以及嚴重的污染。不丹政府統計數字指出,水電未能發展當地的能力和就業機會,大多數合同都是由印度公司簽訂的。

  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數據,不丹政府目前的債務占GDP的比重已從六年前的67%上升到了118%,而印度是迄今為止最大的債權國,占不丹總債務的64%。相比之下,印度政府債務占GDP的比例為70%,中國為46%。為什麼這個比率很重要?因為它被投資者用來衡量一個國家未來償還債務的能力,從而影響到國家的借貸成本,更高的借貸成本進一步惡化了債務。

  最近英國關於全球債務的報告將不丹列為“14個快速走向債務危機的國家之一”。報告詳細描述了因水力發電迅速喪失的經濟活力,並得出結論:“如果水電部門的財務狀況繼續惡化,不丹的償付能力可能受到威脅。”

 不丹主要經濟指標 不丹主要經濟指標

  這對印度來说有哪些利益呢?救市和免除不丹債務又有什麼附件條件呢?

  在當今時代,主權和獨立更有可能被經濟控制而非政治控制所削弱,經濟控制更為微妙和隱蔽。因此,如今“恃強凌弱”的定義必須超越傳統的地緣政治和邊界爭端。然而在電視画面中,中國和印度士兵微小和微不足道的碰撞卻是媒體報導的重點。

  是時候提出尖鋭的問題了——這些問題在不丹是不能公開的!

  現在是時候質疑印度對不丹的善意了。有多少“合作”實際上是“剝削”和“統治”?而且,印度對不丹的援助有多少(現在每年將近10億美元)實際上是為了對不丹的控制和干涉,以及對不丹這個國家主權的侵蝕?

  當然,在印度對不丹的言論和政治的控制下,這些問題永遠不會在不丹所謂的自由“民主”氛圍中被問及。不丹的《Kuensel日報》或其國有的不丹廣播電台、電視台敢於發表這篇文章,這是難以想象的!諷刺的是,作為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國家,印度以其言論自由而自豪,卻完全壓制它的“友好鄰邦”。

  另一個同樣不可能問的問題是:如何讓不丹對中國更加友好,甚至與它的北方鄰國建立外交關係、在經濟上合作、歡迎中國對不丹的基礎設施進行援助和投資?

  畢竟,不丹與中國的關係已經遠遠超出了政治和經濟的深度,這是一種深厚的文化和精神上的親合力,例如,不丹與中國都享有大乘佛教帶來的大智慧和傳統。今天的中國正在經歷一場前所未有的佛教復興,它與不丹有天然、直觀的聯繫。

  事實上,不丹已經從中國佛教的復興中獲益良多。從不丹的一端到另一端,從位於廷布的巨大的釋迦牟尼佛雕像到在Lhuentse的大師仁波切雕像、以及寺廟、慶典等,這些的維護都得益於中國的捐贈和支持。

  對於所有對印度與不丹的“特殊關係”表示讚揚、感激和奉承的官員們,對中國堅定、安靜的支持不丹傳統文化又有什麼可说的呢?順便说一句,中國的支持“沒有附加條件”,也沒有沉重的債務負擔!

  這種共享的文化和傳統是中國遊客湧入不丹的主要原因,現在不丹的中國遊客數量遠遠超過了其他任何國家。盡管中國人成為不丹旅遊業的最大貢獻者,但中國人的旅遊簽證昂貴,而印度遊客不需要任何簽證。很抱歉這麼说,但問問這個國家的任何酒店老闆,他們最不喜歡的、最不尊重、最麻煩的客人是誰,他們總是说“印度人”。

  不丹總理已與印度達成協議,並承諾將簽署《南亞機動車輛協定》(MVA)。這將使不丹向印度、尼泊爾和孟加拉國的汽車開放市場,併進一步加強了印度對不丹的控制。想象一下,不丹的道路上擠滿了印度汽車、出租車、公共汽車和卡車。公共汽車滿載着的印度遊客將大量湧入不丹,完全違背了旨在保護不丹環境而制定的限制遊客數量的旅遊政策。“印度”各方面的存在將會增加,不丹的道路將會因為交通擁堵而被摧毀,導致更多的印度人來“修復和維護”道路,我們的原生態環境將被摧毀。有趣的是,不丹總理已經同意簽署這項協議,即使不丹國民議會投票反對它。這顯示出他願意做任何印度人想做的事。

  盡管沒有外交關係,不丹與中國的商業關係已經悄悄地在地下蓬勃發展——從不丹北部邊境的牧民到廷布商人,他們都依賴於中國的進口商品,這些商品的質量往往遠遠超過印度的同類産品。

  簡而言之,不丹是會從其鄰國的絶對統治中受益,還是會從戰略上擺脫印度並利用中印競爭的優勢獲利更多?

  但是,諸如此類的問題(更別提政策和解決方案)在不丹的政治和媒體中,是一個不成文的“禁區”。事實上,這是一個很有说服力的標誌,说明了印度控制和征服不丹的險惡與滲透程度,沒有任何政治家或記者敢碰這些問題。

  有趣的是,在西方人權組織的無視助長了印度對不丹言論自由和其它人權的壓制。相反,西方似乎更願意將注意力放在像中國這樣的國家的人權問題上,因為中國已經迅速發展成為一個經濟強國,其全球影響力正威脅着西方的利益。而印度不構成這樣的威脅,也不會受西方的審查。

  是的,可能如印度所指責的那樣,中國可能偶爾會在一些小的的邊界爭端中“展示自己的力量”,但是,與不丹與中國民間往來實際情況相比,印度對不丹的統治和征服不是更深入、更普遍、更陰險,而延伸到不丹的社會、政治和經濟結構的各個方面嗎?

  有不丹人敢這樣問嗎?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