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我軍合成旅千里移防東北遇囧事:新換裝坦克發動不了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8年01月12日 02:20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第78集團軍某合成旅千里移防東北:新換裝坦克發動不了

  來源:觀察者網

  據微信公衆號“中部戰區陸軍”(ID:bbzqlj)1月12日消息,班長,東北的營房下面咋有‘防空洞’?”

  第78集團軍某合成旅移防至新駐地第一天,作戰支援營炊事班班長張中勝就被上等兵李成一句話給問蒙了。

  李成熟悉連隊情況時,發現連隊后面有一個挺寬敞的地下室。對此,小李顯得很興奮:“班長,我在電影裏看過,這就是防空洞吧!”

  張中勝也一頭霧水。他帶着手電筒下到“防空洞”裏轉了好幾圈,也沒弄明白是幹啥用的。百思不得其解之際,正巧東北籍戰士趙兵兵過來了。一聽他倆張嘴閉嘴“防空洞”,小趙笑了,解釋说:“這是菜窖,冬天存儲蔬菜用的,根本就不是什麼防空洞。”

  “原來如此!”張中勝和李成恍然大悟。

  “放個菜,還至於搞這麼大工程。”張中勝當兵11年,第4年就開始擔任炊事班長,所帶班年年受表彰。作為一個山東人,盛夏時節移防東北,面對這個菜窖,張班長並沒有把它放在心上。

  該合成旅移防后通過多種方式組織冬季實彈射擊。 本文配圖均來自微信公衆號“北部戰區陸軍”

  轉眼冬天來了。隨着氣溫驟降,張班長的棘手問題卻接踵而至。那天,他帶着炊事班提前一天和好面,准備第二天早上炸油條,沒想到早上起來一瞅,壞了——麵團快被凍成了“冰坨坨”,幾個炊事員都傻了眼,張中勝趕緊叫人下麵條,才算解了圍。

  這樣的“囧事”還不少。一天早上,張中勝像往常一樣准備早飯,發現爐灶裏火苗遲遲不見燃旺。他一着急開大了噴油量開關,沒想到反而把小火苗噴滅了。反復折騰半個小時才把鍋燒熱,無奈全營只好推遲開飯,他也挨了營長一頓批。

  事后,張中勝才得知緣由。原來,受燃料、氣溫影響,做飯前,首先要對被凍透的爐灶進行小火預熱至少10分鐘才能正常生火,而且在東北用的是液態純基燃料,燒起火來沒有山東天然氣旺,導致鍋熱時間進一步延長。

  “再用‘山東鍋’,可炒不好東北菜!”尷尬遭遇讓張中勝意識到,移防不僅僅是駐地的改變,更要從工作模式、方法上“從頭再來”。

  在接下來的冬儲冬藏工作中,張班長一邊扎紮實實按照旅裏要求抓部署,一邊向東北籍戰友和友鄰部隊官兵請教,從白菜如何擺放,到菜窖內的溫度濕度如何控制,他將“儲菜秘訣”記了好幾頁紙……

  “融入新環境,才能勝任新崗位。”張中勝沒忘記,自己村裏的長輩曾在上個世紀初歷盡艱難“闖關東”來到東北定居。那天,回想部隊移防半年來的種種挑戰,張中勝感覺:這一次,自己和戰友們不正是新時代的“闖關東”嗎?

  新時代,千里移防“闖關東”——第78集團軍某合成旅快速融入新環境推進戰鬥力建設新聞調查

  環境一變,從生活到作戰都完全不同——按“舟上的記號”難尋昔日手中那把“劍”

  “入鄉就得隨俗,老習慣適應不了新環境!”

  移防帶來的地域差異,不僅讓炊事班長張中勝犯了難,也給第78集團軍某合成旅合成一營三級軍士長楊勇添了不少“麻煩”。

  幾天前,駐地下了一場大雪。“真好玩!”第一次零距離感受冰雪天地,班裏的幾個南方籍戰士嘴巴都樂歪了,休息時還跑到室外打雪仗。作為連隊骨幹,楊勇卻心事重重:“某新型坦克剛列裝不久,就趕上這樣的惡劣天氣,專業訓練咋開展?”

  楊勇的擔心並非杞人憂天。一次實裝訓練,有着十幾年檢修經驗的他怎麼也發動不了坦克。

  “難道是操作方式不對?”幾名駕駛員聚到一塊,診斷半天也沒找到“病根”。望着眼前茫茫雪野,楊勇感覺自己就像“老牛掉進水井裏——有勁使不上”。電話請教廠家才知道,新列裝的裝備大部分是風冷發動機,在高寒地區油溫水溫必須要提前預熱才能發動。

  移防是把“量人”的尺,寒區是把“試鋼”的劍。移防后不久,一個個“水土不服”的問題,成了擺在該旅官兵面前的一張張新考卷。

  先说天氣。“我的小家就安在部隊原駐地,以往回家不到10公里,現在回家要跨越小半個中國。”宣傳科科長田豐兩地分居,他的手機上至今保存着原駐地的天氣預報,兩地溫差接近40℃。

  “跟我想的完全不一樣!”警勤連班長黃坤告訴記者,以前一提起東北,腦海里就會閃現出“千里冰封、萬里雪飄”的美景。“沒想到這麼苦、這麼累、這麼冷……”黃坤说,那天在野外訓練渴得不行,掏出水壺仰脖往嘴裏倒,發現水早已成了冰坨。

  “一寒生百難。”該旅領導調查發現,以前部隊移防少,在一個地方一待就是幾年甚至幾十年,官兵習慣了原來的環境和氣候,移防后大家對新駐地不了解、不熟悉、不適應的問題一下子顯現出來。

  “以往抓戰備作訓根本不用考慮‘冷’的問題,如今嚴寒可使液體凍結,燃油黏度增大,汽油揮發性和電瓶容量降低,橡膠硬化,車輛發動時間增加……”該旅保障部領導说,“抓戰備工作,不把這些因素綜合考慮進去肯定不行。”

  這天上午,緊急出動號驟然響起,該旅官兵聞令而動。然而,手持秒錶的旅長郭慶新一點也高興不起來:物資裝載時間變長了、戰車啟動出庫時間變長了、人員集結時間也變長了……最終,全旅緊急出動時間比以往慢了不少。隨后的構工僞裝,因為凍土太厚,官兵挖得筋疲力盡……

  “全旅近九成的官兵長期生活在溫區,沒有經歷過嚴寒生活。”看着案頭的調查報告,該旅領導的眉頭擰成了一個疙瘩:寒區冬季特殊的氣候和環境,對部隊提出了全新的挑戰。

  “風刀霜劍迎大考!環境一變,從生活到作戰都完全不同了。”郭旅長心裏有着深深的憂思。“‘舟上的記號’難尋昔日手中那把‘劍’!我們面對的挑戰不僅僅是眼前的白雪,更是以往的慣性思維。移防后,戰備理念、方案、預案等如果不能及時跟進調整,無異於‘刻舟求劍’。”

  移防后第一堂課為啥是“愛冰雪、愛黑土、愛北疆”——

  要想闖好關東,先得愛上關東

  四連班長李志鵬沒有想到,到新駐地唱的第一首歌是《松花江上》,看的第一部電影是《林海雪原》,第一部電視劇是《闖關東》。

  這些“第一次”讓他和戰友們對“第二故鄉”有了更加深刻的了解。特別是那次參觀北大荒博物館,李志鵬的心靈被深深震撼了——

  一面松木牆上,密密麻麻鐫刻着12000多個人名,這些名字背后既沒有生平介紹,也沒有生卒年月,甚至連性別也沒有。“他們是一個個長眠於北大荒的拓荒先驅。1958年黨中央、中央軍委一聲令下,10萬官兵義無反顧脫下軍裝奔赴北大荒。今天這面牆上的名字還在不斷增加……”

  聽了解说員介紹,當晚躺在床上,李志鵬失眠了,思緒萬千——移防那天,火車站過往的旅客向全副武裝的官兵投來好奇的目光,有人说,“他們又要出去訓練了”。當時,李志鵬還跟戰友們開玩笑说,過幾天另一支部隊進駐原來的營區,他們還以為我們又回來了。

  其實,這一幕場景在全軍“脖子以下”改革期間並不鮮見。一聲令下,一支支部隊從座座鐵打的營盤挪了“窩”。該旅官兵更是以戰鬥的姿態離開生活數十年的駐地,奔赴東北邊陲。

戰士協同訓練中,班長下達口令后,人員迅速前出。戰士協同訓練中,班長下達口令后,人員迅速前出。

  意料之中,移防東北后,李志鵬很不適應,因“水土不服”臉上還起了小痘痘。那天,他跟多個移防南方的戰友電話交流得知,他們也不適應新駐地的生活。

  “要想闖好關東,先得愛上關東!”這時候,旅裏開展移防后的第一堂教育課“愛冰雪、愛黑土、愛北疆”,讓小李和戰友們很快愛上了“新家”!

  “嚴寒扯下的不僅是戰士手上的皮膚,更扯下了部隊以往固守一地的安逸外衣。”該旅一位領導深有感觸地说,過去有的官兵居家過日子的思想太濃,一個個“不適應”問題的出現,恰恰源於以往部隊“地方化”“生活化”留下的痼癖,更加说明了部隊轉隸移防的正確性與必要性。

  如何盡快融入新駐地,既是全旅的當務之急,更是全軍移防部隊的首要課題。

  到了新營盤,有的官兵換了兵種、換了專業、換了崗位……從原專業的“領頭羊”到新單位的“拓荒者”,官兵心裏清楚,移防不僅僅是換個地方,新的戰役才剛剛打響!

  前不久,一場在冰雪中舉行的集體婚禮,讓火力連指導員丁雪源和妻子曲寶珠愛上了這片黑土地。

  “一聽说新駐地最低氣溫能達到零下三四十攝氏度,我的心好像一下掉進了冰窟窿。”曲寶珠坦言,因為部隊移防,他們的婚期一再推遲。但讓她驚喜的是,移防后不久,部隊竟然給她發來了到東北參加軍營集體婚禮的請柬。

  “不僅要讓官兵們來到北疆,更要幫難解困讓他們和家屬愛上冰雪。”剛到新駐地,該旅黨委在上級和地方政府支持下,為官兵協調公寓住房、子女入學等事宜。不到半年時間,已有20多名幹部家屬辦理隨軍手續。

  得知20余名官兵因為部隊移防推遲婚期,旅黨委決定,為他們舉辦一次冰雪集體婚禮,既褒獎準軍嫂們對國防事業的支持,更讓官兵和家屬了解冰雪,愛上冰雪。

  “一生中最重要的儀式,就與冰雪結下了不解之緣。”穿着雪白的婚紗,接受官兵的祝福,在曲寶珠心裏,這片冰雪大地不再寒冷,而是變得溫暖起來。

  祖輩闖關東是為了生活,我們軍人闖關東是為了打贏——

  “闖”出一片新天地

  “闖關東,精髓在一個‘闖’字。過去祖輩‘闖關東’是為了生活,如今我們軍人‘闖關東’是為了打贏,實現全域作戰。”全旅首次軍人大會上,旅裏一位領導的一番話,把大家的思考引向更深更長。

  “下一個戰場在哪裏?”誰也無法給出明確答案,但官兵認識到:“適應能力”關乎一支移防部隊能否有效擔負起黨和人民賦予的新時代使命任務,“誰適應得快,誰就能更快具備打贏能力。”

  部隊剛移防到位,工作頭緒多、安家任務重,旅黨委毅然決定:部隊到位3天,訓練全面展開!

  這讓防空營營長郭仕寧至今印象深刻,他明白:新時代“闖關東”,歸根到底是為了提高戰鬥力。認識到位后,他帶領官兵從嚴從難展開訓練。前不久,在防空實彈打靶中,他們實現了首發命中。郭營長和全營官兵對此感觸更深:“此次改革,制約實戰化訓練的障礙被逐一清除,部隊戰鬥力建設水漲船高。”

  向大山進發、向暗夜進軍、向嚴寒叫板……伴隨寒冬來臨,郭仕寧感到,和戰友們“闖關東”大幕全面拉開——

  “旅長、政委和我們一樣,頂着寒風在場上訓練!”見記者來訪,幾名基層官兵爭相“爆料”。

  冰天雪地行軍打仗,提高裝甲部隊的機動能力至關重要。在這次冬訓中,該旅黨委明確要求:領導幹部必須帶頭接受“寒將軍”挑戰!對於寒區冬訓,旅領導和其他大多數官兵一樣,都是“大姑娘上轎——頭一回”。

  這天大雪紛紛,氣溫驟降。在旅綜合訓練場,郭旅長第一個登上坦克駕駛室:“裝甲車輛雪地駕駛面臨什麼樣的訓練難題,不到一綫親自操作,很難有的放矢,化解癥結!”

  欲敗強敵,先戰“天敵”。該旅先后採集數十種裝備嚴寒條件下作戰性能變化的千余組數據,摸索總結多種耐寒、防寒、抗寒招法,形成“嚴寒條件下作戰難題及應對招法手冊”等理論成果。

  “對接實戰,還有多少短板需要補?”該旅從機關到基層,從旅領導到普通一兵,人人找差距、明標準、對職責,一步一個腳印,聚力補齊練兵備戰“最短的那塊板”。

  “對一支軍隊來说,主動應變才能不斷煥發生機,勇於向前才能開拓新的生長空間。”該旅領導告訴記者,如今輪換式部署、流動式駐軍、常態式備戰已成為常態,只有不斷實現戰鬥力建設新跨越,才能“闖”出一片新天地。

  “苦地方、冷地方,幹事創業好地方”,如今已成為該旅官兵的共識。

  北風起,鏖戰急,戰車履帶卷起千堆雪,留下探索的深深車轍。“訓練問題簿”越來越薄,該旅官兵心裏也越發明朗:茫茫雪野中,不正孕育着春天的希望嗎?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