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中國海軍潛艇戰略揭秘:2004年曾進入日本領海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8年01月12日 06:09   北京新浪網

資料圖:406號核潛艇服役資料圖:406號核潛艇服役

  中國在潛艇力量發展上的驚人速度表明,不惜一切代價阻止外部勢力介入台海衝突,維護國家的統一,已成為中國高層的現實戰略選擇。

  2004年11月10日,一艘大陸“漢”級攻擊核潛艇(091型)誤入日本領海,到16日清晨返抵位於青島附近的姜哥潛艇基地。盡管沸沸揚揚的潛艇事件已經過去一段時間,但在海外卻始終余波蕩漾,外界仍在思考其中可能透露出的多種動向,以及事件背后深層背景原因與涵意。

  潛艇事件傳達的信息

  從潛艇后來透露出的信息看,基本可以確定的事實有:一是中國核潛艇首先在關島海域與美軍近距離接觸,美方並通報日方;二是核潛艇隨后穿越了日本先島群島海域,並被日方追蹤;三是大陸出動了潛艇救援船至該海域,但未攜帶深潛器。

  由此可以推定,這次中國核潛艇事件的確只是一次技術性失誤而已,並非如日方和某些軍事觀察家所臆測的那樣,這是中方精心策劃的一次戰略傑作。若是蓄意的戰略試探的話,為何要派遣一艘發出巨大噪音、容易被發現行蹤的“漢”級核潛艇,而不是派遣難於被發現的先進潛艇?而且是以早已為美日所熟悉的“漢”級核潛艇進入世界上反潛能力最強的日本領海,顯然此说難以作出合理的解釋。再说核潛艇被發現后並沒有躲藏,只是行駛在離水面只有300米深的淺水區,這使它相對更易為日本自衛隊發現。

  至於在日方機艦發話詢問潛艇國籍時,中方潛艇為何始終不予理睬,很可能是帶領潛艇出航的艇長和其他軍事主官對突如其來的誤闖日本領海事件,一時不敢自作主張,貿然行事,原因之一是怕處置失當,引發不必要的外交糾紛和國內民族主義情緒的反彈,二是怕被長官指責。中國軍隊的傳統文化就是下級對上級要不折不扣的服從。對於如此重大的軍事外交事件,謹慎行事,及時向上級報告請示,也是合情合理,勢所必然的舉動;三是對潛艇是否進入日本領海無法作出準確判斷。由於中國核潛艇是經太平洋外海穿越沖繩列島回國,則石垣島與宮古島之間有狹小公海水道可供潛航,如此並不構成所謂侵犯日本領海的事件。

  如果以上推理還不足以驅逐質疑者心中的迷霧的話,那麼又如何解釋近年發生的類似事件呢? 2001年2月9日,在距夏威夷瓦胡島約16公里海域正在浮出海面的美軍核潛艇同一艘日本船只發生相撞。事故發生時,美軍太平洋潛艇部隊的一位高官應邀正在潛艇上觀摩演習。按照常理,潛艇在進行緊急浮出演習時,通常首先使用潛望鏡和聲納定位系統確定海面附近是否有其它船只,然后下沉到海面下400英尺的深度,並在10~15分鐘內實施緊急浮出。問題是美軍潛艇在緊急浮出前,為何沒有探測到在其正上方的長近60米的日本船只呢?連當今掌握世界頂級潛艇技術的美軍還犯如此低級的錯誤,對於處於成長期的中國海軍潛艇誤入日本海的情況還又有什麼不可思議的呢?

  那麼中國潛艇事件所顯示的真正意義究竟何在?也許這要把潛艇事件放在整個東亞戰略格局和中國國家安全所面臨的嚴峻威脅與挑戰的大背景下來看,才能深刻認知中國潛艇出入太平洋的正當性和合理性,誤入日本海的偶然性與必然性。

  潛艇是未來戰略重點

  潛艇按戰鬥使命區分,有普通魚雷攻擊潛艇和戰略導彈潛艇;按動力區分,有常規動力潛艇和核動力潛艇。核潛艇又可分為導彈核潛艇和攻擊核潛艇兩大類。特別是核潛艇具有功率高、速度快、續航力大、配備武器多、隱蔽性好、攻擊力強等衆多優點,具有比常規潛艇更優越的作戰性能和更廣闊的活動範圍。因此,潛艇從誕生之日起就日益成為世界各瀕海國家矚目的重要武器。

  盡管美國具有當今世界無可匹敵的偵潛反潛技術,但對抗與反對抗從來就是一對孿生兄弟,反潛技術的提升也激勵着潛艇技術向更高層次發展,這使對方很容易突破美軍的防線,通過近距離供給對美軍海上作戰力量構成致命性的打擊。據美軍的作戰模擬評估報告顯示,潛艇與航母交換率為3~5∶l,即損失3~5艘潛艇即可擊沉1艘航母。核潛艇的強大攻擊能力使其成為最理想的核報復力量。核大國普遍認為,在兩個勢均力敵的核大國決戰時,遭到突然核襲擊的一方,固定導彈發射井的生存概率只有4%~9%;路面機動導彈發射車為30%;戰略轟炸機為30%;彈道導彈核潛艇的生存概率可達90%。倖存一艘核潛艇,即可使對方受到毀滅性報復打擊。

  資料圖:33G1型潛艇是中國第一艘發射飛航式導彈的潛艇,也曾是唯一的一艘水面發射飛航式導彈的潛艇

  現在擁有導彈核潛艇的國家只有美、中、俄、英、法五個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也許是否擁有核武器並不重要,今天是否擁有戰略性核潛艇在一定程度上成為該國能否真正躋身大國俱樂部的通行證。因此,早在20世紀50年代當赫魯曉夫拒絶中國引進核潛艇的請求時,中共第一代領導人毛澤東在政治局會議上發出了驚天動地的怒吼:“核潛艇,一萬年也要搞出來!”中國第一艘被西方稱為“漢”級的核攻擊潛艇,在1968年開工,1970年下水,1974年試航后命名為“長征一號”,編入海軍序列。西方估計,自1980年至1991年,陸續有4艘“漢”級潛艇服役,全部分配在北海艦隊。

  事實表明,新中國老一輩領導人關於發展核潛艇的英明決策和遠見卓識,對於維護國家的主權與領土完整上發揮了難以估量的重要作用。衆所周知,在1995~1996年的台海危機中,美軍太平洋艦隊調派到台灣海峽的航母有兩艘,其中一艘“獨立”號突然后退200海里,另一艘“尼米茲”號一直未敢到達預定海域,據说就是因美偵察衛星發現大陸核潛艇突然離開基地不知去向,才急忙採取如此行動。

  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在1954~1955年西方所謂的“第一次台海危機”中,當時的美國總統艾森豪威爾就曾叫囂,必要時將對中國大陸實施核打擊。而1955年4月23日,周恩來在日內瓦會議上發表聲明:“中國人民不要同美國打仗,中國政府願意同美國政府坐下來談判、討論緩和遠東緊張局勢的問題,特別是緩和台灣地區緊張局勢問題”,這一友好表態后來也被美方解讀為是美國的核威懾在起作用。這從一個側面凸顯了強大的核威懾能力是維護中國國家安全的根本保證,也是確保國家主權與領土完整的堅強后盾。

  正是基於對歷史的經驗與教訓的深刻體認,新中國第二代和第三代領導人對中國潛艇,特別是戰略性核潛艇的發展都繼續給予了高度關注。這使中國潛艇的技術與作戰效能迅速得到了提升,其發展速度與力度達到了令西方情報部門吃驚的程度。就常規潛艇而言,世界上目前只有中國在同時製作三種常規動力的潛艇,連歐美都沒有;就核潛艇而言,中國現在也在發展兩種核潛艇,一種是戰略性核潛艇,這是對美國本土構成打擊的核潛艇。中國在092潛艇(即西方所稱的“夏”級)之后發展了094核潛艇;在核攻擊潛艇方面,目前,除了091攻擊核潛艇外,中國還在研發093攻擊核潛艇。在第三世界國家,也只有中國在發展兩種攻擊核潛艇。中國潛艇不僅在技術上日趨成熟,而且單從數量發展來看,也一直處於迅速上升勢頭,迫使美日開始對中國的潛艇研製和生産給予高度的關注和重視。

  最近,美方宣稱,中國首艘可發射洲際彈道導彈的094級新型核潛艇,已於2004年7月下水進行測試,美國情報單位是在北京西北約400公里的葫蘆島造船廠發現這艘潛艇的。西方軍事專家認為,若該型潛艇果屬新型導彈核潛艇,其導彈艙的數量將可能從現在“夏”級的12個增加到16個,可攜彈頭數量將是“夏”級的4~8倍。它所攜帶的“巨浪”二型導彈射程長達8000公里,能從中國海域直接攻擊美國本土任何地方。因此,美國情報官員说,094級核潛艇將是“中國的第一個真正的洲際戰略核子發射系統”。

  中國094級核潛艇的研發進度之快令美軍方深感震驚。雖然美國國防情報局在1999年就曾提出一份機密報告,指出中國發展新型潛艇的戰略動向。但美國國防部2004年5月公佈中國軍力報告時,還認為中國最快要在2010年才會有新式核動力導彈潛艇服役。中國在潛艇力量發展上的驚人速度正反映了中方對台海局勢不斷惡化的焦慮感和緊迫感日益增強,不惜一切代價阻止外部勢力介入台海衝突已成為中國高層的現實戰略選擇。

資料圖:091攻擊型核潛艇資料圖:091攻擊型核潛艇

  潛艇是未來戰略重點

  潛艇按戰鬥使命區分,有普通魚雷攻擊潛艇和戰略導彈潛艇;按動力區分,有常規動力潛艇和核動力潛艇。核潛艇又可分為導彈核潛艇和攻擊核潛艇兩大類。特別是核潛艇具有功率高、速度快、續航力大、配備武器多、隱蔽性好、攻擊力強等衆多優點,具有比常規潛艇更優越的作戰性能和更廣闊的活動範圍。因此,潛艇從誕生之日起就日益成為世界各瀕海國家矚目的重要武器。

  盡管美國具有當今世界無可匹敵的偵潛反潛技術,但對抗與反對抗從來就是一對孿生兄弟,反潛技術的提升也激勵着潛艇技術向更高層次發展,這使對方很容易突破美軍的防線,通過近距離供給對美軍海上作戰力量構成致命性的打擊。據美軍的作戰模擬評估報告顯示,潛艇與航母交換率為3~5∶l,即損失3~5艘潛艇即可擊沉1艘航母。核潛艇的強大攻擊能力使其成為最理想的核報復力量。核大國普遍認為,在兩個勢均力敵的核大國決戰時,遭到突然核襲擊的一方,固定導彈發射井的生存概率只有4%~9%;路面機動導彈發射車為30%;戰略轟炸機為30%;彈道導彈核潛艇的生存概率可達90%。倖存一艘核潛艇,即可使對方受到毀滅性報復打擊。

  現在擁有導彈核潛艇的國家只有美、中、俄、英、法五個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也許是否擁有核武器並不重要,今天是否擁有戰略性核潛艇在一定程度上成為該國能否真正躋身大國俱樂部的通行證。因此,早在20世紀50年代當赫魯曉夫拒絶中國引進核潛艇的請求時,中共第一代領導人毛澤東在政治局會議上發出了驚天動地的怒吼:“核潛艇,一萬年也要搞出來!”中國第一艘被西方稱為“漢”級的核攻擊潛艇,在1968年開工,1970年下水,1974年試航后命名為“長征一號”,編入海軍序列。西方估計,自1980年至1991年,陸續有4艘“漢”級潛艇服役,全部分配在北海艦隊。

  事實表明,新中國老一輩領導人關於發展核潛艇的英明決策和遠見卓識,對於維護國家的主權與領土完整上發揮了難以估量的重要作用。衆所周知,在1995~1996年的台海危機中,美軍太平洋艦隊調派到台灣海峽的航母有兩艘,其中一艘“獨立”號突然后退200海里,另一艘“尼米茲”號一直未敢到達預定海域,據说就是因美偵察衛星發現大陸核潛艇突然離開基地不知去向,才急忙採取如此行動。

  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在1954~1955年西方所謂的“第一次台海危機”中,當時的美國總統艾森豪威爾就曾叫囂,必要時將對中國大陸實施核打擊。而1955年4月23日,周恩來在日內瓦會議上發表聲明:“中國人民不要同美國打仗,中國政府願意同美國政府坐下來談判、討論緩和遠東緊張局勢的問題,特別是緩和台灣地區緊張局勢問題”,這一友好表態后來也被美方解讀為是美國的核威懾在起作用。這從一個側面凸顯了強大的核威懾能力是維護中國國家安全的根本保證,也是確保國家主權與領土完整的堅強后盾。

  正是基於對歷史的經驗與教訓的深刻體認,新中國第二代和第三代領導人對中國潛艇,特別是戰略性核潛艇的發展都繼續給予了高度關注。這使中國潛艇的技術與作戰效能迅速得到了提升,其發展速度與力度達到了令西方情報部門吃驚的程度。就常規潛艇而言,世界上目前只有中國在同時製作三種常規動力的潛艇,連歐美都沒有;就核潛艇而言,中國現在也在發展兩種核潛艇,一種是戰略性核潛艇,這是對美國本土構成打擊的核潛艇。中國在092潛艇(即西方所稱的“夏”級)之后發展了094核潛艇;在核攻擊潛艇方面,目前,除了091攻擊核潛艇外,中國還在研發093攻擊核潛艇。在第三世界國家,也只有中國在發展兩種攻擊核潛艇。中國潛艇不僅在技術上日趨成熟,而且單從數量發展來看,也一直處於迅速上升勢頭,迫使美日開始對中國的潛艇研製和生産給予高度的關注和重視。

  最近,美方宣稱,中國首艘可發射洲際彈道導彈的094級新型核潛艇,已於2004年7月下水進行測試,美國情報單位是在北京西北約400公里的葫蘆島造船廠發現這艘潛艇的。西方軍事專家認為,若該型潛艇果屬新型導彈核潛艇,其導彈艙的數量將可能從現在“夏”級的12個增加到16個,可攜彈頭數量將是“夏”級的4~8倍。它所攜帶的“巨浪”二型導彈射程長達8000公里,能從中國海域直接攻擊美國本土任何地方。因此,美國情報官員说,094級核潛艇將是“中國的第一個真正的洲際戰略核子發射系統”。

  中國094級核潛艇的研發進度之快令美軍方深感震驚。雖然美國國防情報局在1999年就曾提出一份機密報告,指出中國發展新型潛艇的戰略動向。但美國國防部2004年5月公佈中國軍力報告時,還認為中國最快要在2010年才會有新式核動力導彈潛艇服役。中國在潛艇力量發展上的驚人速度正反映了中方對台海局勢不斷惡化的焦慮感和緊迫感日益增強,不惜一切代價阻止外部勢力介入台海衝突已成為中國高層的現實戰略選擇。

資料圖:解放軍新型潛艇歸航資料圖:解放軍新型潛艇歸航

  潛艇重點針對台獨

  潛艇在提高中國海軍國防能力的同時,無疑是大陸封鎖台島和威懾美日軍事介入台海衝突的一大殺手鐧武器。

  近年島內台獨活動步步升級,大陸認定美台實質性準軍事同盟已經形成。特別是中方在竭力避免中美戰略衝突的情況下,力圖通過中美合作遏制台獨活動惡性膨脹的趨勢。但是美國在公投制憲和陳水扁的所謂善意謊言面前,不斷對台發出錯誤的信號,使台灣當局頻頻衝撞大陸底線,推行游走於戰爭邊緣的台獨政策,嚴重干擾大陸和平崛起大戰略的推進與實施。這使大陸軍方內部和高層智囊中強力主張不能對美國遏制台獨期望過高的呼聲空前高漲。尤其是陳水扁連任后,在島內推行唯我獨尊的台獨法西斯主義的各種舉措,使島內主張維持現狀的政治力量受到嚴重打壓,台獨勢力空前囂張,更加堅定了大陸軍方“台海必有一戰”的判斷和決心。在此情勢下,加強對美日可能軍事介入台海衝突預案的設想和研究就不足為奇了。

  潛艇事件發生后,據《華盛頓時報》“五角圈內”專欄透露,美國情報部門已將最近中國核潛艇潛航出海至西太平洋的路線圖,以機密檔案方式送交相關單位參考。美國國防部官員形容中國這次潛艇行動為“罕見的炫耀武力”,這表明了中國潛艇直指關島的戰略舉措已強烈震撼到美軍高層。

  另外,開展海洋調查和摸清未來作戰環境的各種情況,是中國作為一個海洋大國的必然戰略抉擇。美日軍事同盟的日益強化,日本防衛合作指針中對周邊事態涵義的擴展,美日台或明或暗的軍事合作不斷向深度和廣度拓展的新動向,不能不令中方極為憂心。透過對美軍介入台海危機的歷史與現實的深入考察,大陸軍方早已作好了最壞的打算。而且事實上,美軍已經愈來愈深地介入到台海爭端中來,在軍備性能上打着防禦性的幌子不斷加大對台進攻性武器的出售,在人員往來上,從低階層軍方往來到高層官員的秘密互訪,在作戰指揮和戰略謀划上,從加強對台軍方高層的滲透與拉攏,到對台軍軍事演習的全程指導,從武器性能的提升到聯合作戰指管通情系統的構建,從加強關島的軍力部署到駐日美軍基地南移,從駐韓美軍擬議中的東北亞司令部的籌設到最近美國考慮將駐韓美軍所扮演的角色,由目前局限於遏制朝鮮半島內發生戰爭的角色,擴大為介入東北亞區域紛爭的機動部隊,其中,包括“當中國大陸與台灣的矛盾加劇時,駐韓美軍將會採取軍事制衡舉措”在內。

  所以,從這一意義上來講,美國軍事介入實質上只是平時與戰時在方式與強度上的差異,根本就不存在着美軍置身度外的問題。因此,中國潛艇為了應對美日可能的軍事介入,早從上世紀90年代初就開始積極走向太平洋,特別是1995~1996年的台海危機,使大陸軍方更加堅定了阻止美軍從第一和第二島鏈向台軍提供援助的決心,中國潛艇經常遭遇美日潛艇的跟蹤根本也就不足為奇。

  (來源:《海事大觀》作者:高新濤)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