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全球新聞大陸新聞台灣新聞財經娛樂移民雜誌書味圖片論壇

“500億”假髮票驚現浙江 六地市聯手追繳

http://news.sina.com   2009年06月27日 18:13   澳洲日報

  相信很多人都注意到了,賣假髮票現在已經成了一個行當,馬路牙電線桿上貼著賣假髮票的小廣告、地鐵公交車裡可以看到賣假髮票的卡片、手機上也時不時收到賣假髮票的垃圾短信。

  假髮票的猖獗也可以從公安部的一組數據看出來,今年以來,全國公安機關已查處發票犯罪案件1119起,搗毀制售假髮票窩點268個,摧毀職業犯罪團伙194個,繳獲假髮票2618萬份。在這些數字背後,隱藏著一個多大的假髮票市場呢 先來看看浙江的一起假髮票案。

  浙江破獲特大制、售假髮票犯罪案件,繳獲假髮票最高可開金額近500億元

  2009年5月的一天,浙江省紹興市公安局經偵支隊裡異常忙碌,民警們正在准備一起假髮票案件的抓捕行動,經過一段時間的偵查,民警們初步掌握了活躍在紹興市內的假髮票販子的分佈情況。調查表明,販賣假髮票的人員結構非常複雜,而且有很強的流動性。

  浙江省紹興市公安局副局長沈雄標:“我們對這個情況作了分析以後,我們感覺到就是一般的打掉很容易,但是你打了東他可能到西。”

  和其他很多城市一樣,紹興也面臨著販賣假髮票活動屢禁不止的難題。在汽車站、在火車站、在繁華的街頭,販賣假髮票的人員就隱藏公共場所的人群中,毫無顧忌地向遊客、行人兜售假髮票。

  浙江省紹興市公安局越城區經偵大隊大隊長蔣明:“有時候自己車裡,車裡你整理一下,10多名片放在那兒,兩三天有10多張名片,他是一個路口一個路口過去的,你這邊一個路口停了,到下一個路口換一批人,又塞來了。”

  根據紹興公安部門以往打擊假髮票團伙的經驗,販賣假髮票的違法活動由於利潤空間巨大、制售網絡錯綜複雜,因此很難根除。而且,以往處理的假髮票案件源頭都在省外,此次案件的偵查結果卻顯示造假窩點很可能就在本地,並且具備了一定的生産規模,但民警們認為,目前採取行動還為時尚早。

  沈雄標:“我們認為打擊這種犯罪,要打團伙,要打窩點,要打網絡,這樣把根除掉,才能夠打的狠,所以這個案子上來以後,我們沒有馬上動手。”

  2009年5月8號,紹興、湖州、杭州等地的經偵部門負責人齊聚省公安廳經偵總隊,在對各自掌握的制售假髮票的情報進行梳理之後,大家決定聯合起來,統一行動。

  浙江省公安廳經偵總隊總隊長黃寶坤:“販賣假髮票的這個網絡,基本全部摸清,那麼到5月中旬的時候,我們認為收網的時機已經成熟了。”

  2009年5月22日,是浙江省公安廳經偵總隊確定的收網日期,在這一天的深夜,杭州、紹興、湖州、嘉興、金華、衢州共六百多名經偵民警在全省六地集結待命,他們行動目標是散佈在城市邊緣的一百多名制販假髮票的犯罪嫌疑人。抓捕時間最終確定在5月23日凌晨0點20分,此時,所有參戰民警早已守候在各個抓捕點周圍,密切監視著抓捕對象的一舉一動。隨著一聲令下,六百多名抓捕隊員同時展開行動,睡眼惺松的犯罪嫌疑人無論如何也想不到,他們長期經營的、極其隱蔽的假髮票地下工廠就這樣在一夜之間土崩瓦解。破獲一個制售假髮票團伙,需要動用600多名警力,從中我們也可以看出假髮票團伙的犯罪規模已經到了一個驚人的程度,不僅參與人數衆多,團伙內部的分工和運作也相當精細和專業。我們來認識一個專門印製假髮票的打工農民,看他是怎麼走上制售假髮票這條路的。

  記者:“後悔嗎 ”

  犯罪嫌疑人程小軍:“後悔。”

  記者:“為什麼後悔 ”

  程小軍:“我就是跟家人造成這麼大的傷害,尤其是連累我老婆,還有小孩都沒人照顧。”

  他叫程小軍,家在浙西山區,像村裡其他年輕人一樣,程小軍很早就離開家鄉到城裡去闖蕩。為了生計,他干過很多工作,修過熱水器、做過服裝鞋帽。後來,程小軍開始和幾個朋友經營一個文印店,生意一直都不怎麼樣,但幾個月之後的一天,有人告訴程小軍,眼下有一個賺大錢的機會,而對方需要程小軍做的事情,正是印製假髮票。

  程小軍:“那時我們畢竟是第一次接觸,心裏還畢竟還有點顧慮的,聽我朋友説,這是有點違法的,我就跟他説,那為什麼路邊這麼多人在這兒賣,他説,這個可能是市場的一種現象問題,管也不好管,人太多了。”

  在高額報酬的誘惑下,程小軍最終把法律拋在了腦後,在湊齊了印製發票所需的原材料之後,程小開始了一遍一遍的嘗試,在經歷了無數次的失敗之後,他們製作的假髮票越來越逼真,也逐漸吸引了一些發票販子上門求購。

  程小軍:“他説你這個質量,就是説顔色方面是還可以的,只是説有一些邊上齒的那些細節方面不怎麼好,他説,要不你就拿個幾本,給我賣著試試看。”就這樣,在程小軍和他的朋友租來的小車間裡,一張又一張假髮票源源不斷地被印刷出來,漸漸地,憑藉高度仿真的印刷效果,程小軍的生意變得越來越紅火,來自發票販子的訂單駱繹不絶,有的時候甚至要加班生産。

  程小軍:“他們反正説,就做的好,一年幾十萬好掙的,我們也當初夢想説,就是説做一年不管好不好,我説我們十幾萬總能掙的。”

  隨著假髮票的生意越做越大,程小軍偶爾也會覺得不安,擔心警察遲早有一天會找上門來,但此時,他已經無法抽身出局。當浙江省公安廳統一部署抓捕行動,程小軍最終落網時,他才清楚地意識到,後悔已經來不及了。

  在紹興,一個年輕人最近頻頻出現在經偵民警的視線之中,他叫張傳平,安徽人,表面上看,他做的是刀具生意,但是絶大多數時間裡他卻出沒於大街小巷,不斷跟人搭訕、散髮卡片。偵察員發現,張傳平在散髮名片的同時,也會向客戶兜售發票,他經營的發票種類繁多,從定額發票到機打發票一應俱全。然而就在民警們決定對張傳平採取行動時,偵查活動又有了新的收穫。

  蔣明:“發現了他和一個叫小錢的人,錢老闆聯繫廣泛,而且他們之間有發票交易,他們這些交易 ,主要是通過快客,長途汽車,用郵包的方式,通過長途汽車郵寄到我們這邊。然後,張傳平到客運中心直接去提貨的。”

  在經偵隊員們耐心的調查中,張傳平身後的錢老闆逐漸浮出水面。民警分析,在紹興活動的張傳平負責聯繫客戶併進行銷售,他的上線也就是錢老闆很可能是一個躲藏在杭州的假髮票批發商,負責向大量張傳平這樣的下線提供貨源。

  蔣明:“我們發現錢老闆之後,我們派了很多偵察員去外圍調查,但結果發現,錢老闆他上邊還有人,他並沒有和制假窩點直接接觸。”

  在浙江省公安廳經偵總隊辦公室,工作人員在對紹興、湖州、杭州等地經偵部門上報的信息進行綜合分析之後,發現這些假髮票案件的背後隱藏著一個龐大的假髮票制售網絡,範圍涉及以杭州為中心的六個地市。根據公安機關掌握的情況,在這個制售假髮票的網絡團伙中,數量最多的是像張傳平一樣的底層銷售人員,他們直接和客戶接觸,在街頭、廣場等人員密集場合兜售假髮票;在他們的上層,是一批像錢老闆這樣的批發商,他們對空白髮票進行加工,製作出符合銷售人員需求的發票;再往上是一級批發商,他們直接幫助印刷窩點銷售假髮票,特點是價格較低,數量龐大。

  浙江省公安廳經偵總隊總隊長黃寶坤:“他們這個也像是一個行業吧,他們之間這個信息,相互交流是非常頻繁的,而且是這個聯繫非常緊密的,如果哪個地方動掉了,另外一些馬上就知道了。

去論壇發表評論】【轉寄】【列印】【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