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中國)中國崛起引「反彈」周邊海域軍演扎堆

http://news.sina.com   2010年07月10日 18:07   澳洲日報

  據《瞭望新聞周刊》刊載題為「有效因應周邊海權新角逐」的文章稱,近期,中國周邊地區多個海域形勢趨於複雜,多個國家或單獨或聯合舉行海上軍演,一時間各種海上演習「扎堆」,周邊海軍競賽浮出水面,西太平洋波詭雲譎,值得嚴密關注與妥善應對。

  6月23日,由美國主導的14國「環太平洋聯合軍演」在夏威夷啟動,澳、日、新、馬等國參加,意圖「防範東亞地區某大國阻攔海上通道」;6月29日,俄羅斯「東方-2010」戰略戰役演習在俄遠東軍區和西伯利亞軍區開始舉行,俄三大艦隊三艘旗艦悉數登場日本海。

  與此同時,中國周邊黃海、東海、南海同時「波動」,近海三大海域「維權」與「維穩」形勢趨於嚴峻。

  在黃海,美國與韓國欲藉韓國「天安艦」爆炸沉沒一事舉行聯合軍演,有媒體指美核動力航母「華盛頓號」或將參演,但軍演卻「因故」一再推遲。由於黃海屬於中國近海與高度敏感海域,美韓如舉行大規模軍演,其「耀武揚威」雖意在威懾朝鮮,但「項莊舞劍」,黃海軍演不僅臨近中國領海,而且直逼中國的政治中心,理所當然遭到中國的明確反對。何況「天安艦」沉沒謎團未解,美韓大規模軍演不僅於事無補,反而可能進一步激化朝韓、朝美矛盾,更將威脅中國安全,既不利於本地區和平穩定,亦不符合中美關係的健康穩定長遠發展。

  在東海,日本極力強化對中國「釣魚島」的「事實佔領」,對中國海軍穿越琉球群島公海海域的正常之舉一再反應「過敏」,不時大肆炒作中國軍艦「突破西太平洋第一島鏈」,不斷炮製「中國海軍威脅論」。

  在南海,中國與東南亞某些國家的雙邊島礁爭議日趨複雜化,「第三者插足」愈發明顯。一邊是有關國家挖空心思要「傍大款」,企圖借助美國等域外大國對華施壓,並將與中國的雙邊爭議「多邊化」;一邊則是美國想方設法「插手」南海問題,企圖以此增加對華制衡「籌碼」。

  中國周邊海域驟然「風聲水起」具有多重覆雜背景,也是國際政治走向「海洋時代」與「亞太時代」的深刻反映。

  一是亞太在全球地緣戰略格局中的重要性日益上升,亞太尤其是東亞日漸成為世界經濟新的「重心」,其對主要大國的「吸引力」越來越大,各大國遂紛紛加大投入,亞太大國博弈更加「熱鬧」。美國雖然在伊拉克與阿富汗難以「自拔」,但仍加緊推進「戰略重心東移」,尤其加大亞太海軍部署;日本不甘「平庸」,爭當亞太強國;俄羅斯雖然重心在歐洲與西部,但極力凸顯自身在亞太的「重要存在」,「決心」在亞太繁榮之中「分一杯羹」;印度則在立足南亞與印度洋的同時,通過「戰略對話」與日本「遙相呼應」,強化與東盟聯繫。

  二是世界範圍海權角逐加劇,海軍競爭更為激烈。世界陸地資源日漸減少與海洋資源「取之不盡」形成鮮明對照,國際貿易對遠洋運輸高度依賴,海軍在國際安全戰略中的地位「水漲船高」,導致各方圍繞「海洋權益」與「制海權」展開較量,角逐「海洋國土」、海上戰略通道、海洋資源等,致使既有海洋爭端更趨複雜。同時,新興大國崛起導致世界與區域海洋格局重新「洗牌」,美國、日本等老牌海洋強國心有不甘,美國更是極力維護「海洋霸權」。

  三是有關方面矛盾激化使然,如朝鮮半島北南雙方因「天安艦」事件關係驟然「緊繃」,東海、南海爭端日久生變。

  四是中國全方位加速崛起引發周邊某些國家「反彈」,一些鄰國對華政策的「兩面性」更加突出,企圖通過「大國平衡」戰略、借助美國等「制衡」中國。特別是與中國存在海洋爭端的某些鄰國,其「危機感」加深,唯恐爭端解決「時間站在中國一邊」,遂加緊強化對中國海洋權益的非法侵佔侵蝕,加大對美國的戰略借重。

  中國的和平崛起當然包括「海洋崛起」,中國必將走向陸海兼備的強國,這既是中國全面走向世界、擴大對外開放、經濟大踏步「走出去」的必然,也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題中應有之義;既是中國捍衛海洋領土主權這一「核心利益」的必然要求,也是維護海外利益、確保海上通道安全、開發海洋資源能源的正當訴求。

  面對嚴峻複雜的周邊海權角逐,中國不僅需要加快發展為自身與地區和平發展「保駕護航」的強大海軍,更需要盡快明確「海洋戰略」。要分清輕重緩急,妥善兼顧「近海」與「遠洋」。由於中國在海洋上「遠憂」與「近慮」、傳統與非傳統安全威脅兼而有之,「近慮」與傳統安全威脅的解決難度遠大於「遠憂」與非傳統安全威脅,宜採取「遠近兼顧、以近為主、由近及遠」和「傳統與非傳統安全統籌、重點應對傳統安全挑戰」方針,拓展遠洋應服務於近海「維權」與「維穩」,併爲最終合理解決近海爭端爭取時間、積蓄力量與鍛煉隊伍;

  要堅持「積極防禦」軍事戰略,外交談判、經濟開發、法理主張、軍事鬥爭准備等多管齊下,與鄰國增加溝通、互信、理解,與海洋強國增加交流與協調,加強海洋非傳統安全國際合作,破解周邊海洋「安全困境」,強化海洋危機管理,盡量避免擦槍走火與危機失控;

  要改進與發展「主權在我、擱置爭議、共同開發」等既有方針,對「有理、有利、有節」的鬥爭策略輔之以「有力」,穩步推進與鄰國海洋權益爭端的解決。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