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中國)北京電大數百學生集體作弊 考官站門口放哨

http://news.sina.com   2010年07月10日 19:47   澳洲日報

  目前,北京廣播電視大學(下簡稱北京電大)50余分校、工作站正在進行統一的期末考試。昨日,記者暗訪中國人民銀行電化教育中心教學點(下簡稱人行教學點),發現數百名學生存在作弊情況,但監考老師熟視無睹。

  對此,北京廣播電視大學負責人表示,此事為該校有史以來最大舞弊事件,分校存在諸多漏洞,他們將進行調查,處理違規的學生和校方人員。

  北京統一期末考試

  據人行教學點負責人史先生介紹,該教學點租用西城教場衚衕北京四中東校區幾幢教學樓,每周對學生授課,主要進行金融人才的培養。7月2日開始,該教學點同北京電大50多個教學點、工作站,同時組織各年級進行統一的期末考試。

  “我們這近千名學生,10號考試結束。”昨日下午2時許,四中東校區,數百名學生按照公告牌上考號,陸續步入校方租用的十余個考場內。

  几乎每個考場都作弊

  開考後,記者走訪了每個考場,發現2號樓6、7個考場都是閉卷考試,但几乎每名學生都將“小抄”或紙條放在大腿上、或是試卷下方。

  而南側教學樓半開卷考場內,學生們也並未按要求,攜帶正規材料(按規定,每人可帶一張A4紙)進場,紛紛看着多張紙條作答。對於這些作弊情況,監考老師們均未予以制止。

  考試結束後,史先生證實,當日,該校共600多人應試,每個考場有兩個監考官,此外,樓道也有巡查老師。考試完畢後,發現至少20名作弊學生。

  “史上最大”舞弊事件

  隨後,北京電大負責人聞訊趕到現場了解情況。該負責人表示,作為總校,北京電大將調查具體的作弊考生人數,“以前從沒發生過類似的情況。”該負責人表示,但可以肯定,此事是該校有史以來最大舞弊事件,校方工作人員也存在監管失誤的問題。一旦掌握證據,校方將根據考生考試前所簽的協議,對違規的學生和校方人員嚴懲。

  昨日,北京市教委高教處負責人表示,他們將核實此事,下周一給出答覆。

  ■ 連結

  北京電大

  據北京廣播電視大學網站稱,該校是一所運用廣播、電視、計算機網絡、文字教材和視聽教材等多種媒體進行遠程教育的開放大學,是北京市直屬的獨立設置的成人高等學校。學校在全市各區縣、各系統及部分中央在京單位設有50多個分校(工作站)。

  采寫/本報記者 展明輝 實習生 涂婷婷 攝影/本報記者 李強 實習生 涂婷婷

  ■ 現場

  記者進考場未被查證件

  昨日下午1時許,天色陰沉,下着小雨,西城北京四中東校區北門前,拉起了一條黃色的警戒綫。四名掛着胸牌的中年老師站在兩側,不時地到處張望。期間,他們偶爾叫住准備進校的學生,要求對方出示證件,查看後才將其放行。

  隨着考試時間的臨近,四名老師逐漸放鬆檢查,看着踩過路邊積水的考生飛奔而來,一律不管不問,目送其進考場。

  “今天上午的題難嗎 ”隨後,記者背起准備好的書包,假裝和身邊的同事談論考試的內容,低着頭夾雜在趕考隊伍的人流中,快步走進了校內,隨即順利到達2號教學樓。期間,沒有一人被要求查證。四名老師依然站在擋雨的屋檐下,或雙手叉腰,或兩兩交談。

  考生複印店排隊打印“小抄”

  昨日下午1時許,離開考還有一小時,北京四中對面的兩家複印店人滿為患。

  東側店內,“打印一元一張,複印三毛”、“打印金融學題一份”聲此起彼伏,數十人手拿“小抄”排着隊。店內兩台電腦上,都顯示着即將打印的試題,字型被縮成了非常小的6號字。

  複印店人員介紹,托對面學校考試的福,他們最近的生意都很好。早上8點開門後,考生顧客源源不斷,生意暴增幾十倍。

  “都是做‘小抄’作弊的,印的全是題。”工作人員說,一天下來,光打印和複印‘小抄’的能掙好幾百元。他說,打印只是第一步,要帶入考場的‘小抄’,考生們還要根據自己的情況進行再處理,剪剪裁裁什麼的。“我們太忙,沒有時間幫他們處理。”

  ■ 對話

  考生:大家都帶“小抄”

  昨日下午2時許,記者在2號教學樓一考場外,採訪了兩名很快交卷的考生及一名考生女友。

  新京報:你們都帶“小抄”了嗎

  考生甲:帶了啊,不帶過不了的,好像所有人都帶了吧。帶上考場監考老師會視而不見,只要不把書直接放桌上抄,老師不會管的。

  考生乙:我第一次沒有。今天是補考,第一次考前老師給了個電子文檔我沒要,當時考試一點不會做,這次多交30塊錢弄了一份。

  新京報:電子文檔是提前泄露的考題嗎

  考生乙:是個題庫,根據專業不同,數量不等,一般50至80道題,考卷裡的題文檔裡100%都有。

  新京報:那你們背題庫就行了,為什麼要做“小抄”

  考生甲:大家都很懶,加上平時上班,沒時間背。反正老師都幫忙,根本沒有背的必要。

  新京報:你們都什麼時候上課,會按時出勤嗎

  考生甲:我都忘了我的專業全名叫什麼,反正就上過一節最重要的串講課,因為老師把電子文檔的題發給了我們。平時根本不用去上課,班主任會提前給我們發信息通知上課時間和交作業時間,只要按時交作業,考試之前做好“小抄”,一學期就安穩過了。

  考生乙:來電大後才知道上當了,這種教育根本就是花錢買證,每學期交2000多塊錢,平時不用上課,考試拿上“小抄”,老師也不管,就過了。

  新京報:(走向考場旁樓梯上坐着的女生)你也是考生嗎

  考生女友:我男朋友上電大,我來陪他考試的,平時他經常收到班主任的短信,通知他周六或周日上課,不過他從來沒上過課。考試之前他班主任會通知領取准考證以及相關考題,每次都能考過。

  新京報:你不是考生,怎麼進來的

  考生女友:跟你們一樣啊,光明正大地從大門走進來的唄,老師根本不管。

  監考官:“放哨”防巡考

  昨日下午,記者以未參加考試的學生身份,就考場作弊情況,諮詢該教學點一考場的監考官。

  新京報:考生們都在抄“小抄”,你們不管嗎

  監考官:很松的,只要考生的動作不是很張揚,監考老師用不着苛刻。都是抄“小抄”,基本沒有人不抄。開考之前去複印店做好准備工作,然後(“小抄”)放手裏、卷子下面、腿上、鉛筆盒裡、眼鏡盒裡。

  新京報:那監考老師幹什麼

  監考官:有的兩名監考老師互相聊天;或者站那不管,“看看窗外風景或者墻報什麼的”;再者選張課桌坐下,面前有什麼就看什麼,就當休息。最主要的是得站門口“放哨”。

  新京報:“放哨”是防誰

  監考官:防外面的監考老師和巡考。我們這有少部分北京四中的老師,大部分都是我們電大教學點的老師、技術人員。還有好多是教學點領導的親屬,他們有下崗的,有退休的,校外聘的監考一場60塊錢。

  新京報:怎麼放哨

  監考官:這個很簡單,就站在門口,看見陌生的巡考來了,就對考生說“注意點啊”。這個暗語在考前班主任已提前告知考生了,考生聽到暗語就明白了。

  新京報:考試這麼松,不怕出事

  監考官:領導說差不多就得了,我們和學生都有分寸。以前,領導曾經聘過一名外校老師過來監考,考完一次,這名老師就辭了,他說實在看不下去這種風氣。其實,我也覺得這樣不好,但是沒辦法,得留口飯吃。

  新京報:都能這樣畢業

  監考官:說白了就是買文憑,平時上課到課率不到20%,有時連5%都不到。不過大部分考生抄夠80分是沒有問題的,60分就能過,甚至有的考生都說抄那麼高幹嘛,60分萬歲。

  ■ 聲音

  招生辦

  考試通過率去年達89%

  昨天下午,記者以報考者身份,致電人行教學點招生辦。招辦老師透露,去年期末考試通過率為89%。

  對於出勤率,該名老師稱,會建議學生來校聽課,若特別忙的話,可提前向班主任請假,之後可申請老師課件,可在家上網學習。考試前班主任告知考試時間和領准考證時間。完成作業後,一般考試通過都沒有問題的。

  該老師還表示,期末考試時,監考也不會很嚴,且學校基本上都請授課老師出題。

  專家

  學歷導向需要改進

  中央教育科學研究所研究員儲朝暉認為,成人教育已不是考試導向問題,而是學歷導向問題。

  成人教程重在符號,而不重視教育本身的內涵,缺少嚴肅性,考生很輕鬆就能過。這種問題不是一個環節的問題,而是整個成人教育過程的問題,就算監考的再緊也沒有多大意義,部分老師給學生傳授的就是考題。

  老年大學就不會存在這個問題,沒有考試,老年人根據自己的愛好,去選擇接受哪方面的知識,比如書畫。

  成人教育以學歷為導向,學生報考了對其自身的發展和提升也沒有多大用處,學不到實質性的東西。要解決這個問題,是整個成人教育體系需要改進。

  ■ 追問

  試題提前告訴學生

  官方回應:班主任發的是題庫

  據學生們稱,他們在期末考試前,班主任就組織大家聽次課,並發給每人電子文檔,內含保真的考題。因而,考試非常容易過,既方便學生過關,也保證了學校的考試及格率。此外,成績優秀的班級,其班主任也會得到學校一定的獎勵,各方都得到了好處。

  人行教學點負責人史先生表示,班主任發給學生的電子文檔,並非考題,而是給他們複習的題庫。“期末考試的題都在題庫裡。”該負責人說,北京電大沒有給該教學點關於考試及格率的要求。學生通過也與授課老師利益無關,每年教學點確實會評選優秀教師,但給其的獎勵只是些普通的用品,例如加濕器,沒有獎勵過錢。

  北京電大教務處負責人表示,每年期末考試的試卷,都是總校老師出,絶不會出現泄題情況。

  考生可以自由出入

  官方回應:老師出現重大失誤

  人行教學點負責人史先生表示,他們在學校門口設有警戒綫,另有四名老師專門檢查學生證件。每名學生需有學生證、准考證和身份證,方可進入。

  “我們今天就抓到個替考的,說沒帶身份證,其實查完了不是考生。”史先生承認,通過媒體反映的情況,四名老師在工作中出現重大失誤,未盡到各自的職責,教學點將對他們進行處罸。

  監考老師形同虛設

  官方回應:至少20人作弊,將引進監控探頭

  “這是我們一個老師收回來的‘小抄’。”人行教學點負責人史先生拿着30多張紙條、紙片說,按照《廣播電視大學全國統一考生考試違規處理辦法》,參加閉卷的考生一旦被發現攜帶與考試內容有關文字和電子存儲器,應取消該門成績,按作弊處理,科目停考,取消學士學位申請資格,學籍及成績檔案中記錄“作弊”。

  而參加半開卷的考生,《辦法》中沒有寫明。因此,根據北京電大規定,監考老師發現其有額外的“小抄”,第一次沒收,第二次警告,第三次將其清出考場。

  史先生說,教學點監考官一直以上述要求執行,當日至少發現了20名作弊學生。

  就作弊人數與記者採訪中所見不吻合的問題,史先生說,2006年後,他們的生源綜合素質普遍偏低。“我們的監考老師說多了,學生就氣急,跟老師鬧。”史先生說,考試還沒結束,他就接到一名考生和監考老師發生衝突的事件。

  “(考生)管理起來很難。”史先生說,今後,該教學點將引進監控探頭等設備,杜絶作弊情況。

  史先生表示,每次考試,他們除了用自己的老師,還會聘請外校老師監督,為的就是更好的監考。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