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薄熙來:要做大事 不要當大官

http://news.sina.com   2010年09月20日 18:03   澳洲日報

  被媒體稱為“傳媒寵兒”、“魅力官員”的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9月19日在西南政法大學60周年慶祝大會上,談到官場風氣時借用孫中山的話稱“要立志做大事,不要立志當大官”。講話一經報道即刻被各大媒體廣為轉載,頗受關注。

  薄熙來在講話中稱,西政的廉政語錄,最有精氣神。特別是孫中山先生講的,“要立志做大事,不要立志當大官”。大家靜下心來琢磨,為什麼一些地方官場風氣腐敗,不少人跑官要官,左右逢源,根子就是想當官,想往上爬。如果是想着干大事,而不是想着去當官,那些亂七八糟的毛病就會少得多。

  中國共産黨新聞網9月20日刊登評論文章稱,薄熙來這“一席話”,直白地告訴人們這樣一個道理:事業能否成功,人生過得是否有意義,根本就在於做了什麼“事”,而不在於當了什麼“官”。在共産黨人的字典裡,“官”是為人民服務的崗位,“權”是為人民服務的工具,“人”是為人民服務的公仆。如果把志向定在當“官”上,人生之路將會越走越窄。而做“事”則是無限的,各行各業都有許多事情可做,只要努力認真去干,平凡崗位上照樣可干成大事。涉及人民群衆切身利益的事,最小也是大事;人民群衆認可的好官,最小也是他們心目中的“大官”。所以,做官有限,做事無限。

  由這一句話,人們還會不禁想到拿破崙也有一句經典名言:“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究竟孰是孰非呢 對此,有人認為,孫中山說的是假話,拿破崙說的是真話。孫中山練的是孔孟之道,孔孟之道的精髓就是嘴不對心,滿嘴仁義道德,滿肚子男盜女娼。孫中山一輩子追求的就是做官,還要做大官,他的道路足以證實這一點。可是他用假面具把真實面孔遮掩起來,所以說的是假話。拿破崙是實事求是的人,腦子裏面沒有孔孟之道,所以說的是真話。

  其實,做大事和當大官之間是一種辯證關係。一方面,為做大事而爭取當大官並不錯。問題是,是否只有“做大官”才能“做大事”。“做大官”的確可以 “做大事”。“大官”掌握着物質資源、人力資源配置的權力,掌握着一個地方或一個領域的社會、經濟決策的權力。如果能把權力用好,確確實實可以做成大事,可以更好地發揮個人的價值。

  但是,“做大官”不一定就能“做大事”。且不說多大的“官”才算“大官”,其實“官”大“官”小,道理都一樣。有多少人只當和尚不撞鐘;大權在握,卻不幹實事;享受着待遇,卻不思報答。熱衷於迎來送往、吹吹拍拍、酒場麻桌、豪華賓館、二奶三陪,置黨和人民的利益、領導幹部的職責於不顧。更有甚者,玩忽職守、以權謀私、貪污受賄,淪為罪犯。這種人,“做大官”,就是為了當官做老爺,就是為了“大官”的待遇,為了正常待遇之外的灰色和黑色收入,為了封妻蔭子、生活奢靡,為了發大財、享大福。當然,他們也不是一點事兒也不做,他們做事只不過是為了當更大的官,享受更多的特權。一些地方的虛假數字、政績工程、形象工程,就是這些人做的“大事”。慕綏新在出事前,“政績”可謂不小,電視上有影兒,報刊上有名兒,廣播裡有聲兒,還獲得了世界人居奬。事實證明,在他做的大事後面,隱藏着許多貪污腐敗的黑洞。

  從另一方面來講,“做大事”不一定非“做大官”不可。柳傳志從中國科學院計算機所“下海”,從擺攤買牛仔褲、為別人安裝電腦做起,締造了“聯想”;袁隆平幾十年如一日,成為“雜交水稻之父”。他們都沒有“做大官”,卻作出了巨大貢獻,做成了“大事”。同時,他們也得到了人們的尊重,獲得了社會的回報。當然,人各有志,想當官也無可厚非。如果真是為“做大事”而“做大官”,並把其作為當官過程中的人生信條而恪守,與黨與國與民與己都是好事。如果不是為了“做大事”而是為了當官的種種好處而“做大官”,或者認為做了“大官”本身就是做了“大事”,那與黨與國與民與己都將帶來危害甚至是災禍。

  追根求源,正如有關評論人士所指出的,做大事和做大官問題其實最終還是根源於中國的“官本位”思想。在中國官本位的文化環境下,不先做大官,怎麼能做大事呢 一切以“官”為本的價值取嚮導致官員舉手投足都成為全社會聚焦的中心,凡事都需從官員那裏得到態度和示範的標尺。在“萬般皆下品,惟有做官高”的社會心理之下,對權力的盲目崇拜和敬畏,哪怕官員失去人道與起碼官德的舉動竟然也能令所有人肅然起敬。因此,要想做大事而不念做大官,就得從整飭吏治開始,從構建公民社會開始,破除“官本位”,強化“民本位”。

  不久前,中國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勞動工資研究所所長蘇海南透露,中國收入分配方案今年內應該會出台,中國現在基本具備實施“國民收入倍增計劃” 的條件,工資可年均增長15%以上。對此,中國社會科學院財貿所研究員楊志勇作了如下注解:政府的作用在於率先增加公務員工資,並帶動企業等社會階層向政府部門看齊。這則消息體現了“官本位”意識再次公然招搖過市。

  實際上,在一些地方和部門,黨政官員的“官本位”意識已不再加以掩飾,“先天下之樂而樂,後天下之憂而憂”業已常態化了!難道不是嗎,這些年來,從醫改、房改、車改、“紅色旅遊”到實行“陽光工資”,但凡有好處和油水的事情,多是黨政機關幹部(公務員)優先享受(公務員中則是職級越高獲益越多),等這個管理階層基本滿意後,才會憂百姓之憂。

  雖然中國的政治、經濟體制改革正在進行,反腐力度正在加大,政府的管理職能正在弱化,“官”的種種特權正在消失,腐敗分子也紛紛落馬。過去附着在“官”身上的種種含金量和吸引力逐步減小,“官”必將成為一種七十二行之一的普通職業而存在於社會和人們的心目中。但是,“官本位”思想是中國幾千年封建社會政治文化的産物,中國公民收入分配不均衡的現象又一時難以解決,破除這一思想成為一項艱巨而複雜的工程。因此,“官本位”思想一日不除,“只做大事而不當大官”的官場風氣便很難得到普及。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