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六成被調查者打算“睡覺”過中秋

http://news.sina.com   2010年09月21日 15:33   澳洲日報

  六成被調查者打算“睡覺”過中秋

  本報調查中秋“如何過節”,近四成被調查者認為中秋不再重要;專家稱視頻電話也是家人團圓

  “睡,節前工作忙,放假了就想好好休息休息。”近日,新京報發起網絡調查,六成被調查者表示,今年將“睡過”中秋。針對今年中秋節是否會和父母家人團圓,只有27%的被調查者明確表示“會”,有52%的被調查者明確表示“不會”。

  逾五成被調查者不團圓

  此次調查中,有超過五成的網友表示,因為與家人兩地分居,中秋節不方便和家人團圓。年輕人普遍表示感受不到傳統的氣氛。僅僅把中秋當作一次可以放假休息的機會,這其中有六成左右的年輕人,選擇宅在家裏休息。“就是個普通假期”,在國貿上班的粱佳打算,中秋在家“啃”完40多集的電視劇。

  八月十五為中秋節,俗稱團圓節。在過去,百姓十分重視這一天,家人團圓,一起賞月、游園。而經過變遷,如今的中秋節早已少了些民俗的味道,團圓的概念也漸漸淡化。

  民俗專家趙書則認為,由於社會的發展,人們度過節假日的方式其實是創新的,“比如一起旅遊、視頻聊天都是一種團聚的方式。”

  不團圓因無法回家

  “其實並不是不想過傳統節日,是客觀原因不允許。”在北京某企業工作的單世強便注定不能回家鄉度過這個中秋,因為對於他來說,這個假期有些短,回趟家耗時又費錢。單世強說,中秋節也因此在他心中的印象越發淡化,他反而會選擇和新同事、老同學一起聚會度過這個小長假。

  其實,對於中秋節的看法,六成以上網友仍認為是“傳統重要節日”,但近四成的人認為“順應時代,不必強求”。“我們現在工作都很忙,拉幾個朋友出去玩,也算是過節了。”都市白領薛婷婷這樣認為。

  - 三代人眼裏的中秋節

  【老年】

  那個時代 家家團圓

  至今保留中秋吃團圓飯習俗

  闔家團聚、擺月餅、吃水果、玩兔兒爺……這是70歲的老北京人陳大椿對早年京城中秋的印象。家住南池子社區的陳大椿出生在解放前的西交民巷。他小時候,那兒修車鋪、糧店、飯館、銀行俱全,在京城大小算條旺市“商業街”。

  “那個年代,老百姓是很重視過團圓節的。”陳大椿記得,小時候家裏有兩個院子,一到過中秋節,全家老少一般會聚集在中院裡,將買來的月餅在院內擺開,全家人圍坐桌前,一塊兒觀賞天上圓圓的月亮。大人們除了吃飯,還要喝上幾盅酒。

  “像一些大戶人家,還會自己烤月餅。”但最令兒時的陳大椿感興趣的不是吃,而是玩兔兒爺。那是每年老北京人中秋時節才能買到的稀罕玩藝兒。一到過節,陳大椿都會跟家裏大人央求買兔兒爺,而因為這個特殊的日子,孩子們的小願望都能被滿足。

  “兔兒爺洗澡——癱啦、兔兒爺拍心口——沒心沒肺。”陳大椿現在還能想起這些歇後語。18歲時,陳大椿告別了西交民巷,也告別了童年過中秋節的院落。

  因為陳大椿老兩口身子骨仍硬朗,他們家還是將團聚的老習俗保持了下來。這個中秋,兒孫們將回家來一起度過,不過因為生活水平提高了,水果也不再是中秋的“專享”,一家人選擇找個不錯的飯店,共度中秋。

  【中年】

  想團圓 力不從心

  打算“貢月亮”,小區全是車沒有條件

  57歲的郝朝陽的記憶裡,小時候年年團圓。那時候,全家從下午就開始准備晚餐。而且,所有人在中秋節都有假期,氣氛跟過年一樣。

  她年年吃姥姥家的“自來紅、自來白”月餅,皮酥、裏面還有冰糖、果脯。“姥姥會先把月餅裝盤子裡,仔細地切成一牙一牙的。”想起當時的情景,郝朝陽目光停頓了一陣。她說,現在北京只有一些老字號才有正宗的“自來紅、自來白”,但是,味道和小時候不一樣了。“姥姥切開的月餅,才能那麼香。”

  晚飯後,姥姥會收拾一張桌子,然後把各種水果裝盤子擺上去。郝朝陽記得那叫“貢月亮”,而孩子們就等這個時刻,享用水果了。按照不同的吉祥寓意,水果擺好後,姥姥就拉着家裏的女孩子朝着月亮的方向拜一拜。那時還小,郝朝陽不知道姥姥口中念念有詞地說些什麼,只知道搶着要水果。

  但是,等她步入青年時代,有了自己的家庭時,很難有這樣的團圓飯了。每年的中秋,成了她工作最忙的時候,經常加班的她很難陪家人享受中秋節,有時候回家都八九點了,家人已經休息了。

  “媽,那咱中秋也貢月亮。”郝朝陽的講述被兒子打斷。兒子今年已經上大學,今年中秋學校放假,由於郝朝陽的母親已經過世,這一家三口將在自己家中度過中秋。

  “現在大家都住樓房,小區花園裡停滿了車,這項習俗只能成為記憶了,總不能在一群車裡拜月亮。”郝朝陽說。

  【青年】

  兒時團圓少 中秋已平淡

  為安慰父母今年中秋團圓

  提起中秋節,26歲的王玉冰想起兒時打月餅的歌,“八月十五月兒圓呀,我和爺爺打月餅呀,月餅圓又大呀……”

  她小時候見過爺爺家的大月餅模子,上邊好多種花紋,但她一次也沒和爺爺打過。她說兒時的中秋節,很少和爺爺奶奶共同度過,基本上就是晚上出去看月亮有多圓。

  王玉冰大學畢業後到外企工作,忙碌得不分節假日。她回憶,童年時父母像她現在一樣忙,因為父母工作調動,她打小就跟隨他們搬到了五環外,而爺爺家卻仍在朝陽區。“那時候交通不方便,回一趟爺爺家就得住一晚,但爸媽第二天還要上班,我要上學。”

  因為忙,王玉冰小時候很少過中秋節,父母過的也很少,因為父母忙,她有時候還吃不上晚飯,更別說團圓飯了。慢慢地,王玉冰沒有了中秋節的概念,也沒有過中秋節的習慣。全家團聚,基本上是放在周末。

  王玉冰認為,現在的節日變了,和家人團圓,換成了向客戶送月餅等禮物。“忙了幾天都在送禮物,節後得好好休息一下。”

  但她父母還是很惦記她,父母上周就問她,過節幹什麼去。“我知道,父母很希望我中秋節回家吃頓飯,但他們不會直接要求我回家,擔心我有別的安排。”王玉冰說。

  今年的中秋節,王玉冰打算買點東西回家,跟父母吃頓飯。她的丈夫家在外地,小兩口還需要回丈夫的家。

  “還是盡量團圓,畢竟父母有這個希望,家裏人平時就很少聚在一起,中秋節又是團圓的節日,怎麼也得滿足一下父母。”王玉冰說。

  - 專家說法

  團聚概念需要變化

  視頻交流也是團聚,現代人可以創新過節方式

  根據網絡調查,“闔家團圓”已經不是現代人過節的首選,人們對傳統節日越發淡漠 民俗專家趙書不認同這個說法,他認為,即使一家人吃飯、旅遊,或者視頻交流也是一種團聚。而由於節慶方式是人們生産生活中創造的,因此,現代人也創新了過節的概念,創造了新的文化交流方式。

  “民俗是人們的共同約定,比如一家人在節日期間照相,只能說人們創造了這個事項,能否傳承需要時間去考驗。”趙書說,過節是一種享受,即使休息也是一種過節。

  “據我了解,今年已經有50多項中秋活動,都是人們創造的內容,比如社區街坊組織的晚會。”趙書說,現在大堵車也說明人們在過節,在走親訪友。“中秋節是體現人情味的節日,利用這個節日調劑人際關係。”

  記者詢問很多中青年人,發現他門並沒有“團圓”的准備,或者並不看重“團圓”。對此,趙書說,他看到很多年輕人並不是不過節,而是在用時尚的方式去過。“比如以前是‘盧溝曉月’,現在是‘盧溝賞月’。”趙書說,人們選擇站在新橋上看舊橋,選擇到公園觀月圓,這都是創造出的新方式。

  “過節其實需要實現四件事,小孩有的玩、大人有的盼、男女能傳情、人人有事干。”趙書說過節是交流的過程,主體消費群是年輕人。這就要求新的科技文化投入,比如龍潭燈會就是一種創新。

  但是,趙書認為,北京對節日的文化挖掘還不夠,比如古代過中秋一定要演嫦娥奔月、玉兔記等大戲,但現在沒人去演。因此,“我們要相信祖宗留下來的文化,還需要時間去細心發掘這些傳統文化。”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