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圖財、隱匿、惶恐:“網絡水軍”生態揭秘

http://news.sina.com   2011年05月10日 22:41   澳洲日報

  近年來,“網絡水軍”已經滲透了互聯網的很多地方,他們逐利性和隱匿性強,影響、扭曲甚至有時操縱着網絡輿論的走向。那麼,這個隱藏在灰色地帶的群體到底由什麼樣的人構成 他們是如何在網絡中“翻雲覆雨” 他們又有怎樣的“從業心態” 記者深入“軍營”,與部分“水軍”進行了對話。

  入伙、接單、付錢——不見面的灰色“交易”

  “網絡水軍”最初只是在各大論壇“灌水”的個體,然而,隨着網絡“民意”越來越影響輿論,“水軍”成為被網絡公關公司僱用在網上發帖回帖造勢的“群體”。曾有網絡分析人士稱,網民中已有不少人專職、兼職當“水軍”,“網絡水軍”的“産業”已初具規模。

  “水軍”們的一切活動都是網上進行,從不露面。記者在百度“網絡水軍吧”裡看到,這裏所有的帖子不是招募“網絡水軍”的,就是“網絡水軍”求任務的,彷彿成了一個網絡版的“勞動力交易市場”,供需都十分火爆。比如,其中一條帖子這樣寫到:“資深水軍團求任務:本團人士都是大三在校學生,人數多懂網絡操作,並且具有相當豐富的經驗。”

  記者調查發現,“水軍”一般分兩個層級:水軍頭子男的被稱為“團長”,女的被稱為“水母”,而他們的“部屬”都叫“水手”。“團長”或“水母”的職能是從網絡公關公司“接單”,然後“派活”給“水手”,組織他們發帖或回帖。能成為“團長”或“水母”的人必須擁有與網絡公關公司“接洽”的渠道和迅速組織聚集“水手”的能力。

  廣東某大學大四學生“小D”曾做過一年“水手”。他告訴記者,他從未見過“團長”,只知道“團長”是高校IT專業的大學生,他們之間的溝通交流都是QQ線上進行,甚至沒有他的電話。而“團長”手下的十幾名“水手”之間也是不相往來,從未謀面。“最後給錢是直接打到銀行卡上的。”

  “小D”甚至記不清自己做“水軍”時都發過什麼帖。“比如某公司,會在IT網站發一篇軟文,然後要我們在下面的評論裡回帖,軟文是介紹該公司的主板,然後我們就扮成用戶或者專業人士對其進行評論。我們還會在回帖中貶低競爭對手的産品。”

  公關公司、“團長”、“水手”——廉價卻隱秘的“網絡”

  事實上,非法網絡公關已經形成一條成熟的利益鏈條:企業——網絡公關公司——“水軍團長”或“水母”——“水手”,處於鏈條最低端的“水手”實際上就是執行網絡公關的廉價工具。

  廣州某網絡公關公司員工劉先生曾做過水軍“團長”。他說,網絡公司基本上每天都在用“水軍”,業務相當繁忙。“‘水手’的主體是一些無業或者收入低的網民,其中包括一些學生。”

  “網絡公關公司一般不與‘水手’直接聯繫,只是聯繫‘團長’或‘水母’,但也只是在線上聯繫,沒有見過面。”劉先生說。“水軍其實就是一個‘公關傀儡’,你遙控哪個,哪個就向前拼殺。具體的指揮家,運籌帷幄的還是核心的策劃團隊。”

  “一條發帖0.2元,一天發帖50條,每月掙300元。”這是“小D”做水軍的收入情況。為了掙這筆錢,“小D”每天要額外花1小時左右的時間,使用各大論壇的ID大量發帖。但是,作為他的上線“團長”來說,收入會是他的兩倍以上。

  “小Q”是江西省一名大一的學生。她告訴記者,她上大學不久後,偶然在網上發現做“水手”可以賺錢,於是就加入這個“行當”。她說,剛開始會覺得比較累,但熟悉了就好了。由於大一課程不多,她有足夠的時間在各大論壇上發帖。

  “剛開始努力一點的話,一天可以賺四五十元。”她說,她接受的任務都是自己在網上找的,一般是3毛錢一帖。

  “小W”算是一名資深的“水手”。“我只知道去多注冊ID,天涯、新浪、網易、百度是主要的網站,每個網站都最好要有50個以上的ID。”她向記者透露,一天最多能賺100元,但是非常累,要一天到晚在論壇上發帖。

  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水軍團長”告訴“中國網事”記者,“一般網絡公司給我的錢,我一半給自己,一半扔給‘水手’分。但不同‘團長’情況不同。通常來說,網絡公關公司給‘團長’的報價是,發帖超過500字的大帖配圖片差不多是0.5-1元;而‘團長’給‘水手’是0.2元,‘團長’就是賺取其中的差價。”

  他說:“‘水手’和‘團長’合作一般是月結報酬,如果初次交往是先付再發帖。如果用新注冊的賬號使用機器發布比較便宜,是0.2元/帖;高質量人工發布或老賬號成活率比較高的是20-50元/帖,人工‘水軍團’的帖差不多也是0.2-1元/帖。人工發布價格主要是看帖子的要求和大小,如果需要‘團長’自己撰寫的帖,‘團長’會收到2元/帖。”

  記者在採訪中了解到,目前“網絡水軍”的組織形態非常多樣,除了零散分佈的各地水軍之外,有網絡公關公司自己“圈養”的“水軍”,還有通過水軍網站招募的“水軍”。

  不光彩、壓力大、怕打擊——難以述說的惶恐

  通過和多名“水軍”交談,記者了解到,一些踏入“水軍”行列的人最初是出於好奇。網名為“Canon”的“水軍”說,畢業實習時特地找了一家網絡推廣公司,被公司安排做“水手”,開始覺得新鮮有趣,越做越覺得“浮躁、沒意思”,甚至感覺“不大光彩”。

  更多的“水手”因為感覺“錢不幹凈”而糾結。“小D”說:“感覺只是按要求發帖或回帖而已,很簡單,不花時間,還能掙點零花錢。聽同學一介紹,就去做了。”然而做了一年“水手”後,他主動退出了。“發的東西不是自己認同或理解的,就這樣茫茫然地發上去,發久了看網上很多東西都不敢相信,自然會産生矛盾和糾結的心理。”“因為我知道發上去的帖子商業目標明確,看帖的人都是和大家一樣的網民,無法想象會有什麼結果,於是就更加愧疚了。網絡對於網民來說具有一定的草根依賴度,上網的人會覺得網絡是相對更加公平的地方,而自己並無原則的為‘錢’發帖說話,自然在道德上會有自責。”

  不過,對於做“水手”缺乏法律畏懼感和道德底線的網民也有不少。一些“水手”就表示,他們接受“任務”時從來不在乎帖子的內容是什麼,不論缺德不缺德、合法不合法,給錢就干。

  但是,記者在採訪中還是能感覺到很多“水軍”內心隱含的惶恐心理。由於當前政府部門對“網絡水軍”打擊力度加大,社會輿論的譴責聲也越來越高,他們經常擔心東窗事發受到法律的制裁,“其實心理壓力還是很大的,畢竟有些事情違法,網絡是虛擬的,但法律卻現實無情。有時候想想自己干的事情內心還是很惶恐,萬一因為當‘水軍’被判了刑就非常不值得了。”一位“水手”坦言。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