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村官“集體貪腐”頻發 中國農村村民自治遭壓制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4月10日 18:11   澳洲日報

  近年來,村官腐敗、小官大貪的案件頻頻發生,其背後則是錯綜複雜的“小圈子”或家族宗派間的利益之爭。中國中宣部委託新華社主辦的黨刊《半月談》4月10日刊發文章稱,正是少數村官權力“脫繮”,使得農村村民自治遭到壓制。

  報道稱,部分村官利用手中掌握的權力,為自己和家族、小團體牟取利益,日漸異化為與村民群衆對立的特殊群體,其對以村民自治為主要特色的基層民主建設形成極大危害。

  報道援引湖南省益陽市檢察院的一份調研材料顯示,自2008年1月至2011年9月,益陽市村級基層組織工作人員的職務犯罪案件逐年上升,近4年時間內全市檢察機關受理舉報相關案件109件。

  “村級基層組織工作人員職務犯罪中,窩案串案所占比例越來越大。”益陽市檢察院原檢察長劉清生說,一些涉案人員的作案方式已由以前的單一犯罪逐漸向村委會成員共同作案轉變。近4年來益陽市立案查辦的58名村級基層組織工作人員中,有28人屬於共同犯罪,15人為窩案或串案。而從涉案人員身份來看,多為村支部書記、村委會主任等基層組織主要負責人。

  報道分析,一些村支書、村主任先後“倒下”,與當前農村愈演愈烈的利益之爭密切相關。城市化進程不斷加快,許多城郊村面臨征地拆遷,巨額的拆遷補償、日益升值的集體資産成為讓許多人眼紅的“肥肉”。在此背景下,“小官大貪”頻頻出現,少數村官貪污數額之大、腐敗程度之深觸目驚心。

  報道稱,日漸高發的村官貪腐和違法違紀案件,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村幹部的權力失去了應有的約束,在一些地方村民自治已急劇弱化。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村幹部從身份上講不是官員,卻是鄉村政治生態鏈條中極為重要的一環。如湘西某縣部分鄉鎮黨委書記和鄉鎮長,對一些“尾大不掉”的村支書、村主任似乎也無可奈何。在湖南漵浦縣橋江鄉,曾有10個老資格的村支部書記長期結成攻守同盟,操縱鄉里的換屆選舉,他們甚至自稱為“十大元帥”。

  “一些村官私下結成小團體、小聯盟,對於上級黨委的意見,有利的就採納,不利的就擺在一邊。他們自村裡都有自己的小圈子,以為村裡工作反正離不了他們,只顧著自己和小團體的利益。”橋江鄉黨委書記黃賢華說。

  部分基層幹部和農村問題專家認為,防止“村權異化”,一方面要靠在“選後”加強對村官制約,更重要的還應在“選前”、“選中”加強基層民主、完善村民自治,讓群衆的民主權利落到實處。

  湖南省農村發展研究院院長陳文勝認為,盡管中國的村民自治已開展數十年,但要衝破中國鄉土社會長達幾千年的以宗法家族為主的治理結構的桎梏,仍然不易,基層民主的發展依然任重道遠。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