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江蘇常熟跑路老闆被押回國 欠債或達8億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8月01日 02:50   澳洲日報

  江蘇省常熟市委宣傳部7月31日通報,昨天上午,涉嫌重大經濟犯罪的周思揚被蘇州警方從境外押解回國。

  與周思揚相似命運的,還有另一位“跑路老闆”廈門明大集團總裁李寶華已被泉州和上海警方連手抓獲,兩周前被押回廈門。

  目前,周思揚和李寶華均被警方刑事拘留,案件仍在進一步審理之中。

  周思揚曾因敲詐勒索罪被判刑3年,而李寶華也曾於1999年因詐騙在廣東被司法機關勞動教養兩年。

  周思揚是常熟人,在2005年曾因敲詐勒索罪被判處有期徒刑3年。出獄後,周思揚靠在常熟開辦鯉魚門大酒樓起家,據傳該酒樓投資2000多萬元,至於這筆錢是如何來的,至今仍是個謎,但靠着這家酒店,周思揚開始大規模借錢。

  據了解,2008年以來周思揚先後注冊31家公司,購置80多處房産及100多輛汽車,製造虛假繁榮,向銀行、民間大量借貸、吸收資金。今年2月,周思揚逃往國外,一度引起衆多債主的強烈反響。

  對此,常熟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視,要求司法機關徹查此案。今年5月11日,周思揚經由常熟市人民檢察院批准逮捕。7月初,公安部發出紅色通報,經國際警務合作,於7月27日將周思揚在東南亞某國抓獲。

  據此前非官方統計,周思揚向銀行借貸、向民間吸收資金的總額高達數億元人民幣。對此,公安部門表示還在調查當中。常熟市公安局副局長夏建剛說,現在初步查明周思揚涉嫌多項重大經濟犯罪,涉案金額特別巨大。

  另據南方網報導

  與周思揚相關企業具有債務關係的供貨商,按供貨商自身聯名統計的資料,目前為87家,涉及供貨款5500萬至6000萬元。供貨商分為兩類,一類是直接給周思揚做工程的供貨商,另一類是給鯉魚門酒店提供貨物的供貨商。

  根據多數供貨商給記者提供的信息,目前和周思揚相關的企業大約32家,從業人數過千人。

  這些企業也分為兩類。一類為實體企業,包括來雅咖啡、美食美客、兩家會所、新亞湯臣、鯉魚門、潤元典當行等,基本上依舊正常運營。另一類多為包括擔保公司在內的資金平台。周思揚主要公司的營業場所多為租賃而來,固定資産並不多。

  周思揚2009年開始以鯉魚門大酒樓生意起家,多位供貨商也在這個時候開始與其合作,“開始我們也有所擔心,畢竟他以前有背景(外界傳言其曾坐過三年牢,2007年下半年獲釋出獄),但是開始周思揚付款非常爽氣,主動打電話要發供貨款。我們慢慢形成了信任,他也開始賒賬。”一位供貨商稱。

  2011年,信貸形勢較緊,不少供貨商稱抱着為周思揚考慮的想法,並不催供貨款。為了“答謝”供貨商,2011年12月28日,在周思揚的九龍汽車銷售公司開業時,他不僅邀請了包括供貨商在內的105桌商業伙伴,還請了馮鞏、鐘麗緹等明星到場,一時風風火火。

  但僅兩個月後,周思揚已身在海外。

  “現在想起來很諷刺,我們拿着自己的東西(各種供貨)為周思揚開了一個送行PARTY。”不少供貨商悔不當初。

  目前政府給供貨商的響應中,將周思揚定性為“失蹤”。一些大的供貨商已經在法院起訴周思揚,例如常熟華聯裝飾公司和周思揚之間有2700萬-2800萬左右的工程款糾紛,已在常熟法院提起訴訟。

  “目前周思揚的139個員工已經提起訴訟,要求發放遣散費用。老闆‘失蹤’,企業難以為繼時,員工工資、稅收均有優先取得權。但這兩部分,據我們了解並不多。我們現在主要和銀行競爭周思揚的剩餘資産,而與其相關的貸款有3億多。”供貨商代表稱。

  中行、民生十銀行涉債

  上述3億元貸款資料來自於一份法院的檔。前述供貨商告訴記者,這份檔案詳細記錄了各家銀行給予周思揚的相關貸款情況,包括貸款期限、額度、擔保和抵押情況。

  記者根據這份材料初步匯總統計,中國銀行所涉貸款為10950萬元,民生銀行5048萬元,光大銀行3750萬元,建行銀行為3300萬元,廣發銀行、南京銀行分別為2000萬元,工行1800萬元,招行1320萬元,寧波銀行1098萬元,常熟農商行為500萬元等。

  記者發現,這些貸款除了周思揚為法人企業直接貸款外,還有為其相關企業的貸款。其中一家為春榮貿易公司,該公司2012年到期的銀行貸款超過5000萬,而據記者了解,該公司法人王春華為新亞湯臣兩個股東之一(另一個股東為周思揚)。

  隨後記者查閲了周思揚兩個核心企業——香江鯉魚門大酒樓和新亞湯臣——的工商資料,鯉魚門大酒樓成立於2009年3月12日,周思揚出資額僅為300萬,産權屬性為租賃使用權;新亞湯臣注冊資本僅為500萬,産權也為租賃使用。同時供貨商稱,鯉魚門營業場所也為租賃。

  如此情況,周思揚何以貸款逾3億元 當地一位商會人士告訴記者,周主要通過兩種途徑,一是通過成立法人為他人的相關公司,互保獲取貸款。二是,通過以購買別人房産為名義,先支付一定定金獲取産權,進行抵押貸款,剩餘房産款項均以代為投資給予高息利息,整合進民間借貸業務。這兩種操作方法說法也得到了供貨商的認同。

  記者仔細翻閲了上述貸款檔,也發現了類似的嫌疑。

  周思揚的鯉魚門大酒樓、來雅咖啡就為金碩貿易公司做貸款擔保,記者從常熟市質量技術監督局網站查到常熟市金碩貿易有限公司的聯繫方式,經聯繫,對方稱沒有這家公司,“我們公司是負責做賬的”。

  同時,上述貸款多為房産抵押貸款,抵押的房産多位於億源商業樓、趙市、南沙路等地區。對於這些樓盤的獲得,上述商會人士告訴記者,“此前周思揚找這些房産的業主談收購,比如一棟5000萬元的房産,他先付1000萬的定金,剩下的錢承諾給予高息利潤,獲取産權後,通過抵押獲得貸款,增強了資金實力,但是並不歸還所欠房款,而是做大民間借貸和企業盤子”。

  22日,常熟市政府相關人士響應記者,迄今周思揚的民間借貸金額尚未統計出來。

  據債權人的估算,包括銀行貸款、供貨商欠款在內,借貸資金額約為8億元。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