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谷開來免死,處決張曉軍?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8月02日 19:15   澳洲日報

  針對薄熙來夫人谷開來及其幕僚張曉軍故意殺人案提起公訴,媒體認為,谷開來與張曉軍被當局定為“共同投毒,共同犯罪”,兩者無主謀,沒有主次之分。谷開來刑罸內定為十五年至死緩,張曉軍將被判死刑。

  兵不厭詐,精心佈局。中共當局選擇倫敦奧運開幕前一天,發出“薄谷開來、張曉軍故意殺人案提起公訴”的消息。被殺的是英國商人尼爾•伍德(又譯海伍德)。英國以及國際社會對此高度關注,西方媒體始終對此案窮追不捨。倫敦奧運於倫敦時間七月二十七日二十一時開幕,中共選擇北京時間二十六日透過新華社披露消息,確是費盡思量,為了減少社會震撼,淡化媒體炒作,北京特意選擇此時發出不到二百五十字的消息。消息發出後,北京目的達到,英國與西方傳媒在濃濃奧運氛圍中,對此案炒作空間不大。倫敦奧運將於八月十二日閉幕,谷案開庭審理結果,也將會選擇在此際發布。

  十月中共十八大前夕,原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和夫人谷開來的案子都會先後了結。北京知情人士向亞洲周刊透露,經近四個月的調查,對薄熙來及其家屬的處置已明確。五十二歲的谷開來刑期,或十五年至死緩;薄家勤務人員張曉軍將被判死刑。新華社的這則消息說,被告人薄谷開來及其子薄某某(瓜瓜)“與英國公民尼爾•伍德因經濟利益發生矛盾,薄谷開來認為尼爾•伍德威脅到薄某某的人身安全,遂與被告人張曉軍共同投毒殺害了尼爾•伍德”。

  這位知情人說,這則消息透露了四個新的細節,一是官方首度確認尼爾•伍德曾被下毒;二是谷開來與被害人有經濟利益矛盾,谷開來的犯罪動機是出於保護兒子薄瓜瓜;三是當局已明確將薄谷開來與張曉軍視為“共同投毒,共同犯罪”,兩者無主謀,沒有主次的分別;四是消息略去了薄瓜瓜的全名,表明當局已經決定,不把薄瓜瓜扯進此案。

  這位知情人士還說,近年,為防止辦案干擾,九成高官案件異地審判。薄谷開來、張曉軍故意殺人案移至距離重慶一千四百九十公里的安徽首府合肥審理,谷開來已經接受由當局指派的安徽省律師協會會長、中華全國律師協會副會長蔣敏和另一名律師、安徽蕪湖宇浩律師事務所主任周宇浩為她辯護。接受當局指派律師,這表明谷開來已接受法院的審判結果的“磋商”意見。

  上周,中共中央組織部一位官員向亞洲周刊透露說,這起投毒殺人案事發,緣於原重慶副市長、公安局長王立軍,而那麼聰明的薄熙來,只是一再“疏忽”,才導致這起大案被引爆。他說,尼爾•伍德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五日在重慶被毒死案發,王立軍在辦案時發現此案竟然與谷開來和張曉軍有關,遂向薄熙來彙報,並一再說“這個案子到我這裏就完了”,以此向薄熙來邀功。不久,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在查辦遼寧省鐵嶺市有關礦區股份的事,兩次接觸曾任鐵嶺市公安局長王立軍,並要王立軍回去後向薄熙來彙報有關情況。王立軍回到重慶,隨即向薄熙來作彙報,不料,薄熙來竟然對王立軍說:“我是把你從錦州調來的,錦州的事,錦州以後的事,我管;錦州以前的事,我不管,你自己去處理。”這話令王立軍極度失望。王立軍二月六日驅車成都私闖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前,曾給薄熙來打了一個電話,再度向薄熙來表明自己的忠誠,這是薄熙來最後可能輓回的機會,薄熙來竟然沒有抓住這根救命稻草,他在電話裡只說了一番“稀鬆平常”的話。

  聰慧過人的薄熙來,竟然沒從王立軍的電話裡悟出什麼異樣的感覺。王立軍絶望之餘,才決定驅車成都。大案遂被引爆。

  對王立軍反映的尼爾•伍德在重慶被發現毒死一案,當局公安機關成立了復查組。當局對王立軍的調查已經結束,正進入司法程序,據悉刑期不會低於十年。重慶人大常委會於六月二十六日接受王立軍辭去人大代表職務,這表明王立軍一案正式進入司法程序。據知情人透露,經中央領導人批示,調查組對王立軍安排的待遇相當特殊,不僅吃住條件不錯,還能在指定日子與家人見面或通電話,他也相當配合調查,將自己在遼寧的事、重慶的事、尼爾•伍德一案的情況、私闖美國總領事館的經過、進館後的具體談話全部如實作了交代。有“叛國企圖”的他,在谷開來、張曉軍案和薄案的調查中立了功。

  四月十日,中共中央對薄熙來嚴重違紀問題立案調查。經中紀委三個月的調查,情況也已明朗。他屬於“嚴重違紀”,先在黨內懲處,而後移交司法機關判處。根據中共的規則和慣例,中央政治局委員涉案,需由中央全會裁定,即將召開的十七屆七中全會會通過有關薄案的決議,而後移交司法機關,目前尚未移交。

  二零零七年七月,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審議中紀委《關於陳良宇嚴重違紀問題的審查報告》,決定給予陳良宇開除黨籍處分,十月中共十六屆七中全會審議通過中紀委對陳良宇的審查報告,確認中央政治局此前作出的開除他黨籍的處分,翌年由司法機關判處他十八年。同樣,一九九七年九月中共十四屆七中全會審議通過中紀委對陳希同問題的審查報告,而後由司法機關判處十六年徒刑。北京官場傳出,陳良宇“嚴重違紀”,違紀通常指貪污腐敗,結果被判十八年,薄熙來也是“嚴重違紀”,更使用“猖狂”兩字描述,(新華社四月十日中央決定對薄熙來立案調查的通稿沒有“猖狂”兩字----編者注)因此薄熙來移交司法機關判刑不會輕於陳良宇。不過,北京律師界人士對當局指控谷開來沒有涉及腐敗罪名,因此疑慮司法機關同樣不以腐敗罪名起訴薄熙來而從輕發落。

  薄熙來不涉“篡黨奪權”

  有一點已經明確,薄熙來不涉“篡黨奪權”。薄熙來案發後,輿論重在他奪權野心。中共十八大如期於十月舉行,當局不會讓薄熙來案干擾十八大召開,力圖將薄案、谷案對政壇的影響控制在最小範疇,夫婦倆的案情具體細節也不會公開,新一屆中央政治局人事安排也將在八月最後擬定。幾個月來傳聞受薄案牽連的解放軍重慶警備區司令朱和平少將、成都軍區參謀長周小周等都公開露面,安然無恙。這顯示中央盡力縮小薄案影響,不想干擾十八大的人事安排。

  二十七日官方《環球時報》發表《任何人走上刑事被告席都是普通人》的社評:“由於薄谷開來是薄熙來的妻子,此案備受關注。這一案件的依法審理,將會加強中國人對法治的信心。薄谷開來的特殊身份,以及此案同薄熙來問題的關係,在中國現有國情下很容易引來漫無邊際的猜想”,但“依法審理、依法判處應是處理此案所遵循的唯一原則”。這一社評引起百姓網民議論紛紛。

  六十四歲學者、《零八憲章》簽署人江棋生撰文說:《環球時報》社論四提“法治”:“這一案件的依法審理,將會加強中國人對法治的信心”、“這一點做得越好,審理此案對中國法治建設的正推動效果就越大”……然而,光憑原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的配偶被依法押上刑事審判席這一條,就能與法治掛上鈎嗎

  他認為,如果此說成立,那麼,當年中共中央主席毛澤東的配偶江青被押上刑事審判席並被判處死緩期,當時的中國豈不早應被稱作“法治國家”了嗎 事實上,當時的中國還剛剛從毛澤東的人治向依法而治的法制邁出過渡步子,不要說壓根兒稱不上法治國家,連法制國家都明顯不夠格。他認為,如果人們稱現在的中國是“法制國家”,符合事實。但官方稱現在的中國已是“法治國家”,則大謬不然。“法制國家”與“法治國家”雖一字之差,卻有重大本質區別。法制與法治之間更存在着不容抹去的基本分野。人們要清楚地區分“法制”和“法治”;當代中國已進入法制社會,但離法治社會差得還不是一星半點。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