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四川卧龍一女驢友遇難 50人冒生命危險進山搜救

http://news.sina.com   2012年10月02日 15:50   澳洲日報

  昨日清晨,由當地政府和警方組成的10多名人員再次從銀廠溝進山,經過3小時跋涉,衆人抵達43歲驢友楊曉梅遇難的河邊,將其遺體通過擔架緩慢抬出。

  在距離銀廠溝口約10公里的卧龍鎮卧龍特區中心醫院,37歲的受傷驢友李金洪也被抬上救護車,轉送至都江堰。據醫生介紹,傷者手腳均有碰撞傷,估計是當時從繩子上跌入河中,遭到石頭碰撞,目前並無大礙,但由於當地醫院條件有限,傷者聯繫了更好的醫院進行檢查治療。病房內,李金洪和同行驢友拒絶了記者的採訪,“沒啥問題,我怕家人擔心。”他告訴記者。隨後,記者又找到其他幾名脫困的驢友,他們同樣拒絶接受採訪。

  昨日上午9時許,前晚脫困的6名驢友來到卧龍派出所接受情況調查。據驢友們介紹,他們此行是想從卧龍銀廠溝徒步穿越至小金縣日隆鎮,預計行程3天左右。驢友們大多通過網絡認識,很多人都只知道對方的網名,相互並不熟悉。9月29日,14人從全國各地齊聚成都,並於9月30日上午10時許包車抵達卧龍銀廠溝溝口,隨後徒步進山。但在進山之前,一名驢友離開。因此,最終進山的13人中,11人來自重慶、1人來自廣西、1人來自廣安,其中年紀最大的49歲,最小的25歲,其余人30多歲。

  現居重慶的男子周某,勉強算是此次穿越的“召集人”,也是13名驢友中唯一來過卧龍的人,但周某介紹說,他上次來卧龍已經是2006年的事了。六年中,特別是汶川地震後,卧龍山區的情況變化如何,對他們來說是未知數。此外,遇難的驢友楊曉梅和另一驢友謝明(化名)是夫妻。

  昨日中午離開派出所,6名驢友表示立即終止旅程,紛紛散去。在派出所門口,楊曉梅的哥哥上午才從重慶趕來,他向參與搜救的民警再三道謝。

   民警分析遇險原因

  選擇路線錯誤 安全措施欠缺

  據參與前日救援的卧龍派出所教導員江俊分析,首先,13名驢友選擇從卧龍銀廠溝至小金縣日隆鎮的這條穿越路線就是個大錯。在汶川地震後,卧龍山區塌方、泥石流不斷,很多以前有的狹窄道路全部沖毀,該路線基本全在峽谷中跋涉,甚至蹚水。山區河流多變,一場降雨下來就山洪滾滾,不僅沒有立足之地,就算拉着繩子,普通人也遭不住河水的衝擊。所以,就連當地人也不會選擇該路線,這是禁止遊客通行的區域。

  安全措施的欠缺也是出事的重要原因。江俊說,該群驢友原本在約20米寬的河道中拉了一根渡繩,挨個牽着繩子渡河,身上卻沒有繫上安全扣。一旦河水暴漲,靠雙手牽繩子的力量根本抵不住河水的強大衝力,人在河中央失去重心摔倒,几乎就不可能再爬起來了……相反,正確的渡河方法是,盡量在最窄的河道上牽渡繩,距河面越高越好,人再通過滑溜的方式渡河。其間,身體和渡繩必須通過安全扣固定,而雙腳也要遠離河面,避免被河水打濕後加重,卷進河流。

  江俊說,他們在前晚也是通過牽繩將6名驢友成功解救。在性命攸關的徒步穿越中,這些安全措施和技巧出不能有一點紕漏。

   一次救援驢友的成本

  近50人冒生命危險進山搜救

  卧龍公安分局局長何明武講述了這場持續12個小時的救援行動。

  前日中午12點半,接到驢友報警後,卧龍公安分局、卧龍派出所、武警卧龍森林支隊和當地政府第一時間展開救援,截至昨日凌晨1時6名被困驢友全部脫困,當地已先後派出3批,共近50人進山搜救,調動車輛10多輛。以卧龍派出所為例,共10名警員進山,2人駐守溝口,全所僅剩一名女警員值班,同時她還要兼顧為全員參與救援的卧龍公安分局值班,所上4輛警車也全部被調用。在卧龍特區中心醫院,僅有的一輛救護車被調用,3人參與救援。此外,當地還緊急調集了20多位民兵。這些人每天的生活費補貼至少200元。

  更讓何明武擔心的是救援人員的安危。“深夜在峽谷中徒步,一腳踩滑就掉河裏了。” 何明武說,作為前晚救援行動的總指揮,他必須為這近50號人負責,這個責任帶來的壓力更大。所以他三番五次提醒救援人員,必須在確保自身安全的情況下盡快營救。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