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外媒稱中國空軍基地糟糕 打起仗來必輸

http://news.sina.com   2012年10月05日 03:10   澳洲日報

  加拿大軍事專家平可夫在最新一期出版的《漢和防務評論》中說,中國建造的空軍基地“糟糕”,打起仗來肯定“戰敗”。

  平可夫在文章開頭稱,一支真正打過現代化戰爭的空軍,從基地建設就可以看出其是否能夠首戰必勝。當今所有空軍強國的空軍基地建設經驗都是來自吸取第三次中東戰爭的結果。“再看中國的空軍基地,這一類最好待遇的機場諸如空3師J10戰鬥機團,空6師銀川基地、空1師赤峰J10團基地等,都修建了簡易型一綫維修保障機庫,同時擁有地下洞庫,一般情況下,洞庫存在兩個出口,張家口的空7師地下洞庫有四個出口。至少50%的中國空軍基地修建了大型的地下洞庫,這是中國吸取第三次中東戰爭教訓的結果。多數的中國空軍機場只有一條跑道,其邏輯顯然是先藏好飛機為主。是修建地下洞庫還是修建堅固的堡壘型機庫?這一爭論一直在國際空軍界存在。

  真正經歷過戰爭洗禮的國家,如埃及空軍、巴基斯坦空軍反而不修地下洞庫。他們的理論家認為,在激光制導炸彈、制導武器高度發達的今日空軍作戰環境中,僅僅有2個或者4個出口的洞庫型機庫,一旦庫門被命中,所有飛機不得不退出戰鬥,即使不被摧毀,那還不等於失去了制空權?因此埃及空軍的邏輯是,不能等,要緊急盡快起飛。

  2000年以後,中國的若幹空軍基地才開始積極修建更多的強化型、隱蔽式堡壘機庫。福建前線的機場基本完成了類似機庫的建設。空2師的遂溪基地是最先建設美式機庫的機場,同時擁有簡易型一綫維修堡壘型機庫。最近空29師也建設了類似的堡壘型機庫”。但平可夫最後又說:“現代空軍作戰中,分散建設堡壘型機庫、增多飛機跑道的設計與地下機庫建設誰更加合理。只有戰爭才能說明問題”。

  平可夫(AndreiChang,1963年-),原名張毅弘,加拿大軍事評論員,因崇拜蘇聯元帥朱可夫改名平可夫Pinkov。雲南出生,據說是壯族,他在自己的網站聲稱自己沒有中國血統。《漢和防務評論》雜誌的創辦人兼總編輯、漢和情報評論高級分析員以及英國《詹氏防衛周刊》亞太特派員。80年代中期在日本青山學院大學學習當代蘇聯政治(一說蘇聯裁軍學說),並娶了一位日本女性。他的文章主要發表在專業的軍事雜誌裡,諸如《詹氏防衛周刊》、美國《國防新聞周刊》、日本的《讀賣新聞》、《朝日新聞》、日本《軍事研究》、合衆社。也是香港《亞洲周刊》的軍事特派員和特約評論員。

  平可夫的軍事評論文章,廣受各方重視,但也引起很多爭議。80年代中期留學日本依靠給朝日新聞送報紙賺取學費。在日本青山學院大學學習蘇聯政治。平可夫精通日、英、俄文。經常訪問各國軍隊首腦。在日本出版過《2000年的中國軍隊》、《從後冷戰時代4場戰爭看第六代戰爭》,《蘇聯的軍用飛機》、《外向型的中國軍隊》等着作。到過阿富汗和中東採訪戰爭。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