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解放軍的突然發力 釣魚島的“有所作為”

http://news.sina.com   2012年10月10日 18:35   澳洲日報

  日方已證實中國海軍艦艇於10月4日通過宮古海峽時並未事先通告日本政府。據悉,中國與日本防衛當局原本有默契,在軍艦通過海峽之前都會進行事先通告。輿論普遍認為,中國此番打破這一默契,可以看作在軍事層面所表達的對日抗議,是圍繞釣魚島問題中方的反制措施之一。國慶節日期間,中國海軍陸戰隊的隊員們卻在抓緊進行新戰法的操練。新的演習強調部隊的實戰能力,包括裝甲兵、陸戰步兵、偵察、通信、導彈等官兵全程參與實彈演習。新的戰法包括遠程突襲,封鎖滲透,破障攻堅,奪控島礁等。針對奪控島礁,海軍陸戰隊也進行了重點的模擬訓練。

  中國近來在釣魚島問題上的強硬,迎來了其國內輿論界一片叫好聲。事實上,自日本右翼石原提出“購島”後,中國國內就有一股“中國外交為什麼需要忍”的聲音出現。不少人對鄧小平外交中的“韜光養晦,有所作為”、“擱置爭議,共同開發”提出了質疑和預判。有聲音認為,隨着中國與日本、菲律賓、越南等周邊國家在釣魚諸島、南海諸島爭端的激化,不僅中國外交部發出的“強烈譴責”、“嚴正交涉”、“擱置爭議”等外交說辭被貶“太軟弱”,就連鄧小平的外交戰略也被指“無底線”。修正“鄧氏外交戰略”的輿論潮順勢而起。

  那麼,上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鄧小平就解決中國與周邊國家的爭端談了一系列看法,形成了解決周邊爭端的戰略性思維。今天,30多年過去,在已經變化了的世界面前,他當時的談話和構想,還具有現實意義嗎

  “擱置爭議”下解決一系列邊境糾紛

  上世紀70年代末,剛剛決定走上改革開放之路的中國,需要和平的周邊環境和相當穩定的國際局勢。在此大背景下,鄧小平思索解決國際爭端、加強周邊安全的新途徑,逐步形成了解決周邊爭端的戰略思維。1978年,當中國和日本就簽訂和平友好條約進行談判之際,鄧小平提出了將釣魚島主權爭議擱置起來的建議,從而使雙方能挪開障礙順利達成協議。此後幾年,又在“擱置爭議”的基礎上提出了“共同開發”的想法。

  如對於釣魚島問題,鄧小平提出“可否採用共同開發的辦法加以解決”,“共同開發的無非是那個島嶼附近的海底石油之類,可以合資經營嘛,共同得利嘛”。談到南沙群島爭端時,他同樣主張用“擱置爭議,共同開發”的方式來解決。1984年,當中英兩國就香港問題達成協議,鄧小平也在多個場合表示:“好多國際爭端,解決不好會成為爆發點。我說是不是有些可以採取‘一國兩制’的辦法,有些還可以用‘‘共同開發’的辦法。”

  “擱置爭議,共同開發”誰都會不陌生,但在觀察人士看來,事實上,所謂“擱置爭議”,包含既對立又統一的兩個層次。首先是原則性層次,即:不否認爭議的客觀存在,堅持在解決爭議過程中維護國家主權與核心利益這一原則立場;其次是靈活性層次,即:承認解決爭議的複雜性和困難性,為避免無休止的紛爭導致矛盾激化,可先將爭議擱置起來,待時機成熟再加以解決。而所謂“共同開發”,即在“擱置爭議”的基礎上合作開發、利益共享、共同發展。整個思路體現的是將矛盾、爭執納入通融、和解的框架,以便於中國集中精力發展經濟。

  30多年來,鄧小平的這一戰略思維對中國解決與周邊國家的各類爭端發揮了重要的指導作用,從而創造了一個有利中國經濟發展的周邊環境。例如,南海爭端牽涉到五國六方,頗為錯綜複雜。中國長期堅持“擱置爭議,共同開發”的原則,終於簽署了《南海各方行為宣言》。同時,在南海爭端一時難以解決的情況下,中國與越南本着擱置爭議、先易後難的精神,簽訂了《中越陸地邊界條約》,使中越陸界成為和平友好的邊界。中國和印度也本着“擱置爭議,共同開發”的精神,簽署了《關於解決中印邊界問題政治指導原則的協定》,使雙方能在達成最終解決辦法之前維持邊界現狀,共同推動邊界地區的貿易和經濟發展。

  這一戰略思維在中國與中亞、俄羅斯的關係中更是取得突破性成功。特別需要提的是,蘇聯解體後,中俄雙方經談判解決了除黑瞎子島以外的前中蘇邊界東段的全部問題。1999年12月,中俄雙方簽署協定,決定暫時擱置爭議,在一定期限內對該島進行共同開發。許多人以為,該爭議又會無限期“擱置”。但僅僅過了不到5年,中俄雙方就最終解決了這一問題,將黑瞎子島一分為二,西側一半回歸中國。這一事件具有特別重要的意義,因為它是第一個經過“擱置”期以後得到徹底解決的爭議,是鄧小平解決周邊爭端的戰略思維取得完全成功的範例。

  “韜光養晦”換來“和平崛起”

  再看鄧小平提出“韜光養晦”的時候。當時中國國家發展戰略尚未最後定型。大約在1989年底、1990年初時,中國外交正處於基辛格訪華以來前所未有的困境,而鄧小平路線也遇到了最嚴峻的挑戰。“韜光養晦”,正是鄧小平對那時的嚴峻挑戰做出的回應。

  1989年6月9日,鄧小平《在接見首都戒嚴部隊軍以上幹部時的講話》中說:“我們要繼續堅持計劃經濟與市場調節相結合,這個不能改……以後還是計劃經濟與市場調節相結合。重要的是,切不要把中國搞成一個關閉性的國家。實行關閉政策的做法對我們極為不利,連信息都不靈通”。對外開放,一個巴掌拍不響,兩廂情願才能做到。試想,你想要開放,別人要制裁你、封鎖你,怎麼開放法 所以,鄧小平在當時講“韜光養晦”,就是篤定要堅持“和平與發展”這一選擇。

  據查,“韜光養晦”是黨內話語,是鄧小平在黨內路線鬥爭中的防禦性、策略性話語。他從來沒有對外國人講過這個話。查中共十四大以後的歷次政治報告,也從來沒有引用過這個話。十四大報告中說:“和平與發展仍然是當今世界兩大主題”;十五大報告中說:“要尋求共同利益的匯合點,擴大互利合作,共同對付人類生存和發展所面臨的挑戰。對彼此之間的分歧,要堅持對話,不搞對抗,從雙方長遠利益以及世界和平與發展的大局出發,妥善加以解決”;十六大報告中說:“順應歷史潮流,維護全人類的共同利益。我們願與國際社會共同努力……積極促進經濟全球化朝着有利於實現共同繁榮的方向發展”;十七大報告中專門列了一個小節說“始終不渝走和平發展道路”。其中寫到:“我們主張,各國人民攜手努力,推動建設持久和平、共同繁榮的和諧世界。為此,應該遵循聯合國憲章宗旨和原則,恪守國際法和公認的國際關係準則,在國際關係中弘揚民主、和睦、協作、共贏精神。”

  可見,“韜光養晦”戰略的正式表述就是“和平發展”、“和平崛起”。中國國務委員戴秉國此前曾撰文指出,“韜光養晦”的主要內涵是“中國要保持謙虛謹慎”,“與走和平發展道路的思想是一致的”。試問,那一部分人否定“韜光養晦”的聲音,其實質上是否是要否定“和平發展”呢 。

  中國人民解放軍前副總參謀長熊光楷透露,在訪問和參加一些學術交流活動的時候,多次就此做解釋和說明,強調“韜光養晦”不是中國所採取的一種權宜之計,不是暫且隱蔽自己的真實意圖等待時機成熟再出手的意思。在他看來,如果僅僅是拋棄或者修正“韜光養晦”這一用語,並不是什麼大事情,但問題在於,有些人是要以否定“韜光養晦”為突破口,全盤否定鄧小平的外交戰略乃至國家發展戰略,這就要引起人們的高度警惕了。因為這些人的心思還停留在帝國主義時代,留戀“戰爭與革命”、“世界範圍的階級鬥爭”的話,在今天的和平年代,就是一件危險的事情。

  “有所作為”不等於喊打喊殺

  有人提出,鄧小平在講了“韜光養晦”以後,又講了“有所作為”,現在中國經濟已經上了一個新台階,可以多講一講“有所作為”了。在分析人士看來,這話也對,也不對。對於“有所作為”,不同的人對於它的理解是截然不同的。

  當年鄧小平講“有所作為”,就是要中國一心一意做好自己的事情,通過改變自己來改變世界。一方面要在短暫的治理整頓之後繼續推進經濟體制改革,最終建立市場經濟體系。另一方面要努力克服當時的外交困難,繼續推進對外開放。當時的年代,實際上就是“中美關係終歸要好起來才行”,“這是世界和平和穩定的需要。”

  如今所講的“有所作為”,自然與20年前大不一樣。就外交層面來說,在相當一部分人看來,他們今天所理解的“有所作為”,就是要回歸甚至超越毛澤東的“革命外交路線”。所以,有人會說,面對敵人的C型包圍,中國應發揚“尚武精神”,應“早打、大打”。也有人會說,憑藉現有的經濟實力,應以武力或武力威脅的方式解決與周邊各國的邊境糾紛。在分析人士看來,這一部分人,從某種意義上來看,就是被近年來中國經濟發展的成績搞昏了頭,忘記了或者根本就不知道過去的教訓。1958至1970年間,在“打倒美帝,打倒蘇修,打倒各國反對派”的口號聲下,中國外交四面出擊,一時間在全世界僅剩下200萬人的阿爾巴尼亞這一個“朋友”。假如按他們的意見辦,難免會重蹈1958年至1970年的中國外交困境。

  那麼,今天究竟如何理解“有所作為” 還得回頭看鄧小平的話。1990年,鄧小平就指出,“世界政治格局在變化之中,將來三極也好,四極也好,五極也好,中國總是一極”。“在國際問題上無所作為不可能,還是要有所作為。作什麼 我看要積極推動建立國際政治經濟新秩序。我們誰也不怕,但誰也不得罪,按和平共處五項原則辦事,在原則立場上把握住。”

  由此判斷,中國已經成為第二經濟大國,有必要承擔起更多的國際責任,包括在經濟、政治、軍事、環境保護、科技創新等各方面的責任。譬如說,在保障海洋航運、共同打擊海盜方面,與其他海洋強國開展國際合作,乃至建立聯合國海洋警察機制等,這即是中國“有所作為”的表現。那麼,回到周遭領土糾紛問題上,還是鄧小平當年的話,“我們誰也不怕,但誰也不得罪,按和平共處五項原則辦事,在原則立場上把握住”,而非毛澤東的“革命外交路線”。

  那麼,回到目前東海和南海主權島礁的現有的爭議上來。由於相關方的非法搶佔和挑釁,“主權在我,擱置爭議,共同開發”的設想已經形同虛設,實際情況已處於嚴重對峙的困局。隨着時間的延續,如果中國不“有所作為”,很可能會使這種不正常狀態進一步擴大甚至凝固而難以輓回;或者使爭議不斷,成為長期存在的國際關係中的“定時炸彈”。因此“有所作為”的戰略選擇十分重要。近日中國在東海釣魚島問題上採取的一系列反制措施和全方位准備,已經顯現出遏制對手進一步囂張的初步效果。如果假以時日,迫使對手內部加劇分裂,如此,承認爭議,回歸正常雙邊談判軌道的可能性才會有望。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