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支持制裁是華重建對朝影響力體系第一步

http://news.sina.com   2013年03月08日 07:10   澳洲日報

  聯合國安理會3月7日通過制裁朝鮮核試驗的第2094號決議,對朝鮮開展史無前例的金融制裁和外交制裁。在制裁決議通過的同時,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和駐聯合國代表先后發表講話支持該決議。這是中國繼去年12月份罕見同意聯合國制裁朝鮮發射衛星,今年2月份史無前例對朝鮮核試驗進行交涉后,對朝鮮採取的最強硬態度。

  從中國官方對第2094決議的發言來看,中國目前在半島問題上的第一要務是保住六方會談,重建在東北亞施展影響力的體系,第二要務是在六方會談的框架下找到半島長治久安的辦法。

  史上最嚴厲制裁?

  此次升級版的制裁朝鮮的決議草案由美國、英國等國家提出,在現有聯合國制裁朝鮮的決議基礎之上強化了力度,而且顯著擴大了制裁範圍。決議第一次將從事非法活動的朝鮮外交人員、銀行業實體以及非法的大量現金轉賬列入制裁範圍,併進一步增加了旅行限制,被認為是聯合國史上“最嚴苛的一些制裁措施”。

  通過決議后,美國常駐聯合國大使賴斯(SusanRice)稱,此項制裁決議將“重重咬傷”朝鮮。法國國際戰略關係研究所亞洲研究部主任吉雅爾認為,此次中國的姿態是第一次達到如此分量,制裁內容不重要,但朝鮮應該明白,如果中國下決心制裁,對它而言意味着什麼。

  但實際上,正如中國常駐聯合國代表李保東大使稱,決議本身不是全部,還需要全面落實。決議的大部分措辭都是“呼籲”,這種姿態性而非決定性的強制性措施到底能夠起到多大作用也備受質疑。

  此前2006年2009年在聯合國對朝鮮進行核試驗的制裁中,中國都盡量讓實質性威力降到最低,在去年12月聯合國通過對朝鮮發射衛星的制裁決議后,中國學者曾先后公開解讀制裁並沒有實際的作用。清華大學國際問題學者孫哲也曾向多維新聞透露,實際上中國外交人員已經在聯合國進行了極大斡旋,已經盡可能地將對朝鮮制裁的陣痛降到最低。當然,一方面也是考慮到,不希望美國對朝鮮進行金融制裁可能會傷及與朝鮮做生意的中國公司。但不論如何,聯合國將宣佈的制裁措施其實不會有什麼實質威力。中國駐聯合國的官員曾形象地說,“我們把虎牙都拔掉了”。

  分析人士指出,朝鮮進行核試驗確實讓中國顔面盡失,但實際上中國同意制裁決議讓朝鮮感到痛只是手段,中國從長遠考慮並不會放任制裁影響朝鮮的政權穩定。此次制裁雖然有一定效用,但是並不代表中國放棄朝鮮。

  朝在3月5日發表撕毀停戰協定的聲明,3月7日發表威脅對美國進行先發核打擊的聲明,但是二者都將矛頭直指美韓軍演對朝鮮安全的核威脅,而並非對聯合國反對朝鮮核試驗的直接抵抗和反擊。朝鮮撕毀停戰協定挑起戰火,是為了逼美國回應金正恩上台后就一直提議的將停戰協定改成和平協定。中國外交部3月6日在回應朝鮮宣佈停戰協定無效時稱從長遠看要以和平機制代替停戰機制,3月7日在闡述支持聯合國制裁時強調“在六方會談框架下解決半島無核化問題,並探討從根本上實現半島及東北亞地區長治久安的有效途徑”。這實際上代表中國預設朝鮮的需求。

  中國稱聯合國的反應是適度的、平衡的,其實既滿足了將美國拉回談判和平機制的朝鮮需求,也滿足了美國對朝鮮做出實質支持的要求,既是對二者的妥協,也是實現中國半島訴求的重要一步。

  保六方會談成關鍵

  聯合國安理會表決涉朝制裁決議是在北京時間7日晚11點,而7日當天中國外交部官方網站即刊登出中國外交部新聞發言人對決議的回應。中國常駐聯合國代表李保東當天也在安理會表決朝鮮核試驗問題決議草案后向中外媒體發表談話。發言人秦剛的回應分為三個部分:介紹中國對決議的態度;決議的重點;中方的半島立場。

  在提到聯合國制裁決議的重點時,秦剛並沒有提及外界最關注的制裁措施,而是直接點名了中國的關切——六方會談。他說安理會第2094號決議表明了國際社會反對朝鮮核試驗的立場,同時承諾通過對話與談判的和平方式解決朝鮮半島核問題,重申支持並呼籲重啓六方會談,總體上是平衡的。李保東的談話也強調了聯合國決議對六方會談的支持。他表示,安理會剛剛通過的決議承諾通過對話談判的和平方式解決朝核問題,重申支持並呼籲重啓六方會談,就通過外交努力解決朝核問題釋放了重要信號。

  2006年10月聯合國通過制裁朝鮮的第1718號決議后,中國駐聯合國代表王光亞曾發表談話,2009年聯合國通過第1874號決議后,發言人秦剛也曾發表聲明,但是彼時而這重點提及的是中國對朝鮮核試驗的反對立場並沒有出現對六方會談的過度強調。

  觀察人士認為,雖然中國在不斷強調開啟六方會談解決朝核問題是聯合國共識。中國對六方會談的特別關注正體現了這一機制的岌岌可危。且仔細品讀不難發現,秦剛和李保東的言論也隱現出中國對六方會談這一機制的擔憂。

  在介紹中國的半島問題立場時,除了各方保持剋制維護東北亞的和平穩定這些慣用語外,秦剛稱中方敦促有關各方保持冷靜和剋制,避免進一步採取可能導致局勢升級的舉動,呼籲各方堅持對話協商,在六方會談框架下解決半島無核化問題,並探討從根本上實現半島及東北亞地區長治久安的有效途徑。

  李保東稱希望各方通過對話接觸彌合分歧,在六方會談框架下均衡解決各方關切,推進半島無核化進程,維護半島和東北亞地區的和平與穩定。

  “敦促”一次體現出中國對外交解決問題極為關切。而“呼籲”和“希望”這兩個詞語也展現出六方會談的尷尬境地。六方會談以其實際效用不佳而飽受詬病,雖有聯合國檔案支持,但中國仍然沒有底氣,語氣仍是姿態性的、詢問性的。這反映的是中國正在失去以六方會談掌控朝核問題的能力。

  中國2003年發起六方會談,歷經十年,它已經成為中國展示在東北亞影響力的重要平台。在中國官方的總結性措辭中,以六方會談為代表的中國應對周邊國家外交問題機制化是中國的重要外交成就。只要六方會談不被撇,中國在東北亞的主導權就丟不了。只有重拾這一機制,中國才能夠重建對各方施加影響力的體系。中國參與推動制裁朝鮮與其說是和朝鮮翻臉,不如說是攜六方會談爭取半島的主動權。

  秦剛最后一句稱“中方將繼續為此做出不懈努力”,在中國的外交語境裡,這句話代表的是立場不容置疑,這實際上也暗示中國的朝核問題地位正在經受考驗,中國在做最后的堅決努力。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