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汪洋:中國制度是自豪的根本

http://news.sina.com   2013年03月08日 07:10   澳洲日報

  近日,中國政治局委員汪洋在參加安徽代表團討論時發言表示,“這五年能夠取得這樣的成績,是我們制度和道路的優勢進一步顯現,我覺得這是讓我們可以從根本上感到自豪的東西。”汪洋還認為,制度是西方擔憂中國發展的原因。不過汪洋也表示,“我現在是下崗職工,沒職務,所以現在也不能表什麼態,只能說感謝崗前培訓,將來在工作中貫徹我剛才講的原則,能辦的快辦,不能辦的堅決不辦。”

  據《二十一世紀經濟報導》3月7日刊文稱,十八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委員陸續參與到曾任職地人大代表團的審議。其中就包括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汪洋到曾任職地安徽代表團討論未來改革事宜,同時對過去五年的中國道路和中國制度表示出信心。汪洋在發言時表示,“我今天是典型的‘返鄉團’……月是故鄉明,音是家鄉親。我和我愛人在家有時候突然想起來一句宿縣話,兩個人很興奮。”據了解,汪洋是第二次當選中央政治局委員,此次也是15年后重回安徽代表團。

  深化改革面臨新利益格局

  對於繼續深化改革,汪洋直接指出:“總理上午的報告中講了十一個方面,我自己認為,這些問題最核心的是影響科學發展的體制機制性障礙,這其中最核心的就是這三十多年的發展我們形成一些新的系統性的利益格局……這個系統性的利益格局裏面,有很多是我們政府自己的利益格局。”

  在談及利益格局后,汪洋對行政體制改革發表了看法。汪洋說,“我們講行政審批過多,我們管了很多管不了不該管的事兒,實際上和部門利益是有關係的,咱們這次會議最后還要討論國務院機構改革和轉變職能的方案,國務院有一些這些方面的考慮和安排,實際上是想做的,但是非常困難。如果說三十年前的改革我們要解決的是意識形態的問題的話,現在我們就要解決利益的問題。我在廣東的時候,在做很多改革的探索時,面對的很多都是調整既得利益,都是很痛苦的事兒。”

  本屆兩會將審議和討論《國務院機構改革和職能轉變方案》。《政府工作報告》中也涉及到央地關係調整的敘述。汪洋在任職廣東時,都曾就政府機構改革和職能轉變開展過多層次的試驗。汪洋表示,“就是拿刀割自己的肉,你說多困難……有時候是非常困難的,需要我們全黨下決心。”

  再提制度和道路自信

  此次的《政府工作報告》對中共過去十年的工作進行了肯定。對此,汪洋也表示“能夠取得這樣的成績,是我們制度和道路的優勢進一步的顯現”。同時也表現出汪洋對十八大報告提出的中國理論、中國制度、中國道路的信心。

  汪洋談起十年間的對比,感慨頗多。他回憶道,1990年當時任職安徽銅陵的他去德國考察,“我離開德國的時候那個友好組織給我弄了幾箱子的舊衣服,他把我們當成要飯的了。當然那舊衣服也還不錯,你也不能拒絶,我都帶回來送到民政局交給敬老院去了,當時人家就是這麼看我們的。”

  相較於十年前德國對於中國現狀的不了解,如今改觀頗大。汪洋介紹稱,2012年德國總理默克爾訪問中國廣東,領事館將住宿安排在花城廣場。“她(默克爾)見我們總理(溫家寶)的時候說,跟你們這地方比,我們柏林簡直像個農村啊!因為那兒是廣東最漂亮最繁華的地方,而且我們城市的燈光工程確實搞得漂亮。當然這當中也有恭維我們的成分,但不管怎麼樣,現在的中國讓全世界刮目相看,這個評價是一點都不為過的。”

  二者相比較,汪洋表示,“這五年能夠取得這樣的成績,是我們制度和道路的優勢進一步顯現,我覺得這是讓我們可以從根本上感到自豪的東西。”汪洋還認為,制度是西方擔憂中國發展的原因。他說,現在中國在和平發展,快速成長,西方感到很擔憂,開始從各個方面遏制我們。其實你想想,他擔心我們的經濟實力嗎?我覺得不是。盡管你總量很大,前段時間我們講外貿超過美國,但我們說人家出口的(轎車),人家都是幾百萬一台,咱們是幾萬一台。所以我覺得不是經濟上的原因,是擔憂我們的科技實力嗎?我覺得也不是。也不是我們的軍事水平,我們就一條航空母艦,還是從人家烏克蘭買回來的舊船改造的。

  汪洋說:“(他們)擔憂的是我們的制度,因為你用了30多年的改革開放,60多年的社會主義,最后使一個13億人口的大國迅速崛起,是這個制度挑戰了西方認為的無懈可擊的制度模式,這是他們感到最擔憂的東西。特別是現在‘彎道超車’,不僅是經濟上來了,對應的是他們的市場失靈了,很多事實說明市場也有失靈的地方,像華爾街的問題與監管無效有關,民主也失效了,(政府)舉債、破産,希臘是最典型的。”

  “他們引以為豪的東西,市場失靈了,民主失效了,再反觀社會主義的中國,好像民主不是只有一種模式,協商式民主也是可以的。現在他們也感到市場經濟也不止一種搞法,也不是西方一種模式。當然,他們不承認我們的社會主義。但我想說,我們能取得的成績正是因為我們選擇了社會主義的道路,盡管當中我們也磕磕絆絆,遇到很多問題,甚至現在也沒解決,但我們能有這個成績根本的問題還是制度和道路的勝利。在這個前提下有每一屆政府的努力才能發揮制度和道路的優勢。”

  注入曾任職地發展新思維

  在代表團評議曾任職地的發展,也成為中央領導機構成員的共同選擇。汪洋對曾任職地提出了側重明顯的發展思路,在發言中他還列舉公共財政、人均可支配收入等數據的現值和自己任職時對比,體現各地過去十年的發展成績。

  汪洋在歷屆兩會期間曾多次造訪安徽團,在任廣東省委書記期間,他就曾以老鄉身份造訪安徽代表團,當時即較多關注兩地的經濟發展和産業合作。2010年全國兩會期間便是如此。汪洋主政廣東期間,粵皖合作緊密,兩地經貿合作活動頻繁,每年兩地黨政代表團都有不止一次的考察交流活動。消息人士稱,這與兩地高層的“撮合”有關。

  此次汪洋回應安徽代表發言時說,“大家在發言中間,可能考慮到我未來可能做什麼事兒,因此對我進行了崗前的強化教育和培訓,讓我增加對安徽農業、水利以及有關領域的了解,讓我在上崗以后能認識到問題,努力幫助解決問題。我過去就說了,現在是講普通話,但絶對能聽懂安徽話。大家講的這些意見對我了解安徽目前存在的問題有幫助,對將來做好工作也有價值,但是咱得按法辦事。”

  最后汪洋表態稱,“我現在是下崗職工,沒職務,所以現在也不能表什麼態,只能說感謝崗前培訓,一定記住這些訴求,我都記在本兒上了,將來在工作中貫徹我剛才講的原則,能辦的快辦,不能辦的堅決不辦。”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