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恐怖新疆:“中國夢”到不了的寒冷邊疆

http://news.sina.com   2013年04月24日 04:30   澳洲日報

  2013年4月23日,新疆巴楚縣發生嚴重暴力恐怖案件,15人被殺,2人受傷,6名暴徒被擊斃,8人被生擒。這是繼烏魯木齊“七五事件”后最嚴重的一起恐怖襲擊,在政治氛圍濃厚的多維博客上,也充斥着對這一事件的激烈爭論,對北京高層而言,在習近平的“中國夢”正被官媒喉舌大肆宣揚之際,這種極端惡劣事件無疑為之平添了一層烏雲。

  實現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承載了中國各族人民的夢想和重托,回歸民族的偉大復興當然包括九百六十萬平方公里上每一寸土地的回歸,包括這片土地上生活的每一位國民的回歸。可是現在,這場夢被染上了猩紅的血色,難道這麼一個溫情、勵志的“中國夢”就到不了新疆這個遙遠的地方嗎?

  歷史的決裂

  新中國初期,新疆伊寧政權身為中共共同對抗國民政府的盟友之一,他們對中國新政權也曾有高度的期盼。但當時蘇聯史達林卻透過A.I.Mikoyan指示中共必需學習蘇聯移民中亞的經驗,藉由漢民族人口遷移來削弱少數民族的政治企圖。中共建政初期缺乏統治新疆的各項行政體系,只能將野戰軍軍隊開入新疆,加以壓制“前盟友”,導致新疆執政者再度流亡海外。隨后,中共一直追求領土完整、邊疆整合、地方自治的政治目標,採取了沿襲盛世統治新疆時期的民族分類方法來反制維吾爾民族自決。

  在1960年代中蘇決裂之后,蘇聯又開始策動新疆地區的分裂活動。1962年5月,因為大躍進導致饑荒,伊寧市政府被民衆嚴重破壞。蘇聯駐伊寧領事館向民衆大派蘇僑證及開放邊境,大量民衆逃亡到蘇聯,不少都是“東突厥伊斯蘭獨立運動”的骨幹。蘇聯又在哈薩克斯坦的塔拉斯、烏茲別克斯坦的撒馬爾罕設立訓練中心,從逃亡蘇聯的中國難民中培訓維吾爾族、哈薩克族特工,派遣他們回中國竊取情報、煽動分裂活動,並印刷宣傳資料,設立維吾爾語的廣播電台。1979年蘇聯入侵阿富汗、中越戰爭爆發后,中蘇關係極度緊張,駐扎在中蘇邊界西段的蘇軍曾經在中亞腹地進行過入侵新疆的大規模演習。

  文化大革命爆發后,因為可以進行武鬥及組織公社,東突厥人民革命黨於是成立。1978年時,其基層組織已遍及整個新疆。后來,得到蘇聯支持,其領袖阿洪諾曾率領部隊從喀什跑到中蘇邊境,企圖立國,途中被捕。

  政策的誤導

  中共對新疆政策的轉折點是胡耀邦執政時期,除了1984年,胡對西藏的“懷柔政策”,他還制定了一個對中華民族貽害無窮的“新疆六條”:大致內容是:充分自治;修養生息;支援大量經費,促進農牧業生産用於新疆各族人民的迫切需要;恢復新疆文化教育科學事業;進疆幹部分批分期調回內地等。

  一時間,中共新疆自治區黨委在全區範圍內大規模調整各級領導班子,增加少數民族幹部比例,漢族幹部可以提前退休,也可以協助調回內地。結果是新疆的政局越來越不穩定、民族矛盾愈來愈深,中央在新疆的一系列政策既得不到包括維吾爾在內的穆斯林民衆的支持,也得不到占新疆不到40%人口的漢族民衆的擁護,很多政策實際損害了全體新疆民衆的共同利益。

  不得不說胡耀幫是個內心很虔誠的人,他以為只要政策對新疆傾斜,經濟發展了,少數民族就會自然而然地心向中央,自然而然地維護國家統一。其實,這完全是一廂情願。事實上,很多維族人根本就不把中國當成自己的國家。有個西方記者講述了這樣一件事:一個負責保管國旗的維族小學生,每天都要在收回的國旗上踩一腳!大家想想,要怎樣的教育和仇恨才能導致這種舉動?分析“新疆六條”的失誤,主要産生了3個方面的惡果:1動搖了中央在新疆的政權基礎。“新疆六條”中有幾條是直接傷害漢族利益和中央政令權威的,如60%政策——招工,參軍和上大學新疆人要占60%,領導幹部中,一把手必須是維族。

  我們都知道,異地戀導致戀人分手的幾率是很高的,中共只看表面又不願深入溝通,一會一味忍讓一會又借助高壓的左右搖擺政策,失去“戀人”也是時間的問題。

  習近平的嚴峻挑戰

  在胡耀邦之后的十幾年內,中共在新疆採取了左傾的僵化高壓政策,使尖鋭的矛盾衝突被掩蓋在表面的穩定之下。 這一政策的直接結果,就是發生了更大規模的“七五事件”。最后,數萬軍警進駐街頭,以震懾暴力分子,恢復治安,王樂泉被免職,張春賢調入,開始進行所謂的“柔性治疆”,中共在胡錦濤時期轉變治疆思維,被認為是胡錦濤和江澤民治疆理念的最大不同。

  但即便如此,新疆仍然不夠安定,在南疆地區仍然暴力事件頻發,新疆境內几乎每半年都會有一次惡性暴力事件發生。有評論認為,“柔性治疆”的另一面,也許要以鐵腕反恐為輔助,海外知名政經評論人士牛淚更是在他的博客專欄中指出,在“柔性治疆”和鐵腕反恐之外,還要以“法治新疆”為主綫,透過發展民族經濟和打擊貪腐等措施來收攬邊疆民心。

  這次發生的暴力事件,是習近平執政后發生的第一次恐怖案件,這說明新疆問題對習近平來說仍然是個嚴峻挑戰。很多人談到中國夢的時候說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的中國夢,習近平在今年“兩會”講話中也做出了“還夢與民”的舉動,中國夢理所當然的應該是各個民族美好夢想的融合,要靠各族人民來一起用心締造。“中國夢”不應該只是“漢族夢”,“中國夢”的春風應該讓玉門關外的這片土地從此不再血腥。

  (作者/穆岸)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