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日媒看神十心酸再潑解放軍污水

http://news.sina.com   2013年06月13日 02:39   澳洲日報

  「中國人第一次在太空慶祝端午。」昨天,當神舟十號上的3名航天員向祖國人民發出節日祝福時,美國《國際先驅論壇報》這樣說。在國際分析家眼中,從2003年楊利偉搭神五上天到第二名女航天員王亞平隨神十升空,記憶中過去十年的中國載人航天有如電影《土撥鼠日》裡的主人公,每天醒來都是昨日(發射)重現,而每次循環都比前次更懂得如何成功。「中國人在太空中每走一步都令西方焦慮」,這句話昨天被多家報導神十的西方媒體提及,但不少人還是給神十送上了祝福。日本富士電視台則用「野望」形容中國的太空雄心,有分析稱,日本人提「難以實現的野心」時才會用這個詞形容。過去十幾年,中國載人航天已習慣在類似非議與讚頌的包裹下走自己的路,外媒猜測,中國人不會在建立本國空間站的夢想實現后止步。而在當下,美國《基督教科學箴言報》說,中國人正用比冷戰時的美蘇更有條理的節奏走向天宮。

  神十升空,中國邁步

  據環球時報報導,「國際空間站裡的6名宇航員這下有伴兒了。」美國「發現」頻道昨天以此開篇報導神十升空。文章稱,由於中國並非國際空間站15個伙伴國成員,隨神十進入太空的3名中國航天員不會踏入距地表250英裡的國際空間站,他們的目的地是中國自己的空間站「雛形」──天宮一號。如許多11日守在電視機前收看神十升空直播的中國人所了解的那樣,多家國際媒體也在向讀者介紹神十肩負的四大任務:為天宮一號在軌運營提供人員和物資服務;考核新飛船裡航天員生活、工作和健康的保障能力;首次開展中國航天員太空授課活動;進一步考核工程各系統執行飛行任務的功能、性能和系統間協調性。英國《新科學家》把它簡化為:中國朝着建立自己的空間站又邁出了一步。

  「『神舟』的意思是『神聖的船』」,昨天,像法新社這樣給讀者做科普的國際媒體不在少數。《澳大利亞人報》說,神十飛天讓聶海勝、張曉光、王亞平這3名航天員成了中國家喻戶曉的人物,他們的照片佔據了中國各大主流媒體。美國《華盛頓郵報》則更關注中國第二名女航天員王亞平肩負的「太空授課」任務。文章說,在加拿大宇航員哈德菲爾德通過視頻網站分享他在國際空間站一展歌喉的視頻后,中國航天員也要在天宮一號裡同地球上的學生展開交流,這標志著中國航天工程迄今最大膽的一步:將軍方支持的航天工程帶入普通中國人的生活中。文章說,這樣做也是在緊隨美國宇航局(NASA)的腳步,后者通過與學生的接觸刺激人們對太空的興趣,維持公衆對航天預算的支持。

  「這是中國人第一次在太空慶祝端午」。美國《國際先驅論壇報》12日以此為題介紹中國航天員在神舟十號上吃粽子的計劃。文章說,在講究「民以食為天」的中國,地面上的人們總關心航天員吃什麼。中國媒體也熱衷回憶10年前中國首名航天員楊利偉的太空食譜,他當時吃了名菜宮保鷄丁。印度報業托拉斯12日還回顧楊利偉此前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對「航天員在太空開展黨組織活動」的暢想。文章說,隨神十飛天的3名宇航員都是中共黨員,看來作為世界最大政黨的中國共産黨有雄心在宇宙空間設立自己第一個黨支部。

  「中國載人飛船神舟十號發射。承載習政權的野望。」日本富士電視台在報導神十升空時配發的這段字幕,11日引起一些在日華人關注。他們中有人翻閲日本普通話大辭典尋找「野望」的釋義,得到的答案是「未能實現的野心」。有旅日華人在微博上留言說,自習近平與奧巴馬會面起,日本輿論的反應就像吃了一馬車酸葡萄。

  日本《東京新聞》12日則提及一個每逢中國載人航天取得突破必被提及的話題──「截至當前中國所有航天員全部來自解放軍,令國際社會不得不擔憂宇宙被軍事利用。文章還說,當美、俄、日、歐聯手推進國際空間站計劃時,中國不參加,而是讓解放軍主導本國空間站項目。英國《金融時報》題為「中國火箭發射標誌邁向空間站建設重大一步」的文章說,近年來隨着中國崛起為全球大國,軍力也快速擴張,西方觀察家自然焦慮中國航天被用於軍事用途,北京拒絶透露項目細節似乎也暗示中國航天項目有軍民雙重用途,但文章說,這一點與其他國家是一樣的。文章還說,北京計劃2020年前擁有自己的空間站並實現登月,那一年恰逢國際空間站退役,中國將成為全球唯一在太空保持存在的國家。但文章也說,中國之所以未能參與國際空間站合作,主要原因是美國反對。

  美國「發現」頻道說,NASA也並非無意與中國合作,而是美國國會禁止它這樣做,擔心合作會導致美國尖端空間技術流向中國。但文章引用美國憂思科學家聯盟學者庫拉克奇的話說,這種禁令只會起反作用──刺激中國航天研究領域內部民族主義情緒抬頭,同時打壓中國航天研究圈子內傾向於國際主義的聲音,最終不利於中美關係。與此同時,英國廣播公司報導說,歐洲宇航局已在拓展未來使用中國天宮空間站的可能性,此外,一些歐洲宇航員已開始接受漢語培訓了。

  外媒議論中國探空「節奏」

  「在此次任務中,神舟十號將嘗試與天宮一號對接,若任務順利完成,代表中國大陸邁向『太空站時代』」,台灣成功大學學者趙怡欽對《聯合報》說,雖然天宮一號比國際空間站「迷你」許多,但功能技術一點不遜色,「十幾個國家才能辦到的事,中國大陸一個國家就辦到了」。

  伴隨神十飛船升空,外界對中國航天有不少讚美。俄羅斯《報紙報》形容中國是「航天帝國」。美國《國際商業時報》11日說,「今天對於空間探索而言是令人興奮的一天」。

  澳大利亞空間分析師莫里斯·瓊斯在《空間日報》撰文稱,我們已目睹過很多次神舟飛船蓄勢待發,並相當清楚它們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某種程度上,神十升空就像美國喜劇明星比爾·默瑞主演的電影《土撥鼠日》,主人公每天醒來都不斷在傳統的土撥鼠日這一天經歷相同的人和事,正如片中主人公一樣,中國在一次次發射循環中做得越來越好。文章結尾,瓊斯還祝福神十回家時能比神九落地更加平穩。

  「在北京眼中,數十億美元的航天項目是中國全球地位日益提升、科技實力愈發進步的標誌,同時也是中共成功扭轉中國命運的象徵。」法新社11日說。不過在美國《基督教科學箴言報》看來,中國航天發展值得關注的是其「比美國和蘇聯在冷戰時期更有條理的節奏」。文章說,過去十年已有10位航天員進入太空,中國載人航天每一次任務都比前一次取得進步。2003年楊利偉在軌道上停留了21小時23分鐘,成了中國的約翰·格倫(美國首位進入地球軌道的宇航員)。如今在天宮一號完成任務后,中國還將在今年晚些時候發射天宮二號。而中國人目標清晰地行動時,美國還在為NASA未來該走哪條路辯論。

  「中國在太空競賽中領先了?」美國《本周》雜誌以此為題說,中國載人航天現在還在試圖達到美蘇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就達到的里程碑,雖然中國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但中國緩慢卻穩健的做事方式已為自己贏得回報。只要中國保持政治穩定並持續投入資金,會比其他人更早一步達到新高峰,未來建立月球基地和探索火星對中國來說都不在話下。但文章也說,不是所有人都信服中國的成功,他們認為中國有理由高興,但距離美國差得遠。隨着航天飛機退役,美國雖暫時無能力把人送入太空,但美國已開始做別國做不了的事,即通過民間企業發展太空運輸。

  中國人的太空熱情惹羡慕

  神舟十號11日升空時,CNN記者尼克·羅伯森以唯一獲准進入酒泉發射基地的西方記者的身份撰文揭示「中國神秘基地所助推的空間雄心」。文章驚訝於中國超級絶密的空間航天城裡到處是自行車,整體氛圍「迷人而友善」,洋溢着假日的氣息。但他認為,表面平靜下隱藏的是中國嚴肅的航天雄心。

  「快,說出一名正在國際空間站工作的美國人的名字,不許作弊。很難,對不對?」美國「大西洋聯機」說,中國的空間站計劃對美國來說是個尖刻的提醒,中國人也比美國人更愛他們的航天員,這部分是因美國宇航員已不被大力宣傳,中國則不同。德國《明星》周刊說,當西方仍在喘氣時,10億中國人在看他們的飛船上太空,中國的成就不僅是因為技術,還有開發宇宙的強烈意願,而這正是西方缺乏的。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