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兒童作家50字描寫男童生殖器引爭議(圖)

http://news.sina.com   2013年06月16日 02:39   澳洲日報

  “在他細瘦的、皮膚發白的兩腿間,蜷縮着一團顫巍巍的東西,像一隻出殻不久,軀體還是半透明的小鳥……”

  這是兒童文學作家黃蓓佳的小說《我飛了》的片段,有人因這批駁它為“兒童毒物”,有人則認為:“雖然略顯露骨,但是從全書的氛圍看仍然合理。都是器官,它們和鼻子的地位是一樣的。”

  黃蓓佳

  一部兒童文學小說昨日在網上引發熱議。昨日上午,一名網友將著名兒童文學作家黃蓓佳的兒童文學小說《我飛了》的部分片段發至網絡,裏面有50余字的關於兒童生殖器的描寫。這一片段立即引發爭議,部分網友認為,兒童文學不應有關於性的描寫,黃蓓佳的描述超出了尺度;另一些網友和兒童文學作家則認為,這樣的描述無可厚非。小說作者黃蓓佳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稱:網友完全是斷章取義,她希望大家把這本書讀完后再來發表議論。網友微博:這是兒童文學?昨日上午,網友“請文明食用食物”在新浪微博上,發布了一條消息。在這條后來引發廣泛關注的微博中,網友寫道:“這竟然是兒童文學?!”,並在文字后附了一張小說內容的照片,照片為兒童文學小說《我飛了》的部分片段。記者看到,引發網友討論的一段大致講述的是一個羞澀的男孩褪下褲子讓另外一名男孩檢驗自己是否是男孩。“在他細瘦的、皮膚發白的兩腿間,蜷縮着一團顫巍巍的東西,像一隻出殻不久,軀體還是半透明的小鳥……”這段50余字的描述,在網上掀起了討論的熱潮。部分網友認為,這樣的描述不應該出現在兒童文學裏面,並稱其為“兒童不宜”內容。網友“嘉峰”稱這本小說為 “兒童毒物”。約一個小時后,最早發布此微博的網友“請文明食用食物”刪除該條微博,但此時,網上的轉發數已超過6000次。《我飛了》是著名兒童文學作家黃蓓佳的長篇兒童小說,該書曾榮獲第六屆全國優秀少兒圖書奬、2002年度全國優秀暢銷書奬、2002年度新聞出版署優秀出版物奬。作者回應:網友是斷章取義現年58歲的黃蓓佳曾是江蘇省作協副主席。成都商報記者聯繫到她時,她正在作協上班,接通電話后她便問記者:“你是要問網上說的那事吧?還在討論啊?”她突然在電話那頭哈哈大笑起來。談起自己如何看待此事:“我自己很坦然,我這本書適合讀者的閲讀需求。”黃蓓佳稱,網友粘貼出的圖片上,節選了《我飛了》的一段文字,就說是黃色段子,其實完全是斷章取義。黃蓓佳告訴記者,她希望大家能先把書看了再說,她簡單向記者講述《我飛了》的主要內容:“小說描寫了兩個男孩的清澈純真的友誼。單明明是貧困家庭,學習成績勉勉強強,也不是老師寵愛的學生,但他很仗義。另外一名男生杜小亞患了白血病,瘦弱內向,班上其他男生欺負他,單明明挺身保護他,兩個人成了好朋友。被網友討論的那段就是杜小亞被單明明問到底是男孩女孩,然后杜小亞就把褲子脫下來給他看,這是非常正常的一段描寫,而且是非常必要的一段描寫。”至於有人說《我飛了》少兒不宜,黃蓓佳回應:“任何一本書斷章取義都會找出這類某個情節,文學作品不能這樣看。”黃蓓佳覺得,掀起這次討論不是壞事,大家可以關注兒童文學尺度問題,怎麼描寫恰到好處,此外,她認為,性教育對於孩子也是非常必要的,國外很多繪本是給幼兒園入學前的小朋友閲讀,就科普性地講到了生理學。在生理方面,家長遮遮掩掩其實不好,孩子反而好奇心更重。兒童文學的尺度在哪裏?昨日下午,成都商報記者採訪了部分兒童文學作家、兒童文學刊物出版人以及教育學家,對於引發爭議的《我飛了》中的部分描述,大家表達了自己的意見。昨晚,黃蓓佳向記者發來短信:“人間自有公道。特別感謝在網上挺我這本書的素不相識的讀者們。也感謝那些盲目跟帖的網友,他們是出於對兒童文學的關愛,對自己孩子的關愛。在這個世界上人與人之間的誤解無可避免,只要大家不是惡意,不去故意傷害。”心智發育還不成熟,缺乏判斷“尺度太大”VS都是器官,和鼻子的地位一樣“無可厚非”《少年時代》責編金雯告訴記者:作為一名少年兒童文化刊物的從業者來說,我覺得這樣的描繪不是很合適。少年兒童是一個特定群體,在這個年齡段,還是希望他們能盡量看到一些美好的東西。中學以上年齡段的少年,可以有一些關於性的教育,但對於12歲以下的兒童,他們的心智發育還不是很成熟,缺乏基本判斷能力,如果在讀物上出現描寫性器官或者性的內容,我覺得不合適。如果出現在我的刊物上,我肯定會將其刪除。四川師範大學教師教育學院教授游永恆:我認為這樣的描寫並不妥當。直接對性器官進行描繪太直白,容易對娃娃産生負面影響,導致娃娃過早産生性好奇以及不恰當的性好奇表達方式,也容易導致不良模仿。如果確實要寫,可以採取象徵、比喻等手法。國內對兒童的性教育存在一些誤區,有人認為兒童性教育越直白越好,消除神秘感,孩子就能理性對待。我認為性教育應該含蓄表達,這樣的描寫太直接了。著名兒童文學作家陳磊:我沒有看過原文,不方便直接對其評論。但我的意見是,如果不是描寫性行為,不是偷窺等不良行為,而只是對性器官的客觀描寫,而且是用文學的方式,進行一種比較美好的描繪,出發點是好的,我認為無可厚非。事實上,許多少年兒童在現實生活和成長過程中也會接觸到性的知識,比如男孩從小穿開襠褲,女孩第一次來月事。这只是一種客觀描述。著名兒童文學作家曹文軒:這本書我沒有看過,關於書的本身我不便評論,但黃蓓佳是一名非常嚴肅的作家,即使在嚴肅的作家中,她也是非常嚴肅的作家。至於那部分描寫是不是少兒不宜,我覺得要根據上下文語境,以及全書所要表達的意思來進行確定。網友“發霉鷄蛋頭”:《我飛了》事實上是一本不錯的書,這一段描寫雖然略顯露骨,但是從全書的氛圍看仍然合理。其實沒有必要大驚小怪,都是器官,它們和鼻子的地位是一樣的。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