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張學良替宋美齡守住一生有何秘密?(圖)

http://news.sina.com   2013年06月30日 02:19   澳洲日報

  1930年11月,(左起)張學良、于鳳至、宋美齡、蔣介石在南京合影

  七十年前,槍聲響徹了寒夜中千年幽夢的華清池,一個少壯的太子黨和一個地方軍閥,策動了一場軍事政變,綁架了當時中國最高的軍政統帥。這一起中國近代史最大的綁票案,從而改變了中國的政治格局,事實上也改變了世界,更深刻地影響了其后幾代中國人的命運,這是當時的策划著和被綁者都所始料不及的。當然,這件事情最積極的意義是推動了中國反侵略的抗日戰爭,並取得了最終的勝利,這是中國自鴉片戰爭抵禦外侮以來的第一次全面勝利,並重新樹起了中國的大國形象,躋身於美英法蘇列強之林。

  歷史不存在假如。

  如果有假如的話,我們見證的將是另一條軌跡。一些學者認為如果沒有1936年12月12日的西安事變,中國抗日戰爭的時間表會推遲,甚至連二戰也可能完全會是另外一場格局,因為在中國當時的國際關係中最好合作伙伴是德國。德國是一戰之后惟一不附加政治條件和中國開展經濟、軍事合作的國家,中國認為德國是中國“國際化發展”的首選,中國迫切需要實現軍備和國防工業現代化以獲得自衛生存的能力,而德國需要穩定供應的原料供應,中國則擁有鎢,銻等豐富的戰略資源。自20世紀20年代末至30年代末期,這種關係將中德兩國緊緊地維繫在一起。同時德國的統一政治模式也是蔣介石本人效仿的典範。1936年兩國制定了一個三年計劃,旨在幫助中國建設一個強大的國防工業基礎,包括生産75MM的火炮、狙擊步槍瞄準鏡、芥子氣等生化武器在內先進軍備等。但是,中日戰爭的提前爆發,終止了十年來中德良好的合作關係。1940年德、日、意簽約形成軸心國,1941年7月,德國承認汪僞傀儡政權,與蔣介石國民政府的蜜月最終結束,隨后日本偷襲珍珠港,同年12月,中國加入同盟國並對德宣戰。如果沒有西安事變在始,今天的世界又會呈現怎樣一付面貌呢?無論如何,偉大的中華民族與同樣偉大的日爾曼民族化友為敵,細細想來,終是歷史一件憾事。

  一九三○年,張學良、宋靄齡、于鳳至、宋美齡、蔣介石在一起(從左至右)

  回到西安事變,這更是一出撲朔迷離、雲山霧罩的隔夜戲。粉墨登場的有各色人等,軍閥楊虎城、財閥宋子文、看客閻錫山、中共周恩來、特務戴笠、洋人端納、還包括匪兵甲、匪兵乙等等等等,但其核心主角是張學良、蔣介石和宋美齡。

  有人說:張學良沒有輸給了蔣介石,而是輸給了宋美齡。

  宋美齡說:我們對不起漢卿

  張學良說:若不是當時已有太太,我會猛追宋美齡。

  蔣介石說:吾妻愛國明義,應知今日一切須以國家為重。

  宋美齡說:你對那個小傢伙(指張學良),你要對他有不利的地方,我立刻走開台灣,我把你的事情都給你公了’。

  張學良還說:只要夫人活着,我就要把秘密守住。

  這是一個什麼秘密?

  1925年東北軍打敗孫傳芳后,首次進入上海。紈絝子弟遭遇花花世界,自有一番風流。當他第一次和宋美齡見面時,宋當時未婚,在上海也是知名閨秀,才貌雙馨的美女。兩個人當時都只有二十多歲。少帥一見面,立刻為她出衆的氣質傾倒,稱她為“美若天仙”,宋美齡也為張學良的風度傾倒,稱他為“萊茵河畔的騎士”,此后兩人頻頻約會,宋美齡帶着這位關外年輕的“胡帥”出入於上海的社交界,而從少年起就在青年基督教會接受過洋派熏陶的張學良也禮儀得體,風度翩翩,跳舞、游泳、高爾夫球,無不老道精通。兩人一時成為十裡洋場的最耀眼的明星。他們非常愉快。

  少帥晚年回憶這段往事,不忌諱趙一狄女士在場,情不自禁地脫口對採訪他的美籍學者王書君說:“若不是當時已有太太,我會猛追宋美齡(這些蔣介石都不知道)。”那時蔣介石也几乎同時也在追求宋美齡,不過蔣介石當時只是個上校,當然也是一顆冉冉飆升的政治明星。

  有記載的是,張學良在上海渡過了一段美妙的時光。令人揣測的是,這段時光帶來了一段刻骨銘心的情愫。在國勢動蕩、兵荒馬亂的歲月,婚姻的背后維繫的是利益甚至是江山。

  當張學良把驚魂未定的蔣介石安置到西安城的一間公館后,蔣介石的第一句話就是:漢卿,在華清池的五間廳裡,還遺落一個檔案包,那是我隨時隨地帶着的,是機密,萬不可落入他人之手呀!張學良立即趕到那裏,幸好包還在,張學良覺得有必要打開看看——結果,他震驚了。裏面除了秘密的軍事調防計劃,還有張學良幾年來,一直給宋美齡寫的書信。當然,這些信完好無損,顯然沒有被打開過。

  后來,在西安事變風波過去以后,蔣介石獨自去了上了一趟鐘山,他焚燒了一批信件……

  再后來,1945年在陪都重慶,宋美齡用筆名寫的一部3萬來字的愛情小說——《往事如煙》。

  蔣介石與張學良

  “夫人是我的保護神。”西安事變發生后,原本與蔣介石結拜為兄弟的張學良,轉眼成了蔣介石眼中絶對不能饒恕的罪人。張學良始終認為,西安事變后,蔣介石之所以不殺他,是因為有宋美齡的“保護”。

  張學良曾說:“西安事變后我沒死,關鍵是蔣夫人幫我。我認為蔣夫人是我的知己,蔣夫人對我這個人很了解,她說西安事變,他(張學良)不要金錢,也不要地盤,他要什麼,他要的是犧牲。蔣先生原本是要槍斃我的,這個情形,我原先也不知道,但我后來看到一份檔案,是美國的駐華公使JOHNSON寫的,他寫道:宋(指宋美齡)對蔣先生說,‘如果你對那個小傢伙(即張學良)有不利的地方,我立刻離開台灣,還要把你的事情全都公佈出去’。”

  在張學良的眼裏,宋美齡是“絶頂聰明”且“近代中國找不出第二個”的優秀女性,他們之間有着許多共同語言。張學良在此后撰寫的《西安事變反省錄》裡曾明確說:“如果夫人事變之前就在西安,也許不一定會發生西安兵變。”這是為什麼?學界認為,出身的相似、年齡的相似、通英文、受過西方教育的相似,使宋美齡與張學良之間,肯定有比蔣介石多得多的共同語言。

  張獲得自由后曾有一句感慨:“宋美齡活一天,我也能活一天。”這句話,對形容宋美齡與張學良之間的關係,再合適不過了。

  2001年10月,張學良在夏威夷檀香山病逝。消息傳到美國,與“少帥”交往70多年的宋美齡悲痛不已。已行動不便的她,隨即交代辜振甫和其夫人嚴倬雲代表她,赴夏威夷參加張學良的追思禮拜與公祭。追悼會上,辜夫人將一束署有“蔣宋美齡”的十字架鮮花,置於“少帥”靈前。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