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震撼揭秘:朱鎔基總理一生都不回故鄉的真正原因!

http://news.sina.com   2013年07月04日 02:39   澳洲日報

  朱熔基在任總理時,他老家的鄉親盼望他回去,他沒能成行;退下來后,他老家的幹部更盛情力邀,但朱熔基最后還是沒有返鄉。朱熔基並非對故鄉沒有情感,他心中的顧慮仍然存在。

  兩道眉毛不羈地挑着,細長的眼睛射出鋭光,寬厚的鼻頭前挺閃亮,上唇撇起來時透着一股子倔和拗-----這是朱熔基當總理時留給人們的深刻印象。

  退休后的朱熔基,過去的嚴厲與嚴肅漸漸淡去,面相溫和慈祥了不少,笑容也日趨增多。他現在的最大原則是不跟任何人談工作,但喜歡同普通人聊天。他看書、練書法、拉胡琴。興緻來時,還會與夫人勞安一起“婦唱夫隨”地來一段京戲。他的每一天平和而充實,正過着一個退休老人含飴弄孫的幸福生活。

  值此朱熔基退隱一年之際,謹以此文表達對這位前風雲總理的思念。

   一、閉門謝客在家讀書

  2003年3月,朱熔基正式從國務院總理的職位退休,溫家寶接任總理。

  當了七年副總理和五年總理的朱熔基,退休后,一下子從公衆視野中銷聲匿跡。時至今日,一年過去,不見蹤影的朱熔基,一切都好嗎?這位昔日威風八面的鐵腕人物,離開轟轟烈烈的政治舞台后,其退休生活又是一番怎樣的情景?

  一年前,朱熔基任期屆滿時,海外媒體曾熱衷揣測他的去向,有說他可能回清華教書,有說他可能回故鄉歸根,有說他可能以某種方式盡余熱。

  至今看來,這些揣測無一正確。

  正式退休前,朱熔基在最后一次聽取香港特首董建華進京述職時,曾向在場詢問其去向的記者透露:退休后,將閉門謝客,在家讀書。

  果然,告退政治生涯后,他深居簡出,低調異常,不再於公衆場合露面。

  與退休后的朱熔基接觸過的人透露,現在的朱熔基,常以“一介草民”幽默自稱,他的心態也完全回復到平民百姓之狀。以前,他當國務院副總理和總理的時候,屢次自我感慨身上的擔子重,壓力大大,日子不好過。現在,他無官一身輕,每天的日子過得自在而鬆弛。

  二、最大原則不談工作

  退休后,朱熔基最大的原則,就是不談工作。他明確表示,不在其位,不謀其政。已不在職的他,要求任何人都不要再和他談工作。離開中南海的總理座椅后,朱熔基並不固定在北京居住。他去過上海,去過湖南,也去了廣東。無論在北京,還是在外地,他都極力避免與地方官員接觸時談及工作。中國的慣例是,即使退下來的國家領導人來到某地休養,當地領導人亦會進行禮節性拜訪。每當這些官位在身的人來訪時,快人快語的朱熔基總是開門見山先行表態:不談工作。

  朱熔基在任時,是個公認的“工作狂”。自一九五一年朱熔基從清華大學畢業走上工作崗位后,包括被打入“右派”的監督改造在內,他總共工作了半個世紀又兩年。五十多年的工作,早已成為他的生活習慣和第二生命,不過一年前,他說放下就放下,絲毫不留余地,也足見他的個性。

  朱熔基之所以如此重視“不談工作”的問題,自有其深刻的考慮。他作為前任,已經把工作徹底交接給后任溫家寶,如果他再戀棧地指手劃腳,不僅對國務院新班子的領導不利,與自己的做人風格也不符。為此,聰明的朱熔基避免與任何人談論涉及“工作”的話題,不願意帶來哪怕一丁點的被動影響。為求雙重保險,他同時還要求身邊的工作人員替他把關,婉言謝絶親朋好友之外的拜訪者。

  三、文筆上乘不着為憾

  朱熔基在位時,盡管工作繁忙,但他每日的閲讀量仍然相當大,除了檔案和彙報材料外,堅持閲讀國內報刊、香港等海外報刊、英文原版報刊。那時,海外各個層次的來訪者,只要和朱熔基見面交談過,几乎無不佩服他的知識面和記憶力。現在,雖然他離開了政治舞台,但從小培養起來的閲讀習慣,卻沒有什麼改變。只不過,現在他無需再讀檔案和彙報,可以把更多時間轉向興趣閲讀。退休后,他開始有計劃地閲讀過去想讀但沒時間大塊讀的書籍,文史哲、科學、人物,種類繁多。

  過去,人們對朱熔基的記憶和口才有所領教,但對他的文筆水平可能知之甚少。朱熔基在歷來重學的湘風薰染下,年輕時文筆就表現出色。據他的中學同學回憶,朱熔基在湖南長沙一中就讀時,有兩門功課頗為突出,一門是國文,一門是英文,他的國文作文和英文作文常常被學校作為范文陳列於玻璃窗中。在此不妨錄一段他從長沙一中畢業時給同學的惜別信:“人生聚散本無常,偶然聚合便頃刻要分離,雖然遺憾,又何必悲傷,命運難期,何處不能要逢。我愧無嘉言懿行,足為兄助,但願他日重逢,耿耿此心依舊,為兄一飲慶功酒。”短短幾句,朱熔基的文采與情愫盡展。

  朱熔基迄今為止尚沒有機會展示他的文筆,無疑是件憾事。他會否利用淡定的退休生活,撰寫一本回憶錄,目前很受關注。外國領導人退休后,往往會把自己的從政經驗和所涉歷史,以回憶錄形式記載下來。此舉無疑是件好事,有助於后人對史的研究和對前人的借鑒。但海外媒體有傳,朱言絶不寫回憶錄。

  前人大委員長李鵬2003年6月出版了一本《衆志繪宏圖----李鵬三峽日記》,前副總理兼外交部長錢其琛2003年11月出版了《外交十記》。明達的朱熔基,何以要那麼決絶地迴避歷史?他應該以更開放的眼界讓退休生活別具意義。我們希望他能追憶往事,為人們留下珍貴的歷史片斷。

  四、喜歡京劇擅長拉琴

  朱熔基1928年10月1日出生。他是個遺腹子,還未從母親腹中降生,父親便已因病過世。10歲時,他母親又撒手人寰。他從小被三伯父朱學方收養。

  據《明報》出版社一九九八年出版的《朱熔基傳》所述,三伯朱學方喜歡京劇,會拉京胡,耳濡目染下,朱熔基也成了小戲迷。后來,朱熔基考入長沙一中,正巧教師中也有京劇愛好者,於是朱熔基的京劇癮得到進一步開發。在票友老師的訓練下,朱熔基不僅唱得有板有眼,而且拉得也有腔有調,在長沙一中時還出演過《賀后駡殿》裡的趙光義。寄宿於學校的朱熔基,經常在宿舍裡與同學們自娛自樂,每逢節假日,只要朱熔基在,宿舍裡就會傳出胡琴聲。有個舍友學會了兩句《擊鼓駡曹》,就去找朱熔基伴奏,結果“平生志氣運未通,好似蛟龍在淺水中。有朝一日春雷動,得會風雲上九重。”被唱的荒腔走板,與朱熔基的胡琴無法合上調,惱的朱熔基調侃挖苦,“我這真是對牛彈琴啊!”引得宿舍的同學大笑不止。

  少年時的愛好,現在又成了朱熔基老年的愛好。隨着時間的推移,朱熔基這個老京劇迷,變得愈老彌堅,拉胡琴已然成為他退休后的一大樂趣。朱熔基在副總理和總理任上,曾比較低調對待自己的京劇愛好,所以內地人基本上都不知道朱喜歡京劇,更不知道他拉京胡還有一手。

  朱熔基的工作人員中,有一位胡琴拉的蠻有水平,為此朱熔基不時會同這位身邊人切磋琴藝,有時還會謙虛地向他學習兩招。更幸運的是,朱熔基的夫人勞安也是個京劇愛好者,她過去學過梅派和荀派唱腔。朱熔基夫婦二人在清華讀書時,曾先后在清華京劇隊當過票友。現在,當兩人興緻都起時,在家來場夫妻京劇會也不是罕見事,夫人吊好嗓子開腔時,朱熔基坐在一旁,用京胡為夫人伴奏,其“婦唱夫隨”的情景,煞是其樂融融。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