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土共匪遇到洋老外 汪洋首秀:外贊幽默內批可恥(圖)

http://news.sina.com   2013年07月11日 16:59   澳洲日報

  土共匪遇到洋老外 中美對話汪洋暗藏機鋒

  第五輪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於7月10日至11日在美國華盛頓舉行。中國方面由國務院副總理汪洋、國務委員楊潔篪領銜,同美國國務卿克裡(John Kerry)、財政部長雅各布·盧(Jacob Lew)共同主持對話。汪洋在對話開幕式上所作的講話題目為《中美建立新型大國關係惠及全球》,也在第一時間被中國媒體報導,其中汪洋關於美國“身體還是比我們壯,鼻子還是比我們長,沒有太大變化”的表述、“我們那時候大概是駡美帝國主義,美國駡我們是什麼不知道,大概是共匪之類的話”的笑談、對習近平“兔子急了也踹鷹”的借引以及“對那些可能會動搖我們基本制度,損害我們國家利益的意見,這一點我們和美國是一樣的,無論什麼樣的對話,我們都不可能接受,我們會守住自己的底線”的表態,都似乎在提供給外界一個重新在外交舞台上認識這位中國“改革派”官員的機會。相比之下,楊潔篪雖然一直被美國人所喜歡,但是他在此次談話中的表現似乎卻讓了汪洋一頭,略顯緊張。

  汪洋講話的土腥味

  在中國政壇,汪洋一向被視為“改革派”中的一員,2009年其與原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在“做蛋糕”還是“分蛋糕”上的論辯一時引領大陸輿情,也使得他一躍成為中國當時最炙手可熱的政治明星之一。但是正如汪洋本人在演講中所說的那樣,此番赴美,距離他上一次來美國已經有了10年時間,他“不知道將面臨是一個什麼樣的局面,我不知道美國發生了什麼變化”,但同時,美國人或許也對這位曾經受到鄧小平賞識的中共官員沒有太多了解。當然,即使作為一直關注中國政治的觀察家們來說,汪洋在外交舞台上將會以什麼樣的姿態出現,也是不甚清楚。因此對汪洋這次在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上的講話進行文本解讀,或許有助於從更深層次了解汪洋的外交能力。

  汪洋(左)參加中美戰略對話

  汪洋在講話中表示,在這次訪美之前“我不知道將面臨是一個什麼樣的局面,我不知道美國發生了什麼變化,從昨天到今天我看到美國人還是比我們長得高,身體還是比我們壯,鼻子還是比我們長,沒有太大變化,我心裏踏實許多”。很多分析認為,汪洋的這番話很實在,是借對美國人身材高大的評價引申出對美國的一種低姿態的褒獎,但有趣的是,裏面那句“鼻子還是比我們長”卻展現出汪洋也許並非那麼“敦厚”,暗諷美國的意味強烈。畢竟在一則世界皆知的童話之中,木偶人匹諾曹的鼻子就會因為撒謊而不斷變長,結合中美近期一直在網絡戰方面的彼此攻擊以及斯諾登事件的發生,也許汪洋也是在借助隱喻暗諷美國的政治誠信堪憂。

  當然,這種分析雖然有意思,但是或多或少地有些過度解讀的意味,更為腳踏實地地分析可以發現,汪洋在外交舞台上延續了他那種中國人骨子裡特有的“土”的意味,例如汪洋在講話一開始就坦承了自己的“不知道”。這種近似於坦承和實在的“土”並非貶義,而是中國官員越來越融入世界政治舞台的表現。此前汪洋在參加十二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安徽代表團全體會議時稱,“如果說30年前的改革解決的是意識形態問題,那麼現在就是利益問題,改革實際上就是拿刀割自己的肉”,就引起輿論關注。汪還曾戲稱自己是個“下崗工人”。出身工人、起家於底層、語言平實、不打官腔的汪洋,被今天的很多中國民衆認為沒有官僚作風,依然是個“布衣”百姓,因此,他的講話中充滿了一種“土腥味”,也自然讓人能夠理解。

  除了“土”之外,汪洋在中國政壇所錘煉出來的鋒鋭或許也讓美國人對中國官員有了新的認識。汪洋表示“我想了一下世界歷史,現在看國與國之間對話比對抗好,吵架比打架好,中美兩國建交之前,我們老死不相往來,經過有不見面的相互指責、對駡,我們那時候大概是駡美帝國主義,美國駡我們是什麼不知道,大概是共匪之類的話,但是這種指責、對駡沒有解決過任何問題”。相信這種在如此正式的場合以玩笑方式將美國戲稱為“美帝國主義”的表現,只存在於人們對鄧小平一類中共老一代領導人印象之中,當然此前習近平訪美之時的表現也讓外界多少有了這種印象。此外,講話中,汪洋還引用了習近平在跟奧巴馬會晤時所說的“兔子急了也踹鷹”,雖是援引,但是近百年來,美國在國際形象中一直被喻以“鷹”的動物形象,這句中國俗語將中國比喻成兔子,將美國比喻成鷹,暗暗告誡美國莫將中國逼得太急,笑談之中也隱藏機鋒。

  與薄論戰錘煉出的汪洋言談

  與前任王岐山相比,汪洋也許能很快讓美國人對他有新的認識,畢竟汪曾在2009年經歷了與原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的論戰,堪稱中共這一代領導人中最為善於在公共場合表現的人,其兩鬢現白拒絶染黑的形象也在千篇一律的中共官員之中特立獨行。當時薄熙來和汪洋分別以蛋糕作比喻談及各地發展方向,薄熙來稱“分好蛋糕再來做大蛋糕”,汪洋認為“分蛋糕不是重點,重點還是要把蛋糕做大”,這場討論最終隨着薄熙來的落馬戛然而止。但是外界普遍認為,時至今日,在2009年薄熙來的風頭一時無兩,而在民意上汪洋能夠與薄熙來平分秋色,並且對他的個人評價几乎全持正面,足見汪洋此人的政治能量。

  在今天中國媒體對汪洋這番講話的報導之中,最被中國民衆關注的就是那句“對那些可能會動搖我們基本制度,損害我們國家利益的意見,這一點我們和美國是一樣的,無論什麼樣的對話,我們都不可能接受,我們會守住自己的底線”。前半句被解讀為,中國再次在外交場合申明自己的政治立場,后半句則是更明確地點明中國在南海問題、釣魚島問題上對美國和日本的態度,姿態強硬。

  略顯緊張的楊潔篪

  可以說,汪洋擔任國家副總理后此番在美國的“首秀”,從目前來看基本成功,汪洋善用比喻和幽默的姿態也贏得了美國人的好感。尤其他在中美經濟對話上將中美比喻成夫妻,希望“我們兩家不能走離婚的路,像鄧文迪和默多克,代價太大了”的表態更在當時贏得了不少笑聲。但是相較於汪洋長袖善舞般的放鬆,楊潔篪的表現就略顯緊張,讓人很難相信這是一位身處外交場合30余年的外交家的表現。

  直至今天,中國人對楊潔篪的印象還停留在其2001年擔任駐美大使之際處理中美南海撞機事件時的表現,認為其對美過於軟弱的評價也多見諸於中國坊間。而且中共第三代領導人江澤民在卸任前最后一次訪美時得以前往總統小布什的德州農莊,歸功於時任駐美大使楊潔篪20多年來與布什家族的良好關係,楊的汗馬功勞讓江澤民印象深刻。不過在這次楊潔篪的現場致辭中,他並沒有像汪洋那樣几乎脫稿,反而是頻頻低頭看稿,甚至聲音都略顯緊澀,狀態顯然並不適應。

  在隨后美國副總統拜登(Joe Biden)的講話中,他表示楊潔篪擅長演說(雄辯)、精通英文,所以自己時不時就演說向楊潔篪請教一二。不知此番楊的並不精彩的表現是否能稱得上是“雄辯”,能讓“大嘴”拜登從中學到什麼?或許,這也是拜登整篇充滿各種玩笑的致辭中另外一個笑話罷了。

  新聞連結>>

  汪洋首秀外贊幽默內批可恥

  第五輪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於7月10日至11日在美國華盛頓舉行。中國方面由國務院副總理汪洋、國務委員楊潔篪領銜,同美國國務卿克裡(John Kerry)、財政部長雅各布·盧(Jacob Lew)共同主持對話。汪洋在對話開幕式上所作的講話題目為《中美建立新型大國關係惠及全球》,也在第一時間被中國媒體報導。但是其對於中美關係的幽默比喻卻引起了內外不同的評價,外媒評價其風格平易近人,令人印象深刻。而在中國國內有聲音表示對汪洋的夫妻比喻感到尷尬,令人羞愧。

  中美之間高層次、大規模的年度盛會——第五輪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7月10日在華盛頓正式啓幕,兩國代表均表達了以“對話”取代“對駡”,以合作化解分歧的願望。中國國務院副總理汪洋在開幕式上致辭,在本輪對話會上“首秀”的他脫稿演說。

  汪洋說:““今天由我和雅各布·盧這對新人來主持新一輪的中美經濟對話,在中國的語境裡,新人是指剛剛結婚的夫妻,我知道美國允許同性婚姻。但顯然我和雅各布盧沒有這個意思啊。”汪洋甫一開口,就將全場的美國和中國高官逗得哄堂大笑。但是路透社報導稱,在場的中方代表團成員對於汪洋的比喻感到局促不安。中國外交似乎還不適應這種坦承地、幽默的風格。

  這雖然是汪洋在該論壇上的“首秀”,但他似已駕輕就熟,全場脫稿演說,並且妙語連珠,顯得輕鬆自信。

  在調侃自己和盧這對“新人”之后,汪洋話鋒一轉說:“不過,中美經濟關係有點像夫妻,我們生活在同一個地球上,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雖然也有吵架,有分歧,但是都必須增進了解,增強互信,培育共同的生活基礎。”“我們兩家不能走離婚的路,像鄧文迪和默多克,代價太大了。”汪洋這一句話再次引來笑聲。

  對比汪洋的對話搭檔楊潔篪,這位從事外交工作長達30年的外交官就顯得十分的緊張以及嚴肅。汪洋的幽默風格對於中國外交而言還屬於新氣象,所以汪洋此番夫妻比喻中美關係也引發了內外不同的評價。

  路透社稱汪洋是中國著名的“改革派”,在今年3月從中國最富裕的、最自由的廣東省省委書記任上出任中國國務院四名副總理之一。與楊潔篪相比,汪洋沒有豐富的外交經驗。

  一位美國政府高級官員表示汪洋風趣、平易近人的風格令人印象深刻。有時候,幽默並不會被翻譯成外交語言,但是汪洋展現了良好的幽默感。

  西方社會十分重視人的幽默感,認為這樣能很好的緩和氣氛。但是在中國曆來有“外交無小事”的說法,這也是為何外交經驗豐富的楊潔篪依舊按稿演講,絲毫不敢逾越,緊張嚴肅的風格很好地表現了中國外交人員幾十年來在“外交無小事”原則的要求下謹小慎微的工作態度。所以汪洋如此不同常規的脫稿演講,幽默比喻在中國國內也引發了非議。

  法新社報導稱,汪洋的評價被認為不符合中國任何的餐桌禮儀。汪洋的非正式風格也在國內遭到嘲弄。

  法新社在中國新浪微博上援引一些人的評論稱汪洋的言論令人感到尷尬。甚至有人質問這難道是中國副總理說出來的話。

  盡管在最近幾十年裡中國社會和經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但是中國依舊是一個思想保守的國家,特別是在老一代人的思想裡。

  有中國網友評論稱,汪洋的比喻是“可恥的”,“中國難道是美國的情婦,中國的尊嚴何在。”

  汪洋的首秀在西方人看來是正常的,而且是符合西方人處事風格的。在見慣了中國外交嚴肅的風格之后,汪洋的風格更能令西方感到可接受,對抗的心理更少。而在中國,汪洋“離經叛道”的外交風格一時還難以被國人所接受,在經歷了百年屈辱的中國人思想中,國家的尊嚴十分重要。對於“外交無小事”的中國人而言,汪洋這樣汪洋恣肆的風格就顯得格格不入了,在國內遭到非議也在所難免。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