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神秘中紀委為何越來越高調?

http://news.sina.com   2013年07月14日 21:29   澳洲日報

  中紀委長久以來以「神秘」著稱——114查不到電話,地圖上查不到位置,門口看不到牌子,連號稱隨時可以大侃中南海內情的北京的哥也總找不到地方。而現在,情況正在悄悄改變。

  最近的中紀委,喜歡說話。

  一個是有關新案件的:中紀委在5月12日公開證實,5個月前被舉報的國家發改委副主任劉鐵男正在「接受組織調查」——在中國的政治語境中,這一般意味着劉已經被「雙規」而且證據確鑿。

  中紀委的證實,讓劉鐵男事件一錘定音。

  一個外界猜測紛紛的高官貪腐疑惑,終於在一個周日的中午塵埃落定。雖然相對公衆期待,這個響應或許不算迅速,但如果考慮到劉在3個月前還在《新聞聯播》公開露面,那麼此次對一個副部級高官的的處理時間,就體制內而言,已算高效。

  一個是有關老領導的:原中紀委書記吳官正新出一本名為《闲來筆潭》的書,作為一名曾經的政治局常委,其書中大大方方地展現了一個高級領導人的生活細節和所思所想。

  比如其中提到自己「收禮」的一個小故事。他說自己70歲生日時,一些朋友給自己買了禮物,送了賀卡。「他們是好意,我卻不想浪費他們的工資,這些東西上交給組織,成為笑話;退還給人家,更不合適;給孫子們,他們也許又不當回事。麻煩!」

  還有一個是有關新舉措的:中紀委信訪室副主任這個月初在人民網做訪談時說:「各級紀檢監察機關嚴禁到來訪接待場所和公共場所攔截正常上訪群衆。」這句話當然成為了當天的熱點新聞,連中紀委下屬的《中國紀檢監察報》都專門發文說,這次訪談廣受好評。

  事實上,這次訪談背后是有原因的。今年4月國內各大網站推出「網絡舉報監督專區」,「為積極響應媒體、網民對信訪舉報工作的關切」,中紀委官員主動介紹「中央紀委監察部舉報網站」。

  三件事,沒有具體關係,但是給人的感覺類似:公衆少有了解的中紀委,無論是過去的老領導還是現在的新幹部,都在更「透明」和「親民」。甚至在監察部自己的網站上,刊登的新聞裡也跟公衆一樣,直接稱呼楊達才為「表哥」。

  中紀委長久以來以「神秘」著稱——114查不到電話,地圖上查不到位置,門口看不到牌子,連號稱隨時可以大侃中南海內情的北京的哥也總找不到地方。

  變化發生在2006年。當年9月,時任中紀委秘書長干以勝第一次以主發布人的身份在國務院新聞辦舉行了一場新聞發布會。

  我記得到了2007年前后,中紀委的新聞發布就已經算開放——媒體判斷一個機關開放程度的標準很簡單,就看你是只請中央黨報,還是把市場化媒體也納入。當時中紀委是少有的邀請了很多都市類報紙的大機關——雖然通知記者開會的時候,來電號碼還是不顯示的。

  而且發布會上提問時也沒有「托兒」——因為我也經常被點名,但是從未事前打過招呼,也沒人跟我定過「提問口徑」,有一次甚至在一場發布會上被點名兩次。

  隨着記者頻繁進出中紀委大院1號樓的大會議室,當時的中紀委秘書長干以勝等高級官員也開始被記者們熟悉。這些審慣了高官的紀檢官員們對新聞語言的使用程度超出了外界預想,諸如「問責」、「官員下課」這樣的表述常常掛在嘴邊。

  有時估計還超出了中紀委官員「風趣程度」的平均綫,他們在新聞發布會后跟記者們一起擠電梯下樓時,都能算得上「談笑風生」,至少誇男記者問題問的好,女記者看起來很年輕之類的都很駕輕就熟。總之,你能看出來中紀委對新聞發布這事很重視,我都被相關官員專門徵求過對新聞發布會的意見,說話很客氣。

  2007年的時候,中紀委搞了一次頗為成功的「媒體公關」,邀請了20多家境外媒體的記者參觀中紀委大樓,範圍包括了保存「中紀委最高機密」的檔案館——裏面藏着自1979年10月中紀委恢復至今查辦的所有六萬卷案件卷宗。

  不過這些說白了,都是介紹自己,大家最關心的還是中紀委到底查了誰。

  這事兒最早應該是2007年9月公佈正在調查陳良宇,不過當時應是特例,直到后來原廣東省政協主席陳紹基案、原深圳市市長許宗衡案都是在「調查期間」對外公佈后,公衆才發現中紀委果然做了改變——在此前,哪怕人們再猜測紛紛,也都是在中紀委偵辦完畢移交司法系統后外界才確定。

  而此次在對劉鐵男「被調查」的公開確認,亦是對中紀委近年來試圖日益透明的再次延續。

  值得注意的是,與一些部委新聞發言人往往升遷並不順利相比,中紀委的兩位新聞發言人干以勝和吳玉良后來都升任中紀委副書記。在機關裡,對某件事重視不重視,最終還是要體現在提拔本身,這才是真格。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