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十九大常委人事大推測,天王卡位戰激烈預熱(圖)

http://news.sina.com   2013年07月15日 03:19   澳洲日報

  雖然距離中共再次換屆的十九大還有4年時間,但是對中國政治、人事的討論永遠是外界樂此不疲的關注焦點。現在對中共政治局委員進行梳理、盤點,推測其在十九大之時的政治前途,雖有“操之過急”之嫌,但亦是關注中國政治的人所需要觀察的一個角度。

  時至今日,中共第五代領導層接掌中國最高權力已逾半年,在這半年裡,中國從政治到社會,波瀾頻起。反腐、整風、清黨三板斧刀刀入肉,雖未傷骨,卻也讓一向奢侈頽靡的中國官場生態有了不少起色。

  而在地方之上,經過上半年頻繁調動之后,31省大員席位已基本花落各家,短期內不會再有異動,中國政治版圖再次進入了相對穩定的狀態。雖然距離中共再次換屆的十九大還有4年時間,但是對中國政治、人事的討論永遠是外界樂此不疲的關注焦點。因此,在今天再次對現任中共政治局委員進行梳理、盤點,推測其在十九大之時的政治前途,雖有“操之過急”之嫌,但亦是關注中國政治的人所需要觀察的一個角度。

  在此前多維新聞“觀察站”的分析中,將今天中國政壇現狀粗略地概括為太子黨主政中央,團派把持地方,地方派系勢力衰退、朱鎔基班底逆襲。這其中,現任政治局的25名委員無疑是站在了中國政治金字塔的頂端,尤其是其中幾位有可能在十九大上入常的委員,從今天開始對他們的政治動作進行觀察,或許能對習李十年的中國政治有一個新的認識。即使對當事人本身來說,也有理由相信,面對十九大上有可能騰出的5個常委席位,孰進孰出的天王級別卡位戰,已經或明或暗地展開。

  中共政治局委員一直是外界關注的對象

  五大潛規則提高入常門檻

  需要明確,在日漸制度化的中共領導人選拔中,有幾項不見於書面的“潛規則”在短期內將難以被撼動。一是“七上八下”的年齡原則,即領導人進入政治局常委的上限是67,一旦到了68歲就必須退休。二是十年一代,黨政一把手提前一屆入常進行培養。三是“論資排輩”,講究資歷。四是非特殊情況女性不入常委。五是政治局委員晉升常委,非特殊情況不出現越級入常情況。當然習近平和李克強在十七大之時都是作為“接班人”從中央委員越級直接入常,但這個只能說是特例,對非黨政一把手的中共高官來說不具有普遍性。

  在這五個原則之下,對十九屆常委進行比照可以看出,現在的七名常委中,不出意外屆時除習、李外,將有5人退休。而這5個空缺,將會在現有的18名政治局非常委委員中産生。其中還要再減去兩名“雷打不動”的軍方代表許其亮和范長龍。再排除因為年齡原因在十九大上必然出局的5人,分別是1945年出生的現任國務院副總理劉延東,1947出生的政法委書記孟建柱,1946年出生的國務院副總理馬凱,1946年出生的全國人大副委員長李建國和1947年出生的北京市委書記郭金龍。也就是說,剩下的11人中將會産生5名十九屆政治局常委。

  經過年齡比對分析,在非常委的18名政治局委員中,上世紀40年代出生的有11人,50年代出生的有12人,60年代出生的僅有現任廣東省委書記胡春華和現任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2人,平均年齡61.16歲。在這其中,胡、孫都已經是坐鎮一方的諸侯,儼然是下一代接班人氣象,成色十足,料勢必在十九大時提前入京,進入常委圈被作為接班人培養。也就是說,年齡未超綫的其余9名政治局委員將爭奪剩餘3席常委席位。

  李源潮入常十有八九孫春蘭難破舊例

  在這9人中,現任國家副主席李源潮、現任天津市委書記孫春蘭皆是1950年出生,十九大之時恰值67歲,剛剛卡綫,可上可下。如果年齡不成為李、孫二人的絆腳石,那就將進行資歷、政績的比對。已經擔任過兩屆政治局委員的李源潮,在十八大之時就已經是入常大熱人選。雖最終名落孫山,但其國家副主席身份依然為其在十九大上入常提供了可能性。而且李源潮在民間名聲不錯,其主政江蘇之時的政績直至今天依然被坊間津津樂道,再加上其鮮明的團派色彩,甚至被認為是在胡錦濤卸任之后,與李克強一道擔起了團派大哥的角色。因此李源潮十九大入常也被認為是十有八九、衆望所歸。

  而孫春蘭,雖然她主政福建、天津的經歷也足以讓她擔當起“地方實力派”的稱號,但是僅擔任過一屆政治局委員的她在資歷方面就顯得略有不足。最為重要的是,自中共建政以來,從來沒有一名女性擔任常委職務,即使是之前的江青,抑或后來的鄧穎超、吳儀,直至今天的劉延東,至多是擔任政治局委員之后仕途便遇到了“天花板”。在今天國際政壇女性領導人不斷增多的情況之下,中國政治的特殊性再次體現。從今天的情況觀測,孫春蘭能夠“破局”成為中共第一位女性常委的可能性顯然並不是很大。

  王滬寧難脫學者特質韓正地方特色過濃

  除了孫春蘭之外,現任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有“中南海第一智囊”之稱的王滬寧和上海市委書記韓正也被認為“再進一步”的可能性較低。王滬寧被排除在外的原因在於直至今天,雖然他已經榮至政治局委員,但是所有的外界觀感仍認為王滬寧乃是一個學者型的領導。這位曾經主筆“三個代表”、“科學發展觀”兩大理論的“黨和國家領導人”,依然被認為是一個智囊、幕僚、筆桿子,而不是一個政治家或者領導者。更何況他本人也沒有任何主掌地方甚至重要部門的經驗,而在當下的中國政治中,很難想象這樣一個沒有管理經驗的人能夠進入僅有7人的常委圈主導中國發展方向。雖然有溫家寶的前例(溫亦沒有地方主政經驗),但是溫家寶上世紀八十年代就進入中央,摸爬滾打三十余年,這也彌補了他沒有管理經驗的弱點。

  對於韓正來說,他之所以不被看好,除了1954年出生的他只擔任過上海市委書記,履歷太單薄之外,更關鍵的是他地方特色太濃。在中國政壇,官員異地調任、升遷已是慣例,更遑論近幾屆的政治局常委。韓正從出仕直至進入政治局,都是在上海一地,再加上上海這個地方在中國政治中的特殊地位,更何況韓正被“扶正”的一個重要原因是俞正聲進入中央后,實在是無人能夠掌控上海政壇。因此如果韓正入常,勢必會引起很多持不同政見官員的反彈。

  9人中,除去李、孫、王、韓四人,剩餘5人中最被看好的就是現任國務院副總理汪洋。與李源潮一樣,汪洋亦是地方執政經驗豐富、兩屆政治局委員,資歷深厚、派系色彩明顯、民間聲望不菲,十八大時曾是熱門人選卻意外失“常”,而且相較於李源潮,汪洋顯然更為年輕。現任國務院副總理的職務不僅意味着未來汪洋的出鏡頻率更為頻繁,而且相較於職位較虛的國家副主席也更容易做出政績。因此汪洋如果能夠十九大入常,也是意料之中。

  慄張劉趙四天王卡位趙樂際或成最大黑馬

  這就意味着,在十九大之上,最有看點的就是現任中央辦公廳主任慄戰書、新疆自治區黨委書記張春賢、中組部部長趙樂際、中宣部部長劉奇葆如何爭奪最后一席常委席位。

  這四人,無論是在年齡、政壇資歷還是執政政績、派系人脈方面,都互有優劣,如慄戰書沉穩、張春賢新派、趙樂際年輕、劉奇葆任重,彼此之間也很難通過現有公開資料進行比對、篩選。

  對此四人再進行深層次的比較可以發現,也許最后一個可能在十九大之上“躍入龍門”的人選呼之欲出。

  雖然慄曾執掌貴州,現任中辦主任后更是習身前第一紅人,但是他和李源潮、孫春蘭同年,皆是1950年出生,十九大之時67歲恰踩紅線。而且“中辦主任”一職通常被認為是扮演一個中共中央“秘書”的角色,雖有溫家寶前例在先,但一個是當時少年有為,一個是今天的老成持重,相較之下,慄戰書不占優勢。

  而今天治理新疆的張春賢,雖然作風新派,善於和媒體打交道為其加分不少,繼王樂泉后所推出的“柔性治疆”深入人心,但是不可否認,直至今天,張依然未能有效地處理好新疆的民族矛盾,從而惡性案件頻發,無疑為他的入常之路增添了不少阻力。

  至於劉奇葆,有過主政廣西、四川的履歷,並曾是共青團“黃金一代”的成員,曾與宋德福、劉延東、李克強、李源潮5人並稱當時團派的“五大幹將”,在今天共青團官員紛紛主政地方的情況之下,劉奇葆或將擁有更多的黨內支持。而且在“薄熙來事件”中,劉奇葆的處理也被認為是他能在十八大上進入中央的一個很重要的因素。不過,今天之四川官場如2012年之重慶,並不平靜,劉之仕途,當觀后效。

  在這種情況之下,趙樂際就隱隱顯出了“黑馬”之相。趙的仕途起於青海,並在2003年成為了當時中國最年輕的省委書記,年僅46歲。2007年趙前往習近平的故鄉陝西擔任省委書記,當時正是習近平進入中央,被作為儲君培養之時。雖然我們目前尚無法斷定趙擔任陝西省委書記之時與習近平有過怎樣的交流,但是從曾與習近平有過共事的慄戰書仕途可以看出,習近平對如慄、趙這樣自己信任而且行事低調的官員很有好感。更何況趙今天所執掌的中組部是中共黨內重中之重的部門,其前任曾慶紅、賀國強、李源潮不是曾經進入常委,就是今天的大熱人選。當然趙樂際的最大優勢還是在於其年齡,作為現任政治局中僅大過胡春華、孫政才的委員,他更符合中共在幹部梯隊建設上的需要。而且上述4人中,只有趙樂際一人符合在二十大上留任政治局委員,並在留任政治局委員的基礎上升任政治局常委的年齡標準,其他3人在二十大上都會與十八大上的回良玉一樣,雖然已經連任了兩屆政治局委員,但因為年齡原因退休。因此可以說,即使趙樂際不在十九大上入常,在不出意外的情況之下也勢必會在二十大、其65歲之時進入常委層。

  根據十六大和十八大新華社所分別發表的《黨的新一屆中央領導機構産生紀實》文中可以看出,中共在選拔政治局委員和常委時還有重要的一項流程就是進行民主投票。中央根據民主推薦的結果、組織考察的情況和班子結構的需要,就新一屆中央領導機構的組成方案反復進行醞釀,多次聽取意見,提出了新一屆中央領導機構人選建議名單。

  有理由相信,十九大之前的這次黨內高級幹部的票選中,無論是慄戰書、張春賢、劉奇葆還是趙樂際,都會得到不同數量的推薦票。但是這種票選更多是一種民主推薦,而不是投票選舉。只是在參考推薦結果的前提下,從黨國大局出發統籌考慮,經過層層組織考察、反復醞釀、多次討論,中央再凝定一份等額候選人的名單。而這期間,就要在前文所說的“七上八下”、“十年一代”、“論資排輩”、“非特殊情況女性不入常委”和“非特殊情況不出現越級入常”五個原則下進行篩選,最終決出順應黨心的中共新一代領導集體。

  當然,前文所說的中共選局入常和十九大常委人事分析的內容只是通過對中共行事慣例進行總結、預測基礎上作出的,是在非特殊情況下的最大可能。並不排除出現各種變局,如孫春蘭意外破局女性入常、中共按照國家領導70歲退休規定而非“七上八下”的潛規則以及某位政治局大員如此前的陳希同、陳良宇、薄熙來一樣意外落馬,都有可能導致整個人事盤出現變動。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