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薄案濟南開審 讓路三中無關大局

http://news.sina.com   2013年07月20日 21:29   澳洲日報

  近日,有關原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案件即將在濟南開審的消息在網絡間盛傳。這也是繼2013年1月香港《大公報》報導薄熙來案在貴陽開庭的“假新聞”后,時隔半年,媒體再一次對薄熙來案開審的消息進行相關報導。對此有政治觀察人指出,由於原鐵道部部長劉志軍案剛剛在7月份審判結束,因此比劉志軍案案情可能更為嚴重的薄熙來案是否會趕在十八屆三中全會前開審,也自然給外界留下了很大的猜測空間。但是也能夠很明顯的發現,這個曾經被稱之為“世紀大案”的薄熙來系列案件,在拖延了近兩年之后,正在失去它的受關注度。這種輿情的變化也切實反映出在中共第五代已基本掌控中國最高權力后,薄熙來無論未來的命運究竟如何,已經無法對中國政治和社會産生決定性的影響。至於薄案究竟在哪裏開審,審判結果將會如何,也都已然無關大局。

  媒體曾報薄案開審鬧“烏龍”

  日前,曾經在薄熙來、王立軍主掌重慶推行“唱紅打黑”時因為替“黑幫頭目”辯護而入獄的大陸律師李莊,在接受香港媒體採訪時表示,薄的受審地點在濟南“比較確定”。在涉貪下馬的原鐵路部長劉志軍被判死緩后,有推測指,劉的免死是為薄的免死作鋪墊。李莊則認為,兩案沒有必然聯繫,薄熙來踐踏法治的罪惡,遠比貪腐要大,“即便薄受賄的數額比劉小,但在其他方面,給中國的改革、政治進步、文明進程造成的傷害,比劉大的可不是一倍兩倍”。李莊說,相信薄會得到公平審判,但結果仍需看官方起訴書定奪。前鐵道部長劉志軍被控受賄6,000余萬元人民幣,而消息指,薄被指控的涉貪金額僅600余萬。

  事實上這並非薄熙來案開審的消息首次在大陸流傳,早在2013年1月份,香港《大公報》網站便引北京消息人士稱,薄熙來案1月28日將在貴州省會貴陽開庭。報導稱,另有消息透露薄熙來案將連審三天,大公網稱“此消息被北京人士證實”。雖然官方隨后予以否認,但依然有多家媒體蜂擁貴陽中級人民法院,等待薄案開審,結果證明此事為虛,薄案繼續懸而未決。

  披着政治外衣的薄案 那薄熙來究竟可能最后面臨何種結局,是否會面臨和劉志軍同樣的命運呢?通過中共對薄熙來黨內處理通報顯示,薄熙來的問題已經不僅僅是可以在共産黨內部解決的黨內路線分歧,也不僅僅是腐敗問題,更有可能涉及黨紀國法的重大刑事案件。在《中共中央決定給予薄熙來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通報中,列了薄熙來濫權、受賄、為家人牟利、生活腐化、用人失察五項大罪,更在最后稱“調查中還發現了薄熙來其他涉嫌犯罪問題線索”,引得外界猜測,如果在司法調查中發現薄熙來真的涉及殺人案件,那是否應當按照法律對其進行處罸呢?在中國,殺人案件最高可判處死刑。雖然薄熙來的一些罪名在外界看來已經坐實,但實際上回顧整個“薄熙來事件”,真正讓公衆聚焦的並非司法上的種種問題,它不等同於劉志軍案、陳希同案和陳良宇案的簡單性質,而是其背后所隱藏的政治動機。在薄案一發生時,分析人士普遍認為,薄熙來案件的核心已經不僅僅是反貪,薄熙來在重慶所搞的一系列帶有文革色彩的活動,在當時引起了海內外輿論的巨大爭議,以“烏有之鄉”骨幹成員為主的左派人士普遍支持薄熙來也是事實。所以十八大前胡溫習等人決心效法華國鋒、葉劍英、李先念等元老處理“四人幫”案的先例,重樹中央絶對權威。正如此前所分析的那樣,在中國已經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實體的今天,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探索再次進入迷茫階段。經濟發展速度放緩的徵兆開始出現,在國家治理方面,如何重啓社會活力和經濟動力,成為擺在執政黨面前的重大課題。“摸着石頭過河”再次成為中共解決此類問題的主要方式。摸索過程中,逐步誕生了浙江模式、廣東模式等種種地方改革和發展經驗,“模式”開始成為現象。在這個大背景之下,作為中共大員中唯一一個新聞專業出身的地方領導人,薄熙來敏鋭的政治嗅覺察覺到了這一點,並“為我所用”,靈活地將自己主政重慶期間所取得的一系列發展經驗攏入一個大的框架之內,進行重新整合、包裝、炒作,最終冠以“重慶模式”的名號推到世人面前。

  這個模式的推動從今天來看,是薄熙來有計劃、有組織地開展的。從2010年在上海舉行“重慶模式研討會”開始,到隨后爆出有200多名大陸知名專家學者接受重慶的所謂“專題資金”為重慶模式搖旗吶喊,提供理論依據和宣傳聲勢,都可以看出薄已是處心積慮、操盤已久,將這個重慶經驗披上“皇帝的新衣”變成重慶模式。

  在這個過程裡,薄熙來巧妙借助了中共黨性、教義上的宗旨,大打民生牌,如果不是因為王立軍事發,中央想拿下他也會師出無名,無法對這個近乎於“借祖宗家法犯上作亂者”進行全盤推倒。僅以薄熙來在重慶主導的“唱紅運動”為例,雖然在中共對於民衆的教育方式和觀念裡,進行革命主義教育,如播放愛國影片、學唱紅歌一直是重要一項,但是薄熙來以其高調、張揚的作風在重慶進行的唱紅運動,卻在某種程度上可以被認作是在藉此挾持民意,證明自己的紅色正統地位,甚至不排除中央政府核心地位的可能性。紅歌在重慶也變成了一種基於個人政治需要的政治性宣傳造勢。其機會主義的方式凸顯出薄熙來在大力推行這一舉措時不求紅色的革命純粹性,但求紅色的政治宣傳效果。

  為三中讓路薄熙來不再是問題

  之所以猜測薄熙來案會在七八月間開審,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即將在10月份召開。根據中國的十年政治周期顯示,這次三中全會將是十八大后又一個關鍵結點,屆時370多名中共黨內大員、諸侯紛紛聚集北京,鞏固他們的權力,並就如何向前發展達成共識。總結十八大后的經驗,為未來中國走向定調。因此,在這個時刻,“政治生命”已經結束的薄熙來將不會再是任何一場討論的主題,即使對於中共的新“掌門人”習近平來說,擺在他前面的最重要問題已經不是薄,而是能否把“中國夢”正式確立為自己的政治理論。

  作為決定中共下一個十年命運的關鍵會議,中共不會允許這時候出現類似薄的議題將習近平和“中國夢”的風頭蓋過,這也是為什麼中共一直在強調谷開來和王立軍事件是孤立案件,與薄熙來進行涇渭分明的“政治切割”,畢竟通過這種切割處理的方式能夠有效減少整個薄熙來事件對於中共乃至中國社會的震蕩,以最小的幅度保證最大的穩定。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