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齊心自曝與習仲勛婚姻往事 揭秘習家家風

http://news.sina.com   2014年02月13日 17:10   澳洲日報

  在中共2014年的新春走基層活動中,央視選擇了“家風是什麼”這一主題。中共開國元帥賀龍之女賀曉明談家風之事,2月3日經由央視新聞報導之后,再度引發外界對中共領導人家風的關注,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的家風自然也不例外。關於習家家風,早在2000年,習近平母親齊心就曾寫下回憶錄《我與習仲勛風雨相伴的55年》,自述與習仲勛的婚姻往事,揭秘習家家風。

  《我與習仲勛風雨相伴的55年》一文后被收入中國文史出版社的《大往事》一書中,並於2011年12月14日刊載於《老人報》A28版。文章全文如下:

  習近平父母相識經歷

  如果把人生比作長河的話,相伴55年,可算是共同度過大半輩子了。

  1943年4月,西北局從延安大學中學部抽調一批青年同志到綏德師範和米脂中學以學生身份開展工作,當時,我是帶隊人之一。而正是在我經西北局到綏德地委轉黨的關係時,知道了習仲勛的名字。那是在綏德地委所在地“九真觀”大院裏,嶄新的紅綠標語貼滿了牆上,上面寫着“歡迎習仲勛同志來綏德地委領導工作”等。我由此而知,仲勛同志就是剛剛到任不久的綏德地委書記。

  和仲勛的相遇是這一年的夏天。那是一個星期天,我正從集體宿舍經教室走過時,看到迎面而來的仲勛,我趕緊給他行了一個軍禮。他看到了我,親切地向我微笑着,點了點頭,雖然只是匆匆而過,那一瞬間卻給我留下了一個很深的印象。

  齊心:仲勛對我的信任是一種鞭策和鼓勵

  隨着防奸運動的深入和康生在延安大搞“搶救失足者運動”的影響,一時間,搞逼供信、假坦白的氣氛也籠罩在綏師的上空。習仲勛對此非常重視,把我和姚學融、白樹吉等學生代表叫到地委談話。在仲勛工作的窯洞裏,他用深入淺出的話語提醒我們,應該對在搶救運動中出現的“偏差”進行抵制。並循循善誘地對我們说:“如果這樣下去,連你們幾位也會被懷疑。”這次談話,仲勛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由此我和仲勛在工作中見面的機會就增多了。即便是見不到面時,他也經常給我寫信,仲勛對我的信任,無疑是對我的一種鞭策和鼓勵。

  齊心自述婚姻往事

  這年冬天,他正式向我談到了婚姻大事,寫信说:“一件大事來到了”,“我一定要解決好”,並請李華生、宋養初和我談話,幫助我打消心中的顧慮。仲勛還告訴我,“抗大”總校教育長何長工同志曾寫信向他介紹我,说他認識我的姐姐,而且見過我的父親,说我是到延安后才長大的。仲勛讓我寫了一個“自傳”直接交給他。當時的我,用我姐姐齊雲的話说:“我妹妹是一張白紙。”因此,“自傳”也就相當簡單。在當時,我對仲勛的歷史卻不了解,他只在信中輕描淡寫地告訴我,他是陝甘蘇區創建者中最年輕的一個。不久,經組織批准,我和仲勛在綏德結婚。

  1944年4月28日,星期六,在綏德地委后院的一個窯洞裏,我們舉行了婚禮。這天上午各方人士來了不少,都向我們表示慶賀。那天,時任綏德地區保安處長,被稱為“中國的福爾摩斯”的布魯同志還給我和仲勛拍了兩張相片留念。

  婚后,仲勛對我说:“從此以后,我們就休戚相關了。但是,我不願意陷在小圈子裏。”我理解他的意思,在艱難的歲月裏,作為革命的夫妻不可能要求彼此的過多關照。這一年的夏天,我在綏師剛畢業,就去農村基層工作了。

  1947年3月,中國人民解放軍西北野戰軍接連取得了青化砭、羊馬河、蟠龍“三戰三捷”。組織上為了能讓我和仲勛見個面,讓我隨同以西北局副書記馬明芳為首的慰問團去安塞參加祝捷大會,同去的還有馬明芳的夫人馬淑良。當仲勛驚訝地見到我時,他非常生氣,當着衆人嚴厲地批評我说:“這麼艱苦,你來幹什麼!”我為之一怔,但馬上意識到自己實在不應該來這裏,影響太不好了。隨后,他還對我说:“如果戰爭持續十年,我寧可十年不見你。”此時,我不僅心悅誠服地接受了他的批評,而且暗暗為他偉丈夫的氣概而自豪。

  齊心:仲勛同志非常愛女兒

  1949年3月1日,我們的第一個孩子出世了,仲勛的秘書黃植立即電告正在西柏坡參加七屆二中全會的仲勛,慶賀我們得了一位千金。這就是由我母親親自取名為“橋橋”的女兒。

  仲勛同志非常愛女兒,工作之餘常把未滿月的橋橋抱在懷裏。記得有一回,一不留神孩子尿了他一身,見此,我尷尬得不知所措,仲勛卻笑着说:“子屎不臭,子屎不臭。”

  自從橋橋降生以后,只要仲勛工作稍有間隙,就會把女兒抱來看看,有時他還親自為孩子拍照片。當橋橋稍大一點時,仲勛如有機會就帶着她外出活動了。盡管仲勛非常疼愛孩子,但他對孩子從不嬌慣。

  1952年秋,仲勛先到了北京,任中宣部部長,我帶着橋橋和安安(尚未斷奶的小女兒)於年底來到北京,一家人終於團聚了。1953年,我們把4歲的橋橋送入北海幼兒園,原因是我已在馬列學院學習,照顧不了孩子。為了我能安心工作和學習,仲勛硬讓小女兒靠吃奶粉長大。

  習仲勛從嚴教子務求勤儉

  來京后,我又生下兩個男孩兒近平和遠平,他們都是10個月就斷奶送回家,由仲勛照顧的。當有人稱讚仲勛是一個好爸爸時,仲勛便補充说:“我不僅是個好爸爸,而且是個好丈夫。”我在馬列學院學習后被留在中央黨校工作,單位離家較遠,所以和家人總是離多聚少,尤其是在孩子們放寒暑假時,我更是管不了他們。

  對於時任副總理兼國務院秘書長職務的仲勛來说,他寧願在業餘時間多照管孩子們一些,有時還要給四個孩子洗澡、洗衣服,那時我們的孩子都在住校或全托,這期間家裏沒有請保姆。對此,他視之為天倫之樂,尤其是當孩子們與他摔打着玩時,仲勛總是開心極了。

  也許是仲勛特愛孩子的緣故,所以他特別重視從嚴教子。我們的兩個兒子從小就穿姐姐穿剩下的衣服或者是花紅布鞋,就是在仲勛的影響下,勤儉節約成了我們的家風。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