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觸目驚心:掃黃后的東莞之夜竟變成了這樣(組圖)

http://news.sina.com   2014年02月27日 15:52   澳洲日報

  Coco,24歲,聽说錢好賺,三年前只身從四川來到東莞。之前曾在一家桑拿工作,掃黃后沒地方去,整天躲在家裏看手機。在東莞兩年,她被抓過多次,但仍不悔改,這次掃黃后她的一位姐妹打電話警告她不要出去,期間Coco打了無數個電話借錢,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毛毛,KTV停業后,男朋友把她身上僅有的四千塊錢拿走后就失去了聯繫,據她自己稱,現在欠着房租,下一步,她打算到工廠找份工作。

  2月22日凌晨,東莞厚街。鎮中心各條街道人群稀少,再無曾經的燈火通明。自央視曝光東莞色情産業后,掃黃風暴從這個城市的各個小鎮蔓延開來,波及全國。

  毛毛,KTV停業后,男朋友把她身上僅有的四千塊錢拿走后就失去了聯繫,據她自己稱,現在欠着房租,下一步,她打算到工廠找份工作。

  當地人介紹的一家正規沐足店,一位保安在無聊的打着手機,掃黃過程中,東莞大部分沐足、桑拿都被封,許多正規營業場所也被勸停。

  妞妞,從KTV出來以后,無所事事的她,整天在家裏待着,錢花光了,她也打算去工廠找份工作。但是身上沒身份證,她说沒有工廠肯要。

  厚街一家被勸停的桑拿被貼了封條,掃黃行動也同時將東莞各鎮的其它娛樂休閒場關停,酒吧、KTV、洗浴中心、電玩場所等一律停業整頓。

  Sisi,17歲,兩年前從河南跑到廣東,在惠州做了一年的陪酒小姐,到東莞她做的第一件事是在自己的右手上紋了一塊刺青,后來她在東莞認識了阿超,阿超學着她也紋了一塊刺青。掃黃之后,阿超拿着Sisi借來的一百塊錢消失了。

  厚街三沌治安隊,門口登記處站着幾個協警,穿着制服。時不時有亮着警燈的車從大院裏開出來,消失在夜色中。

  Coco和小美在出租房裏看電視被查房的協警抓了,拷在治安隊裏等候民警來審問。她們在這邊時間久,許多協警都認識她們,她們以前也被抓過。但是這段時間“上來”就失業了,一直也沒有做過。協警每天晚上夜查,碰見了就給她們帶來等民警問話。

  深夜正是酒吧一條街熱鬧的時候,往日的人潮湧動與現在形成了對比。

  Coco被治安隊放出來以后不敢回家住,在酒店開了間房。出租房的房東怪她惹來麻煩,已經通知她兩天內必須搬出去。

  出租司機朱師傅在東莞厚街開車13年,平時開夜車可以賺到三四百塊左右,往桑拿和酒店送客人還會得到50到100不等的小費,掃黃后晚上賺到的車費降至一百左右。通常在厚街搭車,司機几乎都不喜歡打表,起步就二十,最近生意受到影響,面對要求打表的乘客,朱師傅顯得很不情願。

  Sisi和她姐姐在KTV陪做酒,一度她們迷失在衆人眼中的“公主”稱號裏。年前賺的錢留在了家裏,出來后雖然身上帶着錢但是姐姐的錢被男朋友騙走了,掃黃一來,兩人整日在出租房裏闲着、或者找別的姐妹借錢。

  東莞的接頭巷尾遍佈着不計其數的出租屋,其中住在這樣出租屋的大部分是來務工的人員和小姐,掃黃開始后,大批小姐轉移或者怕被抓而去了別的地方,房屋空置率直線上升。

  妞妞家裏洗漱台上散落着頭髮和各樣的化妝品,失業以后無心打理,每天几乎在都是在家裏吃飯、睡覺看電視。“現在警察抓得嚴,現在出門就是隨便買點吃的,也不用化妝。”妞妞说。

  “現在基本沒什麼客人,以前都每天忙到兩三點,有的時候還經常通宵,掃黃以后人少了很多。”小姐多,有時候感到厭煩,但是掃黃后,生意受到影響,燒烤攤的杜先生心情很複雜。

  在東莞大部分小姐失業后,要麼轉移城市、要麼進廠打工。許多掃黃之后才來的小姐,並不敢馬上回家,如果回到家,無疑是告訴家人自己在外的職業。所以大部分小姐即便是生活窘迫,也不願向家裏要錢或者是回家暴露自己的身份。

  東莞經信局的統計顯示,2012年東莞第三産業增加值達2639.17億元,政府的原定到2014年,全市服務業增加值要達到3000億元以上,占全市GDP50%。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