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官場再現自殺潮 反腐已致“官不聊生”

http://news.sina.com   2014年04月11日 01:04   澳洲日報

  4月10日,現任國家信訪局副局長徐業安被報導在其辦公室自殺身亡,此時信訪局另一位副局長許傑尚在被調查中。需要注意的是,除許傑外,近期已有多位官員因不明原因“自殺”,包括原重慶“打黑英雄”周渝、湖南長沙就業服務局局長彭學之、國新辦副主任李伍峰、河南鄲城縣政協主席何林峰、陝西漢中紅十字會辦公室副主任張琪等。再加上去年牽扯劉志軍鐵道部窩案的多位高管,以及政法系統官員密集自殺現象,可以说,在2014年上半年,中國再一次興起了一輪“官員自殺潮”。

  雖然官方以抑鬱證、工作壓力、個人感情等私人問題解釋其自殺行為,但已有明確跡象顯示,諸多享有優越社會地位、資源和福利的官員們的自殺,其中很大一部分還是因為自身的腐敗問題即將敗露,不僅將失去所有,還會面臨遲到的審判和懲罸。但是,這些官員究竟是甘願自殺,還是形勢所迫?是擔心個人腐敗真相敗露,還是緊張的幕后人物為毀屍滅證而採取的狠辣手段?不論如何,中國官場官員們似乎確實已經“官不聊生”。

  十八大后屢現“自殺潮”

  中共執政團隊持續至今的反腐運動已經席捲整個官場,國家信訪局亦未能倖免。繼原信訪局副局長許傑在2013年11月被調查並免職后,中國互聯網中突然傳來另一位副局長徐業安自殺消息。信訪局內部人士透露,徐在4月8日被發現在辦公室自殺。徐身體一直不好,最近幾個月耳鳴,情緒也不太好。至於為何情緒不好,則沒有進一步解釋。

  事實上,2014年以來已有多位官員自殺,引起較多關注的還有原重慶“打黑英雄”周渝、湖南長沙就業服務局局長彭學之、國新辦副主任李伍峰、河南鄲城縣政協主席何林峰、陝西漢中紅十字會辦公室副主任張琪等。對於這些人的死亡,不同的消息源提供了不同的说法。其中,周渝被指患有多種並發症,彭學之被指牽涉就業資金問題或癌症,李伍峰被指陷入男女感情糾葛,何林峰被指患有嚴重抑鬱症。這些自殺事件都發生於不久之前,對其死亡原因的調查外界都還沒有一致看法。但沒有疑問的是,他們的密集“自殺”,已經成為了一種現象。其實,將其稱之為“自殺潮”也不為過,這已不是在中國官場首次出現。

  自原鐵道部部長劉志軍歸案后,南寧鐵路局總調度長李智跳樓身亡,之后,原南昌鐵路局局長邵力平、中鐵路物資股份有限公司一位未透露姓名的高管、中國中鐵總裁白中仁亦跳樓而死。多維新聞此前曾有文章《劉志軍后四位高管自殺鐵老大再遇反腐高壓》指出,這些高管之死或許與中共十八大后的反腐運動有關。2013年下半年,中國中鐵旗下的中鐵隧道公司高管被“一鍋端”,該公司董事長郭大煥、總經理張繼奎、總會計師裴廣進三位高管同時被抓,檢察機關指控三人犯了受賄罪。

  另外在反腐初起時的2013年初,也曾有多位政法系統官員相繼自殺。例如,2月17日跳樓的四川省某市反貪局局長柯建國、陝西西安公安局一位副處長何勝利、廣州市公安局副局長祁曉林以及甘肅某區法院副院長張萬雄也以自縊和跳樓的方式結束生命。這些都是政法系統官員,或許與當時日益嚴峻的政法系統整頓不無關係。

  也就是说,自本屆領導集體高舉反腐大旗展開整黨以來,官場斷斷續續地出現官員自殺事件,在2013年初和2014年初甚至兩度出現官員自殺潮。

  雖然相關部門或個人大多以工作壓力、精神病症或感情糾葛為由告知公衆,但是至今都沒有給出更為權威具有一錘定音效果的解釋,自然也難以令外界信服。而后者則大多認為,這些享有優越社會地位、社會資源的官員們的自殺十有八九牽扯到腐敗問題。

  反腐高烈度與執政黨的“重生”

  多維新聞此前有文章《習五抓黨建反腐初起步政法系統官員現“自殺潮”》指出,很多民衆持有“官員自殺必定有罪”的觀點,認為“抑鬱”的说法只是當地官方為問題官員蓋的遮羞布。在以“倒周”為核心的對政法系統的定向整頓中,一方面各地政法系統內部官員面臨越來越大的壓力,另一方面如果政法官員本人也“不幹凈”,犯有貪污腐敗等違法違紀問題,自然就有了被以“反腐”名義被拿下的理由。同理,在劉志軍被拿下后,鐵道部亦成為被整頓的重點區域,各位牽扯某種腐敗和以權謀私問題的高管自然形勢危急。因此,中共對政法系統和鐵道部的重點反腐或許才是其“自殺”的主要原因。

  自殺以結束自己的生命,是所有人的最后選擇。其頻頻出現的景象折射出當前官場難以聊生的生態,但這並非是針對所有官員。一向行走於污泥之中者自然戰戰兢兢,而潔身自好者不僅不應“唇亡齒寒”,反而應當拍手稱快。反腐如果得到徹底有效施行,不僅能夠滌蕩官場雜質,給予執政黨重生之機,也能為其中兢兢業業、真正奉公守法的官員提供更為乾淨、理想的工作環境和上升空間。即使如此,在紀檢機構加強自身獨立性與監察力度之后,必然形成對官員的更為嚴厲的監督機制,這對所有官員都會形成一種現實約束,也就不會如以往那般自由和肆意。

  不過,那些自殺者為何被反腐之前就要做出輕生這樣的極端選擇?是不是離腐敗真相被捅破只差最后一層窗戶紙?是因為擔心會身敗名裂,還是沒有足夠的勇氣承擔自己的多年來的違法違紀行為?是自己自願自殺,還是因仍然躲在幕后的人擔心問題敗露而殺人滅口?相關部門並沒有給出進一步回答,這些猜測也在輿論中繼續流傳。

  不論如何,死亡對於死者個人來说都是完全的結束,也是一場悲劇。但是,究竟是什麼真正導致了他們的死亡?是反腐努力的逼迫,其個人的腐敗行為,是現今一整套縱容腐敗的制度,還是人類本性或中國文化使然?可以確定的是,只要當前這種腐敗環境和反腐運動的繼續,這種現象或許都將難以杜絶。更重要的是,如何才能從根本上避免或減少更多的人結束自己的生命。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