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誰動了我們的幸福?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2月28日 22:30   僑報

  幸福是個相對論,對外物越依賴,自己越容易被“異化”。

  2011年,北京市GDP突破1.6萬億元人民幣,按常住人口算,全市人均GDP為12447美元,達到中上等國家收入水平。北京GDP接近富裕國家,可喜可賀,而被多數媒體放在一起報道的新聞是,一年收入買不了3平米房、月入7500元的北京人仍感覺不幸福,人們普遍存在“焦慮感”。

  從經濟學角度說,幸福感是用貨幣來衡量的,個人可支配收入越高就越幸福。北京首都經貿大學近日公佈的數據顯示,去年北京城鎮居民幸福指數為72.28,“幸福感”比2010年略有降低,降低原因主要是“對收入不滿”。

  然而如今中國人普遍的問題,已不是收入多少能幸福,而是收入多少都覺得不幸福。那麼,是什麼偷走了民衆的幸福感

  從制度層面說,首先是社會分配不均,民衆相對被剝削感嚴重。30多年來,中國致力於做大經濟增長“蛋糕”,結果在切“蛋糕”環節出現問題。要知道,GDP能平均,而幸福感卻不能,否則只能是“被幸福”。

  其次,社會保障體系有待完善,養老、住房、教育、醫療中任何一個環節出現了問題,都可能讓人“一夜回到解放前”。“潛規則”盛行,加劇普通人弱勢感。月入幾千元甚至上萬元的白領感覺“不幸福”也在情理之中。

  在當代中國,“現代化陷阱”不單指“西班牙幻影”、“拉美陷阱”、“日韓困境”等經濟問題,更表現在精神和文化領域。精神文化建設被經濟建設遠遠甩在後頭,整個社會缺乏健康的價值觀;而被“一切向錢看” 的價值理念所裹挾的民衆,給幸福附加了過多物質條件,更讓自己的“不幸”沒有盡頭。

  盡管有種種制度限制,但幸不幸福不能完全依賴於外在因素。當人們在譴責社會的種種弊病時,也需要適時自我反思。一味怪政府、怨社會無助於解決問題,民衆更要從心態上自救。幸福是個相對論,對外物越依賴,自己越容易被“異化”。

  剝離掉幸福標準上的附加條件,幸福並不是遙不可及,幸福是可以自己去發現,去創造的。改變我們對幸福的看法,並不是說要逃避現實,自娛自樂,而是要從自己做起,為更美好的社會而努力。什麼是幸福 老人摔倒時有人扶就是幸福,有時,一個微笑、一句問候都可能讓人幸福。找回幸福感,人人有責。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