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嫌犯父親20年熬到科級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2月28日 22:30   僑報

  受害人母親和小姨在為周岩戴上頭套。 CFP

  近日,合肥女學生周岩因拒絶求愛被故意傷害案件受到社會高度關注,引起大陸坊間的極度憤慨和譴責。目前,17歲犯罪嫌疑人陶汝坤仍被刑事拘留,該案件已進入司法程序,由於周岩仍在治療階段,暫不宜開展傷情鑒定。

  警方: 暫不宜做傷情鑒定

  【僑報綜合報道】2011年9月17日晚,犯罪嫌疑人陶汝坤(男,1995年4月1日生,合肥市某學院學生)因追求被害人周岩(女,系陶汝坤初中同學)不成,便將打火機燃油潑在周岩身上並點燃,致使周某面部、頸部等多處燒傷。27日,合肥警方對該案最新情況進行了通報。

  綜合合肥《安徽商報》、北京《京華時報》報道,案發時周岩頭部、面部、頸部、胸部等被嚴重燒傷,一隻耳朵也被燒掉,燒傷面積超過30%。而被害人傷情鑒定系該案重要證據,也是對嫌疑人定罪量刑和民事賠償的重要依據。

  對此,合肥警方27日指出,被害人住院期間因傷重住在重症監護室治療,難以進入病房開展傷情檢驗。出院後,其受傷部位纏滿繃帶,仍無法進行進一步損傷檢查。

  本月24日下午,周岩在家屬及辦案警員陪同下來到法醫門診。周岩頸部傷情可能需做二次手術,依據法醫鑒定實踐,需在治療終結後(涉及功能障礙的需三至六個月的康復)才能進行傷情鑒定。因此,暫不宜對傷者開展鑒定。

  針對量刑,有律師分析,如定性為故意傷害罪,致人重傷,將判處3年到10年以下有期徒刑;手段、情節惡劣的,處10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死刑。但律師也指出,因嫌犯不滿18周歲,法院也會考慮從輕或減輕處罸。

  嫌犯: 欲借精神鑒定脫罪

  被害人周岩還沒做傷情鑒定,27日,有網民爆料稱,犯罪嫌疑人陶汝坤父母正在申請為陶汝坤進行精神病司法鑒定。不過,該說法尚未得到相關方面證實。

  北京時間27日9時58分,署名為“-CICI”的網民發帖稱,“根據內部消息,陶汝坤的父母正在安排為其做精神鑒定”,並稱此事確鑿,“信不信由你”。發帖人同時評論稱,“(陶汝坤)一旦成功被鑒定成精神病的話,將不用負任何刑事責任。 ”

  對於“-CICI”所爆“內部消息”究竟是否屬實,陶汝坤一家尚未出面做出任何回應,警方也未對此進行正面答覆。

  官員: 說嫌犯是官二代系混淆是非

  該案發生後不久,就有人曝出,因陶汝坤系“官二代”才導致事發5個月仍未立案。隨後,陶汝坤父親陶文所在合肥市審計局一名朱姓副書記透露,26日下午,陶文便請假,稱處理完家裏的事情再來上班。

  據其介紹,陶文進入審計局工作時就是一個小職員,20多年一直工作認真勤懇,到現在做到辦公室主任,“陶文是個正科級幹部,也就是個辦事員,每個月幾千元工資,網民稱其兒子是‘官二代’有點混淆是非了”。

  對於此事是否會影響到陶文的工作,朱姓副書記回應,若該事件得到合理審判,便不會影響其工作,這畢竟是私事;若因其職位導致不公正,勢必對其工作造成影響,審計局會嚴格處理。

  據了解,陶汝坤家在合肥城西開發區的天鵝湖畔小區,是合肥的高檔小區之一。小區物業說,小區房屋均價在八九千元人民幣左右,房屋面積均在100平方米以上。

  物質豐盈精神蒼白,該如何拯救我們的孩子

  合肥17歲少女周岩因拒絶同學陶汝坤求愛,被陶某用打火機點油燒傷毀容。此事被曝光後,引發一場輿論風暴。

  如今“再苦不能苦孩子”是很多家長們的信條,而在當下這個物質極大豐富的少子時代,家長更應該關心孩子的精神世界,不要只顧孩子物質的豐盈而忽略精神蒼白。

  許多事實證明,精神層面的過度滿足與呵護是對孩子的一種心靈侵犯,對於孩子價值觀、人生觀的成長需求也是一種忽略,對孩子的順利成長以及精神獨立都有一定的影響。

  其實許多問題正是家長花了大量的時間和精力“教育”出來的,一些研究結果已經表明,過度滿足的教育風格會造成孩子心理的畸形,自私、反叛、低能,自理能力弱,易於形成依賴性,自主精神和自立能力都差,也缺乏勞動自覺性,交往能力差,既缺少合作精神又缺少競爭能力。並且,往往表現出抗挫折能力差,同時又不容易尊重別人,自控能力差,任性,情緒不穩定,等等個性。

  太多血的事實告訴人們,類似這種校園戀愛糾紛,極易引發暴力事件,當戀人之間一方已不愛另一方,而另一方仍然執迷不悟,往往會導致悲劇的上演。上海青少年服務熱線曾做過統計,男女生間戀愛糾紛是校園暴力事件的三大主要“元兇”之一。美國有一項針對中學生的調查稱,15%的被訪青少年表示自己是戀愛暴力的受害者,曾被戀人施以言語、精神、身體等暴力行為對待,50%至80%的青少年表示知道其他青少年正面對戀愛暴力。

  不過,雖然校園戀愛糾紛存在着高風險,並一次次鑄成慘劇,相應的預防與干預機制卻几乎一片空白。以“少女拒愛遭毀容”一案為例,陶汝坤對周岩的糾纏和騷擾顯然不止一兩天,但長時間以來,周家只是一味躲避,周岩被迫轉學、休學,其中,未見學校、心理諮詢機構、青少年保護機構、警方的有效介入。

  大陸目前的教育,兩性關係的教育屬於缺失的一環,由此導致了許多學生兩性平等意識的缺乏,缺乏對異性的尊重,不知道理性去面對感情的挫折。

  大陸的教育機構對於學生早戀採取迴避的態度,學生遇到戀愛糾紛,往往不敢向外界求助,得不到相應的指導以及自我保護的提醒。

  “少女拒愛遭毀容”一案,如果當戀愛糾紛發生時,家長、學校和其他機構能共同介入,對陶汝坤展開心理疏導,及時懲戒其不法行為,陶汝坤心中的暴力因子或許不難消除。如果在日常的家庭和學校教育中,人們能重視兩性關係的指導,類似瘋狂索愛之舉也許會少一些,自我保護意識會多一些,也可降低戀愛糾紛和暴力的發生幾率。

  綜合財經網、北京《新京報》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