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全球新聞大陸新聞台灣新聞財經娛樂移民雜誌書味圖片論壇

重慶打黑:從文強到王立軍

http://news.sina.com   2009年08月21日 00:07   中國日報

  (重慶二十日電)重慶人形容重慶「打黑」一年:就像一盆地道的重慶火鍋,麻辣,夠味;王立軍與薄熙來,就是這盆麻辣火鍋的底料。如今,重慶人仍在享受著這盆辣味十足的火鍋,而隨著重慶市司法局局長(原公安局第一副局長)文強被「雙規」以及一批涉嫌護黑的警察被控制,這盆麻辣火鍋已漸入翻磙態勢。

  撰稿·於松(特約記者)

  王立軍與文強,這兩個善於持槍的男人,在重慶「打黑」的這場戰役中,不巧成為了正反兩面的對手。

  文強,生於1955年12月,重慶巴南區人。王立軍,生於1959年12月,遼寧人。

  文強比王立軍年長4歲,兩人一個地處中國的西南重慶,一個出生並長期生活在中國的東北遼寧。但熟悉兩人的人士説,兩人有著相似的性情:「性格豪爽,做事幹練」。

  兩位打黑英雄

  文強與王立軍成年後,都進入了當地的警局,並迅速在一系列的「打黑」行動中,獲得了「打黑英雄」的稱號,成為了各自警界中的一面旗幟性人物。

  據公開信息,兩人均屬於中年得志,王立軍成為鐵嶺市公安局副局長時只有33歲,而文強成為重慶市公安局副局長時年僅38歲。此外,兩人的「打黑」事跡均以文學形式廣泛流傳,文強抓捕張君的事跡被寫成了傳奇小説,而《鐵血警魂》就是一部以王立軍為原型的電視劇。

  2008年6月25日,這兩名分居南、北的「打黑英雄」在重慶碰面。這一天,遼寧省錦州市副市長兼市公安局局長、黨委書記王立軍入主重慶公安局,任重慶市公安局黨委副書記、常務副局長(正廳級)。

  只不過,王立軍是從文強手中接過黨委副書記、常務副局長的「教鞭」的。

  據重慶政界的一些知情人士説,當日,文強和王立軍這兩位「打黑英雄「在會議現場握了手,並分別在大會上作了發言。其中,文強表態支持市委、市政府的決定,並對自己16年的重慶市公安局副局長的職業生涯做了簡短的闡述。

  2008年7月,文強出任重慶市司法局局長。由此,這兩名「打黑英雄」先後走上了自己的新崗位。

  但這一微妙的變化,卻在一年後産生了「核裂變」。

  一年來,王立軍在重慶掀起的警方「打黑」行動一浪勝過一浪,從副局長晉陞為局長,並於2009年7月15日兼任武警重慶市總隊第一政委、第一書記,全面接管重慶警界。

  而相比之下,文強卻顯得相當的寂靜,很少在媒體上露面,而關於其涉黑,可能被「雙規」的坊間傳言卻一直沒有中斷過。

  此傳言直到2009年8月7日終於有了結果。這一天,中共重慶市紀委有關負責人向媒體證實,重慶市司法局局長文強涉嫌嚴重違紀,目前正在接受組織調查。

  重慶市紀委有關官員向媒體透露,文強被雙規,是因其涉嫌庇護黑社會,充當了保護傘。此前,很多重慶人認為文強在任職重慶市公安局副局長(主管刑事偵查)期間,打黑不力,致使黑社會日益猖獗。而在民間,更早有傳言説文強「是重慶最大的黑社會」。

  歷史,有時就是這樣具有諷刺性。一年前的6月25日,王立軍從文強的手中接過了重慶市公安局副局長的「教鞭」,而據重慶一些知情人士説,一年後的8月7日,王立軍親自帶隊,在重慶江北機場將剛走下飛機的文強(已被限制自由)「接回」警局。

  近日,更有知情人士向媒體透露,文強被雙規後,又有一批涉黑警員被限制行動或接受調查,其中甚至有區、縣公安局局長或副局長。

  目前,重慶警方尚未通報文強等警員庇護黑社會的具體事例與細節。

  有人認為,文強行走在警匪這根「無間道」的平衡木上,一時迷失了方向;亦有人説,文強在重慶市公安局副局長的位置上一獃就是16年,但卻一直沒有轉正,令其自暴自棄。文強曾是重慶警界炙手可熱的人物,在當地頗有「強人風范」之稱。1999年5月27日重慶市石橋鋪派出所民警蘆振龍,在轄區抓捕犯罪嫌疑人過程中,身中 21刀,犧牲時年僅26歲。該案並非文強親辦,但在嫌疑人被抓獲後,他堅持要到看守所去見識一下嫌犯。見到嫌疑人後,他飆了一句髒話,大致意思是「你也太黑了」,言畢便順手將剛買不久的價值4000多元的手機,砸向嫌疑人,拂袖而去。2000年9月19日晚,中國頭號悍匪張君被重慶警方擒獲,撲地。時任重慶市公安局副局長的文強,一腳踏於其臉一側,厲聲喝問,你服不服

  不過,相當一部分重慶人更願意傾向於從文強的性格來分析這位昔日「打黑英雄」的倒下。

  熟知文強與王立軍的人稱,兩人「均敢於單人持槍、沖在最前面抓捕歹徒」,只不過,在性格上,文強「此人比較講義氣,身上的江湖氣濃厚」,而王立軍則「比較具有書生氣,系博士生導師,學術氣息濃厚」。

  如今,「打黑英雄文強」的稱號看來更像是個諷刺,而王立軍掀起的「打黑」行動則還在進一步深入。2009年,在重慶,「打黑英雄」的稱號只屬於王立軍。

  重慶人還以為他在作秀

  2008年6月25日,王立軍成為重慶市公安局的副局長。在重慶,王立軍為何由遼寧遠赴重慶的原因早已不是秘密:王立軍,系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親自點將」而來。

  之後,王立軍在重慶警界「立足」與「打黑」,雖看起來一帆風順,但知曉內情的重慶人説,「這裏也頗有波折與質疑」。

  王立軍來到重慶不足半個月,就在全市啟動了25年來的最大行動,展開暴力犯罪專項整治、打黑除惡、緝槍制爆,維護夏季治安。該行動從2008年7月10日開始,到9月30日結束,歷時80天。

  此次綜合整治行動的戰果可謂輝煌。據重慶市公安局透露,公安共破獲刑事案件32771起,破獲年內案件25931起,查處治安案件52671件,執行逮捕9512人,打掉惡勢力案件92起。

  當時,重慶市公安局副局長王雲生甚至表示,一時間重慶市公安監管場所關押量持續上升,「部分看守所、拘留所爆滿」。

  此次行動,贏得了一些重慶市民的叫好。然而,那時很多人並未意識到,此舉已經揭開了重慶「鐵了心打黑」的序幕,為此,還引來了一股強烈的質疑風波。

  當時,很多讀者在新聞網站上留言表示了對上述數字是否有水分的懷疑,並提出疑問:「一次整治行動打掉這麼多,公安局平時幹什麼去了 」

  而相當一部分批評者甚至認為重慶公安部門有「表功」的嫌疑。而縱觀當時全國媒體的相關報道與評論,重慶警方在夏季綜合整治行動中,雖戰果輝煌,但卻「毀譽參半」。

  面對外界的質疑與批評,王立軍與其領導下的重慶市公安局選擇了沉默。而薄熙來在接受媒體採訪時,除了表示「支持」外,也慎談此事。

  「現在看來,那時候,很多人是不瞭解重慶社會治安的真實情況,不曉得原來重慶的黑惡勢力會有這麼黑!」近日,一些當初的批評者們説道,甚至有的網絡評論員「為自己當初的無知而臉紅」。

  「其實,淺薄與無知的錯誤,並不在評論員身上。」2009年8月,重慶市部分媒體讀者説,因為「依據此前重慶官方的描述,2008年前的重慶,聽起來活像個「太平盛世」。

  公開信息顯示,2004年前後,重慶街頭「光頭黨」與「平頭黨」不斷滋事,打砸商家,毆打群衆,這些惡性治安案件頻頻見諸報端。

  但2004年11月22日,重慶市刑警總隊在接受媒體專訪時高調對外宣稱:「重慶市帶黑社會性質犯罪組織已被徹底剷除,目前我市無『黑社會』。」

  而時任重慶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市公安局局長的劉光磊,2008年做客新華網時也表示:「根據統計,我市群衆的安全感最近幾年一直都保持在92%左右,2007年達到了最高峰的93.73%」。

  動用裝甲車和大炮

  「王立軍是那種做了再説的官員。」8月12日,重慶的多名媒體記者説,王立軍並沒有因為2008年一部分的質疑聲而停止了腳步,「反而在打黑方面大踏步向前」。

  「2008年,重慶接連發生的幾起槍擊案,對他(王立軍)是個不小的刺激。」重慶某媒體的徐姓記者説。

  今年1月,重慶警方再出動近千名警員,集中清剿和圍捕渝、湘、黔交界地區的多個「地下兵工廠」。警方共抓獲製造槍支的犯罪嫌疑人數十名,搗毀「地下兵工廠」4個、制販槍支窩點10馀個,繳獲仿製式成品槍支58支、半成品槍支6支。

  在這場滅槍戰役中,王立軍親自掛帥,動用了裝甲車與大炮。王立軍與戰友一同攀爬山路,闖入洞穴中打擊犯罪分子。

  經過這次行動後,王立軍的名字已被更多的重慶人所知曉。重慶警方的內部人士説:「通過半年來的表現,王立軍在警民中徹底樹立了形象。」

  或許是歷史的巧合,此後,重慶發生了「3·19」槍案與「6·3」槍擊案。而這兩起惡性槍擊案,給了王立軍表現的舞台。

  2009年3月19日19時42分,位於重慶市高新區石橋鋪的某駐渝部隊營房哨兵遭蒙面歹徒持槍襲擊,該哨兵經搶救無效身亡,並被搶走半自動步槍一支;2009年6月3日2時04分,重慶江北區愛丁堡小區大門前,44歲的重慶渝中區人李明航被人近距離連擊兩槍致死,行兇者從容不迫地乘車離開現場。

  在這兩次槍擊案中,王立軍都親自掛帥偵辦,名聲大噪,並實現了「兩級跳」。

  2009年3月26日,王立軍「轉正」。這一天,重慶市人大常委會發佈公告,任命王立軍為重慶市公安局局長,中共重慶市委常委、市委政法委書記劉光磊不再兼任重慶市公安局局長。在任命時,重慶市政府這樣評價了王立軍:工作務實、大膽開拓創新。

  2009年7月15日,王立軍全面接管重慶警界。這一天,王立軍開始兼任武警重慶市總隊第一政委、第一書記。

  在部分重慶政界人士看來,王立軍一年「兩級跳」,顯示了重慶市委、市政府對王立軍來渝後工作的肯定,表明了重慶打擊黑惡勢力的決心。

  有人説,兩次突發事件,成就了「鐵腕」的王立軍。

  但更多的人並不讚同此看法。一個最簡單的佐證就是王立軍來渝一年內的「兩級跳」,就連最挑剔的網民都一邊倒地「舉雙手支持」。

  「王立軍的打黑工作,絶對出色。」重慶市民向紅英説,尤其是2009年6月以來,重慶警方抓捕了一連串涉黑的經濟界大鰐,甚至包括了重慶當地多名億萬富豪。

  2009年6月25日,重慶警方通報:數十個黑惡團伙的首犯陳明亮、龔剛模、岳村、樊華、王二娃、王天倫、雷德明、陳坤志等已經落網,大部分成員被擒,部分成員已投案自首,對漏網犯罪嫌疑人,警方將堅決展開域內外緝捕。7月14日,另一位經濟界的大鰐黎強因涉黑被警方拘留。

  其中,黎強、陳明亮、龔剛模個人資産過億,在行業內都具有一定的影響力,並且黎強、陳明亮曾是重慶市、區人大代表。

  「敢於向涉黑的權貴開火,而不是只打擊幾個『小蝦米』,這説明,重慶打黑行動已經動真格的了。」8月12日,駕駛著渝GD9807的一名普通的摩托車的哥説道。

  2009年6月29日,重慶最豪華的白宮會所被警方打掉後,有人發帖,以「白宮會所員工」的名義講述委屈,稱警方迫害。但這篇發表在天涯論壇裡的「委屈帖」,卻只得到了少數幾個網民的支持。

  半個月來,記者瀏覽了新浪、大渝網等各大新聞網頁,有關最近重慶打黑的新聞中,質疑與批評聲寥寥,而網民幾乎是一邊倒地支持重慶的各項「打黑」行動。

  8月8日,文強被雙規的消息出來後,在相關論壇上,網民們又一邊倒地喊出了:「支持王立軍,支持薄熙來」的口號。

  「應該這樣説,重慶這個大舞台,給了王立軍表現的機會。」王曉娟等重慶的人們説。

  而王立軍似乎也沒有令支持他的重慶人失望。自從王立軍7月15日全面接管警界後,重慶警方曾先後多次強調,警方將堅決衝破「關係網」、打掉「保護傘」,一旦發現警察隊伍有敗類涉黑,以及地方官員與黑惡分子相互勾結,將一查到底,絶不手軟。

  2009年7月31日,重慶新任公安局長王立軍在一次座談會上,親自給老百姓描述了不同版本的重慶治安與重慶「黑幫」。

  王立軍説,據警方掌握的黑惡社會團伙已達104個。重慶的「黑幫」,殺人、敲詐、綁架、販毒、「放水」、強姦……無惡不作,甚至連人大代表、政協委員、企業法人、婦女兒童都未能倖免。

  王立軍指出了重慶社會治安的兩點事實。第一點,重慶涉黑案件的總體特點是時間長、跨度大、背景深、人數多、質量高、影響惡劣;第二點,重慶警方歷史欠賬多,有60多萬起積案未偵破。

  如今,漫步在重慶的解放碑步行街,閒聊於朝天門,記者總能聽到重慶人在談論著「聽説黎強是『黑社會』,也已經被抓起來了」之類的話題。

  據全國人大代表、索通律師事務所的韓德雲律師説,7月31日,王立軍還鄭重向重慶人承諾,「將從警方內部挖出黑勢力的保護傘,還安寧給人民。」

  王立軍在機場帶隊抓文強

  王立軍的承諾,7天后就實現了。

  2009年8月7日,中共重慶市紀委有關負責人向媒體證實,重慶市司法局局長(原公安局第一副局長)文強涉嫌嚴重違紀,目前正在接受組織調查。

  據重慶政界一些知情人士説,文強是8月6日在京被限制行動,並於8月7日上午通過民航班機押解回渝的,「當時他正在參加全國司法廳(局)長座談會」。

  公衆所知的文強落馬的信息,最早是在8月7日。7日凌晨2點左右,重慶市公安局一輛警車來到位於重慶南濱路附近的「海棠曉月」小區。據在場人士透露,警方表示的身份為「重慶市公安局文強案專案組」。

  專案組要求物管公司負責人提供協助,突擊搜查小區的三套住宅,包括B區的一套,C區兩套。其中B區所在房屋為200多平方米的躍層豪宅,有多位小區居民稱,該處為文強主要居住地。C區兩套住房,知情人士透露,登記業主分別為兩位女性。

  而有知情人説,8月7日上午,王立軍親自帶隊前往了重慶江北機場,將走下飛機的文強(已被限制自由)「接回」了警局。這一次,兩人沒有握手。

  多名重慶媒體記者向記者表示:「坊間有關文強涉黑的傳言,其實早已不是秘密了。」而8月8日,有人在網絡論壇裡留言稱,一些地方的老百姓甚至燃放鞭炮慶祝「重慶第一黑幫頭目文強落馬」。

  「早就料到他(文強)會被繩之於法,但沒有想到這麼快就被揪出來了!」重慶市的多名出租車司機説,文強的落馬,掀開了警界與黑惡勢力勾結謀取非法利益的蓋子。

  顯然,王立軍從警方內部挖黑勢力的保護傘並沒有因文強的落馬而結束。據多名知情人士向媒體記者反映,文強被雙規後,又有一批涉黑警員被限制行動或接受調查,其中甚至有區、縣公安局局長或副局長,「其中,一些警察是主動自首的」。

  「一個公安局的(副)局長與一批警察竟然都是黑惡勢力的保護傘,這足以説明過去的重慶社會治安狀況是不會叫老百姓滿意的。」上海政法學院社會學系主任章友德説道。

  「重慶第一黑幫頭目」

  據公開簡歷,文強出生於1955年12月,重慶市巴南區人,在職大專學歷,一級警監。1972年1月參加工作,先後擔任過四川省巴縣公安局副局長,巴縣政法委副書記兼公安局副局長,巴縣縣委常委、副書記等職務。

  1992年9月,文強調任四川省重慶市公安局任副局長,1997年重慶直轄後,文強亦擔任重慶市公安局副局長,在任16年,並於2000年11月被提任正廳局級。2003年任重慶市公安局黨委副書記。在公安局期間,文強一直分管刑事偵查工作。

  在重慶市公安局任職期間,文強一度是有名的「打黑英雄」,是重慶警界一名旗幟性的人物。而2000年,他親手將中國最剽悍的殺人犯張君抓捕後,有人甚至依據此案,為其寫了一本傳記體小説。

  查閲公開資料,除2000年聞名全國的張君案外,文強主辦的好幾起要案均被公安部記一等功,其中包括1992年震驚全國的重慶警匪槍戰,1994年中國第一盜案,以及2000年的重慶搶劫運鈔車案等。

  重慶政法系統的一些人士評價,文強在工作上「能力強,有強人風范」,而接近文強本人生活領域的人士透露,文強閒時愛鬥地主,還是個武俠迷,「他喜歡看金庸、古龍的武俠小説」。

  而重慶警界的一些人士透露,起初,文強對黑勢力「是深惡痛絶的」。

  然而,近年來,坊間有關文強涉黑的傳言,越來越多,甚至「早已不是秘密」。而8月8日,有人在網絡論壇裡留言稱,一些地方的老百姓甚至燃放鞭炮慶祝「重慶第一黑幫頭目文強落馬」。

  「這幾年來,文強與一些涉黑勢力走得比較近,他身上的江湖氣比較重,與一些社會上的大佬,都稱兄道弟了。」重慶政商兩界的多名人士説。

  記者在重慶坊間聽到的另一個段子,廣為流傳:文強與重慶一王姓黑社會大佬關係親密,文強參加了其在解放碑為女兒辦的生日宴,甚至與這位王姓大佬「鐵」到在街邊小攤上一起吃麵。

  後來,該王姓人士涉案潛逃,至今尚未歸案。

  近年來,重慶街頭屢發涉黑涉槍大案,整體治安形勢嚴峻,這直接導致文強在當地民衆中一直口碑不佳。根據重慶市公安局近期的統計,重慶近年來治安案件每年在10萬件以上,嚴重暴力犯罪時有發生。

  重慶司法界的人士普遍認為,「作為分管刑事偵查多年的公安局負責人,文強應負主要責任」。

  除了與上述王姓黑老大「關係密切」外,文強還與黎強等人稱兄道弟。重慶一些政界人士説,很多落網的涉黑富豪們,其背景或多或少與文強聯繫在了一起。

去論壇發表評論】【轉寄】【列印】【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