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不讓紅包飛 醫患要簽協議

http://news.sina.com   2014年02月24日 05:30   中國日報

國家衛生計生委日前發出通知,要求從5月1日起,在二級以上醫院就醫,醫患雙方要簽署協議書,承諾不收和不送紅包和貴重禮品。

不久前,網曝“河北保定第一醫院大夫收回扣,談笑數錢”視頻,引發網絡關注。事后,保定市第一醫院證實該視頻真實性,稱收回扣者為醫院一副教授。

  (綜合報導)國家衛生計生委日前發出通知,要求從5月1日起,在二級以上醫院就醫,醫患雙方要簽署協議書,承諾不收和不送紅包和貴重禮品。

  “關於醫生不得收受紅包的規定,各個醫院其實一直在執行。”來自醫療衛生行政部門的一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一些公立和私立醫院都以各種形式明令禁止醫生收受紅包,但臨床科室收紅包很普遍,“誰敢说自己沒收過紅包?尤其是手術科室。”一名從醫10多年的主治醫生说。

  “紅包”何以存在?“紅包”都有哪些秘密?衛計委所要求的這一紙協議,能管住已經飛了這麼多年的“紅包”嗎?

  “不找到關係,紅包都塞不出去”

  “一輩子也就生一次孩子,誰都希望少遭點罪。”在東北一家三甲醫院婦産科住院處走廊,一位已進入預産期的孕婦告訴記者,即使事先已通過層層關係找了一名優秀大夫,但家人仍打算送上點“心意”。“手術中會出現很多突發情況,人這麼多,大夫精力有限,不送點心意,真怕得不到照顧。”

  “現在普遍有觀念,手術前病人不給紅包醫生就不好好做,這種邏輯太可笑了。”一名三甲醫院神經外科醫生说,“絶大部分醫生都希望手術順利,不希望自己的病人治療出現問題,這跟給不給紅包一點關係都沒有。”

  這位醫生告訴記者,他所接觸到送紅包的病人都是托關係硬塞進來的。“比如有病人一定要某位知名專家做手術。而專家病人太多了,為了搶‘專家’,就會給紅包。”

  據記者了解,三甲醫院中住院病人給護士塞紅包的現象很常見。“不塞紅包根本住不進來。”一名準媽媽告訴記者,她想在某個大型三甲醫院産科生孩子,但醫院始終沒有床位,后來通過關係找到了這家醫院的護士長,又塞了一個大紅包,才給加了床。

  “病人是找關係硬塞進來的,都是熟人介紹的,才會收。要不找到關係,你塞紅包想佔個床位還塞不掉呢。”一名醫生说。

  他告訴記者,他所在醫院曾經有醫生收了一名不熟悉病人的紅包,診療非常成功,但病人居然拿着醫生收紅包錄像告了這名醫生。所以在三甲醫院,病人必須通過“熟人關係+紅包”才能住進自己要求的醫院或找到指定專家。這種加塞進來的病人送紅包已成常態,如果不給,醫生甚至會對中間人说他帶來的人“不懂事”。

  说不清道不明的紅包

  “紅包要分清楚是事后感謝還是事先敲詐,這點很重要。”一位從業20余年的主任醫師告訴記者,醫務人員事先告知患者,或者是暗示患者,如果不給紅包可能會在診療上吃點“苦頭”,這種就是明顯的敲詐,應當受到嚴懲。實踐中,隨着醫學臨床診療不斷規範,醫學技術不斷進步和醫院間競爭加劇等綜合因素,這種情況已經很少出現。

  “如果醫生主動索取紅包,當然要受處罸。但是將你情我願的收受都定為醫生受賄,實在有點冤。”一位住院總醫師说。

  而這樣的“你情我願”,更多是病人表達感激的方式。很多病人治愈后都會表達對醫護人員的感謝,有的送點禮物,不少人直接給醫生送錢送卡。一名ICU護士说她曾經與另一名同事輪班照顧一名腦中風病人長達20多天,不僅要干吸痰等臟活累活,還要日夜值守,最后病人奇跡般蘇醒,家屬非常感謝,給了她一個1000元的紅包。

  “如果將患者的疑難雜病治好了,事后感謝的紅包該如何處理?”一位主任醫師坦言,自己遇到的最大紅包是一輛當時價值20萬元的轎車。雖然自己當時就斷然拒絶,但也在想:“病已經看完了,患者由瀕臨死亡到轉危為安,出院后為表示感謝说要送車,這種到底算不算紅包?如果出院半年后,家屬仍堅持送,該怎麼處理?”

  不少醫生表示,還有一種更加说不清的“紅包”——額外診療報酬絶對禁不了。一名病人家屬告訴記者,她曾經托關係找到某知名專家私下給家人看病,一次出診的費用就是近萬元。“整個診療也就花了專家兩個小時。專家往返飛機票、住四星級酒店、請吃飯,還帶着他家人去山?旅遊了一次,還包了一個6000元的大紅包。而這還是熟人介紹的人情價。”

  除了這類明顯紅包之外,還有一種“暗”紅包更是難以察覺。記者採訪了解到,由於優質醫療資源非常稀缺,能夠加塞、要求額外診療等基本上都是熟人,很多時候,“紅包”並不是以實物現金的形式而是以“人情債”的形式出現。

  “都是熟人,收錢收禮就見外了。一般都是幫醫生辦個事,急醫生之所急,才能讓醫生對病人高看一眼。”某省會城市一位公務員告訴記者,他曾經幫一名醫生的正在上高三的孩子找到非常優秀的家教,最終考入重點高校,從此后,他找這名醫生看病都很“給力”,甚至他要找其他科室,這名醫生也會幫忙介紹安排。

  紅包:搶奪醫療資源的手段

  一名省級三甲醫院的住院總醫師告訴記者,普通醫生在門診收紅包的機會很少,一般都是病人慕名而來找比較知名的專家大主任時,才會遞上紅包。“有的時候真不想收,病人太多,根本照顧不過來,但是礙於熟人情面只能收下來。”

  大多數病人是求着好醫院的好醫生治療,所以紅包就成為搶奪醫療資源的手段。“優質醫療資源的稀缺,使得醫患關係難以真正平等。”一位內科主任醫師分析,造成紅包現象屢禁不止的原因仍在於患者太多,而好醫生並不多。

  東北地區一家三級醫院外科負責人告訴記者,越是大型綜合醫院,越是優秀醫生集中的科室,患者就越多。一些外科醫生一天從早到晚要排5台左右手術,住院患者更是多到病房外走廊加床。

  一名血管外科醫生認為,“醫生收紅包屢禁不止的背后,是醫療體制本身存在問題。”據了解,我國衛生資源只佔世界衛生資源總量的2%,卻要為佔世界20%的人口提供醫療服務。這樣,就出現了醫院就是“醫老大”,名牌醫院更是如此。可以说,只要不擴大衛生資源,只要患者對醫院的選擇性不成倍增加,醫生收受紅包就不會真正杜絶。

  一些醫生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執業醫師法》明確規定,利用職務之便,索取、非法收受患者財物或者牟取其他不正當利益的,由縣級以上衛生行政部門給予警告或者責令暫停六個月以上一年以下的執業活動;情節嚴重的,吊銷其執業證書;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此次衛計委強調不允許醫生收紅包,並不比此前的法律規定更嚴厲。但《執業醫師法》頒佈實施以來,紅包現象仍屢禁不止,可預見衛計委新規定作用相當有限。

  “衛計委此次下文規定簽協議,大不了以后就不收病人送的紅鷄蛋了。”一名産科護士戲稱,她認為,規定只能管住那些明着收的紅包實物,其實數目都不大。“誰在乎那點小錢?”很多醫生告訴記者,“明紅包”的數量並不大,很多人收了后直接打到病人住院賬戶返還給病人,但一些額外診療的“大紅包”依然會收,因為業內潛規則早已將此視為合理的勞動收入。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